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天冢

第四七二章 往事 求订阅)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看电影点这里
    王彩霞自杀了。

    她还是吊死在马长来家的院子里面。

    而且,她还穿着一身红衣服,更是用秤砣,绑住了自己的脚踝。

    子夜红衣,秤砣坠魂。

    段思齐说,这无疑是一种最为恶毒的怨念。

    而且,这也是一种,代价极为巨大的复仇。

    子夜红衣,秤砣坠魂。

    正是以这种方式,王彩霞让自己的鬼魂留在了阳间,亦是因为这种做法,会使得她的鬼魂,怨念极大,而后形成了十分可怕的怨魂,从而可以向马长来索命。

    只是,这种方式的代价,太过惨重了。

    段思齐说,因为,自杀本就是一种对自己生命极为不负责的行为,就是成为了鬼魂来到了阴间,亦是要受到惩罚。

    更何况,是以这种方式成为怨魂来到达报复的目的,更是扰乱了阴阳的平衡。

    这种方式的代价,使得她的灵魂,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了。

    一种是在阳间受到排斥,灰飞烟灭;而另一种,则是在奈何桥上,经不起大风的吹袭,落入黄泉水中,受尽了九九八十一年的煎熬。

    阴间一日,人间一年……

    听到段思齐的话,我们所有人都不禁愣住了,似乎,谁也没有料到,这个代价,居然会如此巨大。

    即使是马长来,都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听到段思齐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声音变得哽咽了起来,似乎伤心得说不出来话来。

    马长来不说话了,红衣女鬼王彩霞已经接过了话题,说起了当年的往事。

    当年,她想到了马长来的恩情,春心思动,那一夜更是和他**合欢,只是她万万没有料到,最后迎来的,却是马长来那样的绝决。

    若是,除夕那天,马长来从她肚皮上爬下来的时候,能够对她有半分钟的温存,或许她就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了。

    若是,元宵那晚,马长来在他妻儿面前,能够对自己有丝毫的维护,哪怕是之后只言片语的安慰,她也就不会那么偏激了。

    只是,马长来,没有。

    丈夫死了,孩儿丢了,唯一动心的男人,居然这样对自己,王彩霞已经绝望了。

    她选择了死,她亦是选择了报复。

    她吊死在了马长来的院子里,而且,她还用了,传说中,最为诡异的方式。

    她要报复,龙大凤的心狠泼辣;她要报复,马长来的薄情寡义。

    她甚至要报复,这个村子里面所有人,一开始便给自己扣上了野女人的屎盆子,又故意捅出她和马长来事情的人。

    显然,她成功了。

    她变成了厉鬼,她缠上了马长来一家人。

    她杀死了龙大凤母子,她杀死了当日教训她的公社妇女主任,她杀死了村里那几个,总是嚼她舌根子的女人。

    她还杀死了,除夕那夜,躲在她墙角,偷听她和马长来**,而后到处乱说的人。

    那一夜,她杀了很多很多人。

    只是,她发现,即使她杀了那么多人,可是她心中,并不痛快。

    她并没有那种,复仇之后的快感。

    而她,再一次来到了马长来的跟前。

    她决定,杀死马长来,而后,再杀死村中所有人,最后自己去阴间,承受她应该受到的惩罚。

    只是,当他看到马长来的时候,看着这个曾经救过自己的男人,她终究,未能够狠心下得去手了。

    她不忍心杀死马长来,可是她却要让他付出代价,让他生不如死,似乎,这样,才能够消除她的心头之恨。

    她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她将自己本该还有数十年的阳寿,强加到了马长来的身上,她不但不让马长来死去,而且还要让他长命百岁。

    她以全村人的性命相要挟,让马长来亲手将龙大凤母子的鬼魂,打入了他们家的那两头老牛的身体里。

    她就是要看着,他们成为马长来的羁绊,成为马长来心中,永远的痛。

    一边是全村人的性命,一边是妻儿的鬼魂受苦,马长来似乎已经做出了选择。

    他想求死,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死不了。

    因为自己的过错,他已经害死了自己的妻儿,他不愿意,再让自己村子的人,跟着遭殃。

    马长来答应了王彩霞,在他的有生之年,就这么守着,就这么看着,龙大凤母子的鬼魂困在老牛的体内,直到他死去的那一天。

    正如王彩霞所期望的那样,这些年来,马长来一直活在了无尽的痛苦之中。

    受到了阳间的排斥,王彩霞便躲进村后的山中沉睡起来,她想着,等到数十年之后,等到马长来将要逝去的时候,她再醒来,再看看,这最后的结局。

    完美的,报复的结局。

    只是,她没有料到,她沉睡的那片山坡,居然给了马文全开发成为别墅区,她从沉睡中醒来了。

    她发现,四十年过去了,马长来居然不知道怎么又多了一个儿子,而且似乎日子过得很不错。

    想着自己这种孤魂野鬼的日子,又看看马长来晚年的安逸,王彩霞觉得,她不能够让马长来过得这么舒服。

    于是,她找到了马文全。

    她还惊讶地发现,她居然可以左右,马文全的梦境。

    一个更为大胆的复仇计划,顿时从王彩霞的心底冒了出来。

    她开始在工地上杀人,而且,还还故意操控着马文全的梦境,让他看到这一切。

    她不仅仅要折磨马长来,她还要折磨他的儿子马文全。

    她想要让马文全的这个开发项目,做不起来。

    这离奇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即使别墅区建成了,定然也不会有人敢买了。

    那样,项目最后就会无疾而终,而马文全,就会背上累累债务,恐怕他永远都还不清了。

    马文全的事业一落千丈,自然生活也就会变得困窘,而马长来,也就要跟着受罪了。

    她甚至在猜想,若是有一天,马长来父子没有了钱,没有了吃的,没有了房子,会不会饿极了,直接宰杀那两条老牛,亲手宰杀龙大凤母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彩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冲马长来看了过去。

    看了看王彩霞,又看了看马长来,不由得幽幽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谁都没有再说话,整个工地,变得极为沉寂。

    突然,我似乎心中一愣,看了看段思齐,又看了看马长来“那马文全是她儿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