返回小说: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后记九(1)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帝尊崩逝,满城举丧。朔风哀哀,渭水河畔,文武列队,甲士宿卫。

    新皇登基,为示孝道,亲扶棺椁入骊山皇陵。

    皇帝的陵寝的入口建在哪里,是绝密!仅有少数人能够知道。

    尽管此刻前线,帝国与匈奴鏖战正酣。匈奴破入高阙之后,已经过了黄河,此刻,正与帝国长城军团爆发最为激烈的混战。

    只是此刻,帝国咸阳依旧显得十分宁静,一股隐藏在肃杀之中的宁静感。

    百官行至帝陵之前,守陵的卫士接过了帝尊的棺椁,沿着修建的山道,徐徐而上。

    从这里开始,就只有少数人能够上去。

    群峰之巅,一个身姿绰约的身影在寒风之中挺立。月神从上而观,看着底下长道上那沉沉的棺椁。

    “嬴子弋,我要看看,你到底是生是死?”

    就在抬棺的将士进入陵墓之后,月神的身影悄然潜入。在陵墓之中的将士措手不及时,月神已将所有人的制服。

    金丝楠木所制作的棺椁就在眼前,月神此刻的心几乎到了嗓子眼。这一路上,她都没有遇到几个像样的对手,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月神知道这可能是个陷阱,只是,她必须要赌一赌。

    嬴子弋的生死,对她而言,实在太过重要。

    碰的一声,那沉重的棺盖像是一片飘扬的柳絮,被月神随手拂开。月神走上前去,里面,有一个人。须发皆白,面容苍老。然而,那模样,无疑就是嬴子弋,就是化成灰,月神也认得。

    月神一步一步的向前,每走一步都感觉自己的心仿佛空了一分。

    这么多年的潜心修炼,这么多年的暗中筹谋,这么多年的卧薪尝胆,最后,得到却是一个笑话。

    一个无比可笑的笑话。

    “你怎么就死了?”

    月神的声音哀沉,其中竟然有着一丝的哀求之意。

    空空荡荡的墓室之中,除了回响还是回响,月神心中的火终于彻底的熄灭了。

    “唉!老婆太多,没有办法!”

    一声轻叹,犹如少年之音,然而,这却点起了月神心中所有的期望。

    她回转身来,正见墓室之中,光亮之中,一道人影缓缓凝聚,划过苍老,中年,青壮等等岁月,最终变成了一个少年模样。

    峥嵘少年,鬓角乌青,就如月神第一次见到嬴子弋时的模样。

    “你…”

    很难确定,此刻的嬴子弋是什么状态,月神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不用惊讶。用阴阳家的话来说,此刻的我已经超越了天人极限。”嬴子弋的外表凝就人形,双脚踏入地面,一步一步的向着月神走来。

    “哈!”无比荒谬的感觉在月神的心头,接着,一道紫色的匹练从月神的手中挥出。

    这招威力强大的阴阳术暗含数十种变化,若是中招,必会重伤。可是,嬴子弋却是不闪也不避。

    任由那招紫色的匹练击身。

    奇怪的是,那紫色的匹练触及嬴子弋的身体,却是立刻消散无形,没有任何的踪迹。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