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后记九

    帝尊崩逝,满城举丧。朔风哀哀,渭水河畔,文武列队,甲士宿卫。

    新皇登基,为示孝道,亲扶棺椁入骊山皇陵。

    皇帝的陵寝的入口建在哪里,是绝密!仅有少数人能够知道。

    尽管此刻前线,帝国与匈奴鏖战正酣。匈奴破入高阙之后,已经过了黄河,此刻,正与帝国长城军团爆发最为激烈的混战。

    只是此刻,帝国咸阳依旧显得十分宁静,一股隐藏在肃杀之中的宁静感。

    百官行至帝陵之前,守陵的卫士接过了帝尊的棺椁,沿着修建的山道,徐徐而上。

    从这里开始,就只有少数人能够上去。

    群峰之巅,一个身姿绰约的身影在寒风之中挺立。月神从上而观,看着底下长道上那沉沉的棺椁。

    “嬴子弋,我要看看,你到底是生是死?”

    就在抬棺的将士进入陵墓之后,月神的身影悄然潜入。在陵墓之中的将士措手不及时,月神已将所有人的制服。

    金丝楠木所制作的棺椁就在眼前,月神此刻的心几乎到了嗓子眼。这一路上,她都没有遇到几个像样的对手,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月神知道这可能是个陷阱,只是,她必须要赌一赌。

    嬴子弋的生死,对她而言,实在太过重要。

    碰的一声,那沉重的棺盖像是一片飘扬的柳絮,被月神随手拂开。月神走上前去,里面,有一个人。须发皆白,面容苍老。然而,那模样,无疑就是嬴子弋,就是化成灰,月神也认得。

    月神一步一步的向前,每走一步都感觉自己的心仿佛空了一分。

    这么多年的潜心修炼,这么多年的暗中筹谋,这么多年的卧薪尝胆,最后,得到却是一个笑话。

    一个无比可笑的笑话。

    “你怎么就死了?”

    月神的声音哀沉,其中竟然有着一丝的哀求之意。

    空空荡荡的墓室之中,除了回响还是回响,月神心中的火终于彻底的熄灭了。

    “唉!老婆太多,没有办法!”

    一声轻叹,犹如少年之音,然而,这却点起了月神心中所有的期望。

    她回转身来,正见墓室之中,光亮之中,一道人影缓缓凝聚,划过苍老,中年,青壮等等岁月,最终变成了一个少年模样。

    峥嵘少年,鬓角乌青,就如月神第一次见到嬴子弋时的模样。

    “你…”

    很难确定,此刻的嬴子弋是什么状态,月神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不用惊讶。用阴阳家的话来说,此刻的我已经超越了天人极限。”嬴子弋的外表凝就人形,双脚踏入地面,一步一步的向着月神走来。

    “哈!”无比荒谬的感觉在月神的心头,接着,一道紫色的匹练从月神的手中挥出。

    这招威力强大的阴阳术暗含数十种变化,若是中招,必会重伤。可是,嬴子弋却是不闪也不避。

    任由那招紫色的匹练击身。

    奇怪的是,那紫色的匹练触及嬴子弋的身体,却是立刻消散无形,没有任何的踪迹。

    月神不觉得向后退了两步,此刻的嬴子弋看似人畜无害,然而一举一动,却是完全超出了月神的认知。

    “放心,此刻的我已经不需要对你做什么了?”嬴子弋找了个地方随便的坐了下来,看着月神。

    “不需要对我做什么?”面对着嬴子弋的轻视,月神大笑,说道:“你不对我做什么,可是我能,我要毁了你的帝国!”

    “哈哈!”面对着月神泼妇一般的声音,嬴子弋不屑的轻笑着:“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你当真以为,如今的帝国是一个只被阴谋诡计就能摧毁的脆弱国家么?”

    “你什么意思?”

    嬴子弋轻轻挥手,霎时间,种种的画面映入了月神的脑海之中。

    塞北草原,千里荒漠,狼烟蜂起,虎骑奔行。匈奴牙帐,塞上庭域,霎时间便成火海,而那一杆红黑相间的旗帜却是招摇无比。

    河南沃野,数十万秦军士兵列阵,与突入匈奴的主力进行着规模宏大的会战。正在此时,苍茫的大地上,尘烟茫茫,在主将章邯的带领下,十数万大军从东而来。

    西域绿洲,数万骑奔行,攻城拔寨,剿灭叛乱的小国......

    一副一副画面涌入月神的脑海,巨量的信息涌入那种爆裂感让月神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是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

    “这只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而已!”

    “不,这不可能!”月神捂着自己的头,惊慌失措的看着眼前的嬴子弋。“这不可能!”

    “你自以为阴谋得逞,只要匈奴突破长城,那么九原北地失守也只是时间问题。到时狼族的兵锋便可直抵关中,威胁帝国的统治。却不知,今日的帝国人心稳固,已非昔日。”

    “嬴子弋,你…”月神愤怒的声音响彻,只是,却已经注定无用。

    ……......

    群山皑皑,雪域之峰。

    其下,高原之上,绿水之前,屋舍连绵。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屋舍之中,嬴子弋懒懒的起床,他的两旁,横七竖八的躺着白花花的一排。

    嬴子弋从床上半坐而起,看着身旁的一众女子,不禁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比当皇帝还累的职业,那就是成为一众欲求不满的女子的丈夫。嬴子弋腰酸腿疼的坐了起来,揉了揉肩膀。

    这里是嬴子弋自己创造的界域,类似于阿尔托莉雅的阿瓦隆之乡。不同的是,这里可以按照嬴子弋的意愿创造事物。

    伴随着一股香气传来,小鹤,小狐,小蝶三个乖巧的小侍女已经在准备着早餐。

    嘤咛一声,娇喘声起。

    身旁的老婆们一个个坐了起来,她们看着嬴子弋,洁白的背部划过柔美的曲线,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之下一闪一闪的,那硕大的眼眸之中压抑着欲望,丰润的身体荡漾着青春的美好。她们看着嬴子弋,风情无限,无疑在诉述着自己的饥渴。

    “不要吧!还要来!”

    嬴子弋看着一众女子,纵然他此刻技术已经超神,然而也不得不拿出扑克牌,与一众老婆继续斗地主。

    窗外,阳光渐渐明媚........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