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星辰之主 >> TXT下载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三百四十七章 合伙人

    这个变故仍然没有影响到罗南执行计划的决心,他最后检查了一下能源储备,确定可以在高强度冲杀下完成单程突进,便操控战斗机械迈开大步,直线进击。

    也是此时,地层之下有近乎虚无的黑色烟气,顺着岩石土壤的间隙渗透流动,那是摩伦在地下潜行。

    有罗南吸引注意力,它有效避过了绝大多数守卫者的耳目,迅速接近目标区域。

    而这个时候,从电磁前锋号的视角,已经隐隐绰绰的看到前方一条不断逼近的灰线。那是由数十头类似于瘟疫犬的畸变种构成的散兵线。这只是小股部队,在这条“散兵线”的后方、两翼,甚至是电子前锋号的背后,都已经有威胁在积聚。

    “火神蚁控制下的畸变种,正体现出越来越明确的组织度和社会性。”

    某篇综述上的结论在脑子里一闪而逝,与这种现象相呼应,却并未在罗南心头留下痕迹。他仍将高斯步枪模组控制在单发状态,不求阻挡畸变种的突击势头,只是按照最精准高效的方式,逐一点名击杀。

    这份感觉挺熟的,就像是玩一场真实度更高的霜河实境游戏。可与游戏不一样的是,他每一次动作,头部装甲内的金属块,总会传递出一组组的电信号,那是种子印记各种判断反应的转译。

    这些信号既给了战斗机械的运算系统一份判断选项,也直接作用到罗南的精神层面,交给他一份高度优化的参照方案——作为一个超凡种,确切的讲,是那位有荒野猎人之称的金桐,面对这种不断变化的情况,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嘶嘶的风声从侧翼抹进来,一条几乎与周围火山岩同色的赭红长蛇,上半身从地层下蹿起,分明是想缠住号喷吐死亡弹丸的左臂模块。然而迎接它的,却是以更刁钻角度撩起的刀光。

    赭红长蛇被一刀两段,滋啦啦的电芒同时灭去了它及它体内寄生的火神蚁所有生机,干脆利落

    这一刀至少七成的功劳都要记在种子印记的应激反应上,罗南更像一个引导者。几天的时间里,这份来自金桐种子印记的反馈,正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快,也给了罗南相当好的指点和收益。

    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嗯,那帮人没够了是吧!”号顺手又是一枪,打碎了几百米外某块岩石,除了迸裂的石片之外,又爆出了漫天的零件。

    “真是够了!”

    春城西部防线的前进补给基地,孟荼忍不住拍了桌子:“荒野上不管人还是机器都特么的无法无天。快点儿,下一组备用设备激活。”

    身为海防部队的高级军官,因为一些糟心事,孟荼被安排了外派任务,出来散心。原本是类似于旅游的闲差,现在看来压根就是他那个不靠谱的上司甩锅。

    满心的躁气冲上来,他几乎想扯开风纪扣,但多年军人生涯的纪律性,让他按住了这份冲动,只是嗓门儿更粗了些:“还没有查到这台-2的来历?军部这边要查,sa那边也别漏过。”

    他身边的军官,也是这处前进补给基地的指挥官郭少校,难免有点被架空的尴尬。但军衔上的落差、城防部队和野战军的区别、特别是燃烧者和正常人的距离,让他没法说什么,只能尝试着提升自己的存在感:

    “这具士官-2明显有大改,如此程度的改动,再算上那些黑市老鼠的手段,能查到的可能性不大。也许我们可以从这种高杀伤性电磁武器的模式去考虑……”

    孟荼摇头:“它不是单纯的电磁武器。”

    “没错,它的改造很极端……”

    “我是说它不只是电磁武器。你见过能一击把钢筋铁骨的畸变种打爆的电磁步枪吗?”

    “也许是使用了特制弹药,如果弹药密度和重量超过……”

    “但这没办法解释后半部分的剧烈燃烧。话说郭少校,春城这边深蓝行者的换装率不高吧。”

    “呃,是的。”

    “那我建议,你近期找机会参加一个短期培训班,对深蓝行者的战斗方式做更深的了解。”

    要说孟荼并不是郭少校的直属上司,这种说法听起来十分刺耳,但郭少校是个好脾气,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怒色,还虚心请教:“孟大校的意思是,这个改造有点深蓝行者的意思?”

    “不是改造,是技法。这种‘附魔’技术,可以将格式之火的特殊力量灌注到枪炮弹药中——我很喜欢用这招,可很难单独完成。要做到举重若轻,必须是对格式化领域有非常高的造诣才能为之。在我知道的人里,田邦少将是一位,还有何家的那位……”

    孟荼摇了摇头:“扯远了,我的意思是,这不只是军械改造的问题,而是涉及到超凡力量;不是格式之火,而是电磁向的超凡力量。可这明明是机器人啊机器人!现在的世道,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

    说到这里,他扭头问旁边的情报官:“刚才让你在sa那边找匹配,有结果了没有?”

    情报官递过来一块软屏,上面是刚拉出来的清单。孟荼接到手里,搭眼扫过,就呸了一声:“sa都等着过年吗,金桐这死鬼也能列在第一位。”

    孟荼看名单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却因为金桐的缘故,想到了那个让人更糟心的家伙,心里愈发烦躁,再次猛敲桌子。

    就在这个时候,副官过来告知:“五分钟后指挥部有一个远程会议。需要您还有吴、丁两位教授参加。会场在基地的第四会议室。”

    “开会开会,一天到晚的开会。”

    孟荼把软屏扔在桌上,气冲冲出门。屋里面郭少校耸耸肩,正要放松一下姿势,却见孟荼扭身回来:“备用监控激活以后,相关画面立刻同步我那里。”

    郭少校反射性立正:“明白。”

    孟荼这才离开,花了一分钟的时间抵达第四会议室,刚刚坐下,都没来得喝水消火,两个头发灰白的老人便联袂而来。他又站起身招呼:

    “吴教授,丁教授。”

    当头的吴尊亮教授,90岁的老头依然是红光满面。在荒野上近一个月的折腾,都没让他的嗓门降下来。见了孟荼,劈头就问:

    “项目组的采样仪器失控,事发地有一部战斗机械,是你们派过去的?能不能保证今天把采样结果拿回来?”

    孟荼无奈,只能解释:“现场情况正在核实,另外,那部战斗机械还没有确定来历……”

    说话间,郭少校那边传来信号,将第三部监控设备收集的画面同步过来。孟荼想了想,干脆设成了投影模式,给这两位老教授通报一下情况。

    都还没说两句,吴尊亮看到投影画面上,那部士官-2型机器人直线突进,砍瓜切菜一般的冲击,就忍不住拍了桌子:“好家伙!这个厉害,杀的漂亮!”

    旁边,儒雅安静许多的丁志英教授则皱了皱眉头:“这样对火山区附近的畸变生态会造成新的变数,正搜集的数据又被搞得一团糟……”

    吴尊亮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畸变种本来就是一团糟。你想搞静态研究就是白日做梦。话说老丁,你的思维应该变一变了,以前搞生态圈是研究保护,可到现在,你难道还想和这帮玩意儿共同生活?”

    “去你的,你才共同生活!”

    “嘿嘿,别看我们家老潘满脸褶子,也比这些玩意儿更可爱些。”

    “这话我可录下来了,回头放给潘家妹子听听?”

    两位生态生物学泰斗在这里拌嘴,孟荼只能在心里叹气。还好很快远程会议就开始了,基本上还是按照既定的套路,先通报各方的进度,再提问题、找办法。

    孟荼没有关上投影,准备一会向指挥部汇报最新情况。

    不过,现在唱主角的还是两位老教授。

    每天都开会,问题却不会每天翻新,吴尊亮教授就反过来逼问联络人:“现在春城这边搭起的就是个草台班子。你们别笑,我和老丁都是顶呱呱的,手底下的学生也不是草包,可现在基础的实验条件都不具备……你别拿畸变种暴乱来回说事儿,我知道去年这边的荒野实验室损失惨重,可我们总不能窝在补给基地做研究吧?每天来回近千公里,专门到荒野上玩跑酷吗?”

    联络人咳了一声:“吴教授,关于实验室的事,正要向你汇报,我们已经找到了一处不错的地点,有现成的实验场地和设备。在此之前请允许我向大家介绍项目组的合伙人洛先生。”

    这时,吴尊亮教授才注意到今天有一个脸生的家伙,一直在线却没有开口说话。此人脸型颇为消瘦,面颊上筋肉线条较重,显得比较严肃冷峻。

    和习惯打官腔的联络人不同,这位洛先生不是个好虚话的人,讲话直入正题:“我公司名下有一所荒野实验室,在去年的暴动事件中紧急封闭,内外隔绝,受到的破坏并不大。这一处实验室距离目标火山区大约是50公里,已经是比较突前的位置了。如果吴老师丁教授……”

    吴尊亮有些奇怪,这位洛先生对他的称呼明显和身边的老丁不一样,他心眼儿直,有问题就说:“你认识我?”

    洛先生闻声笑了起来,原本严峻冷肃的脸孔,这一刻却是颇为温和亲近:“吴老师,我是知行学院77届生物科学系毕业生,曾经想考您的博士生,和清文学姐一起去拜访过您,还在您那里吃了饭。”

    “砰!”

    吴尊亮拍桌恍然:“我记得你,和清文一个孤儿院的,后来又跟她去了荒野……咦?”

    话音未落,远程通讯的画面却晃动不休,仅隔了一线,会议室也剧烈抖动起来,桌上的茶杯叮叮咣咣地打翻,孟荼霍地站起身,同时扶住了两个老教授,通过通讯器吼道:

    “报告情况。”

    “监测到火山活动,还有地震……”

    “看那边!”丁教授指向还没有消去的投影,“火神蚁的守卫者防线大幅收缩,都在往后撤。”

    吴尊亮倒是第一个反应过来:“这个情况,多半是巢穴出了问题。”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