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弃妃重生之毒女神医

609 豁达,九皇子许诺正妃之位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看电影点这里
    百里菲菲冲房里下人一挥手:“你们都下去吧,我要单独和姃妹妹聊一会儿,谁也别来打扰。”

    丫鬟们行了个礼,都退了出去。

    百里菲菲立刻开始拆脸的纱布,吁了口气,道:“闷死我了,脸缠着纱布,可真难受。”

    映初见她脸大大小小六七个包,肿的脸都有点变形了,被吓了一跳:“你还说是小伤,怎么这么严重!”

    “没事,”百里菲菲笑嘻嘻道,“悄悄告诉你哦,我小时候顽皮,被蜂子叮过两次,虽然疼是疼了些,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我心里还挺高兴的,要是脸的伤好不了,我不用去参加选秀了,多好。”

    映初真有些佩服她的心宽,哪个女子不在乎自己的容颜,她都伤成这样了,还浑不在意的样子。

    “你想得美,”映初瞪她一眼,“算你没法参加选秀,你的身份摆在这里,皇要想给你指婚,依然会指婚。”

    “唉,你怎么和我娘说的一样,”百里菲菲不满道,“算了算了,不说了,你帮我把药擦了,我要用你带来的药。”

    自己带的药是用灵泉水配的,肯定会大夫开的药好,所以映初也不客气的拿帕子将她脸的药膏全都擦了,抹自己的药。

    “好清凉好舒服!”百里菲菲惊讶道,“脸一点都不疼了呢!姃妹妹果然不愧是神医,这药真好用!”

    她只是觉得舒服,映初却能看到她脸明显消肿了,只剩下一个个小圆疙瘩,再抹两次药,能全部好了。

    映初道:“我过来除了看望你之外,还想问问你这件事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看清楚蜂巢是怎么掉下来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百里菲菲道,“当时我正在和雅容姐姐说话,然后听到嗡嗡的声响,还没反应过来,一群蜂子冲了过来,把我们所有人都叮的满头包。”

    她迟疑了一下,又说道:“我一个族妹说之前看到有个人爬树,身形很像公仪可雯身边的丫鬟,但也不能确定。不过当然大家都太生气了,我听说我走了之后,她们和两位公仪小姐大吵了一架,这事是她们做的不对,我已经教训过她们了。”

    映初摇了摇头:“我让柳絮去那里看过,柳絮说蜂巢有被外力动过的痕迹,所以你那位族妹应该没有看错,只是到底是不是公仪可雯命人做的,不得而知了。当时大家又惊又怒,算起了什么摩擦也是在所难免的,菲姐姐不要太苛责她们了。”

    以她对公仪可雯的了解,十有**和她有关,不过无凭无据的,她也不好直说。

    百里菲菲听出了映初话里对公仪可雯的怀疑,心里有了底,不过也没有明说,只笑道:“不管怎么样,这也不算什么大事,过去过去了,你也别放在心了。”

    映初笑了笑,她怎么能不放在心,公仪可雯的心越来越大,看在她暂时还有利用价值的份,她才不急着动她,公仪可雯做的一切,她都好好记着呢!

    映初又陪着百里菲菲说了一会儿话,告辞道:“我还要去看望雅容姐姐,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好吧,”百里菲菲有些不舍,不过可姃的确是要去澹台家一趟才好,“那我不留你了,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再来哦,平常除了雅容姐姐偶尔会来,我只能一个人闷在家里,无聊死了。”

    “行,我答应你。”映初笑道。

    映初嘱咐她记得抹药,然后便起身离开了。她走出院子不远,迎面望见一名锦衣男子朝这边走来,猜想是百里家的公子,便准备避开,那人却扬声喊住了她。

    映初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人竟然是九皇子。她只得站在原地等九皇子走近,还未行礼,九皇子先开口了。

    “免礼吧,没想到在这里遇见翁主,”九皇子低头看着她,眉眼含笑,“你也是来看望菲菲表妹的?怎么这么快走了?”

    “澹台小姐也受伤了,所以臣女还要去探望她,不便在此久留,”映初道,“殿下既然是探望菲姐姐的,那便快点去吧,不然菲姐姐该要休息了。臣女不打扰殿下了,先告退了。”

    映初说完,便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却发现九皇子竟然跟了来。

    “既然表妹要休息了,那我改天再来看她好了,”九皇子笑眯眯的与她并肩而行,“表妹的伤严重吗?听说当时公仪家也有小姐在场,还好你不在,不然也要受这无妄之灾了。”

    映初皱了皱眉又松开,道:“殿下想知道菲姐姐的伤如何,应当去问大夫,臣女只来得及和菲姐姐说了几句话,具体情况也不清楚。”

    “说的也是,那我回头传大夫问一问好了。”九皇子丝毫不以为忤,转移话题道,“听说今日拍卖会发生了命案,翁主轻易将案子破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别人多生了几颗七窍玲珑心,这世有没有你办不到的事?”

    “殿下谬赞了,臣女也只是凡人一个,既没有什么七窍玲珑心,也不是无所不能,只不过有点小聪明罢了。”映初意有所指道,“殿下若是以为臣女真的能做什么影响朝局的大事,那便要失望了,臣女区区一个小女子,眼界只在后宅的一亩三分地里,实在没那么大的能耐。”

    九皇子轻轻笑了几声,然后认真道:“翁主太过自谦了,我识人无数,相信自己的眼光,许多男子都不如翁主聪明睿智,翁主只不过一直没有完全展露自己的才华,否则这天下许多能人志士都得给翁主让路。翁主拥有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智慧,何必要白白浪费呢?我虽不是伯乐,但也愿全力支持你这匹千里马!”

    九皇子以前虽有拉拢的意思,却从来没有明确表现过,刚才一席话,算是把心思挑明了。以前他不说,是不想把秦王得罪了,但是秦王现在对殷清漪的态度变了,明显已经接受了父皇的赐婚,那么他此时再来追求公仪可姃,算不横刀夺爱了。

    “我知道翁主对琰诺情深义重,但他已然属于别人,以翁主的身份和才华,想必不甘心做妾吧?”九皇子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只要你愿意,我便许你正妃之位,琰诺能给你的,我统统都能加倍给你,他日我若得偿所愿,你便能登那至高无的宝座!”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