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剑来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少年有剑砍山岳

/p>    老秀才站在山顶一块巨石上,山风吹拂,双袖飘荡,猎猎作响。
        此时迎风高立的白发老人,哪里还有半点寒酸气?
        老秀才望向八百里开外,骤然亮起的那一点光芒,哪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仍是让老人感到有些刺眼,老人微微点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剑锋比起传闻,要钝了许多,但是内里蕴含的锐气,衰减得不算多。厉害,真是厉害,悠悠然万年时光,沧海桑田,还能够拥有如此分量的精气神。但是……”
        老秀才很快笑道:“我会凭借此山,让你们知难而退的。打架这种事情,终究是能少打就少打,伤和气嘛。”
        老人脚下的这座被他观想入画的山岳,名头大到不能再大。
        九大洲里版图最广的中土神洲,有大岳名为穗山,山势磅礴,可谓拔地通天,山巅有至圣先师手书碑文“天下独尊”,有礼圣崖刻“五嶽之祖”,有道祖座下首徒留下的“罡风徐来”,有兵家圣人以手指刻就的“唯我武当”四字。
        仅是各大洲历朝历代的帝王,来此封禅告天的祭文石刻,就多达一百八十余块,草篆隶楷皆有,这些充满玄机的文字和崖壁,一直从穗山之巅的登天台,往下延伸到半山腰,名胜古迹,几乎随处可见。
        
        老秀才眺望那抹璀璨剑光,有些讶异,先前第一次出现在老井口,看到过陈平安的握剑手势,实在是不堪入目,连老秀才这么对武学不讲究的人,都看不下去。但是这一刻,看到少年横剑在身前的握剑姿态,老人只有一个感觉。
        稳。
        少年握剑的手很稳,心很静,很定,所以整个人的神魂意气,更稳。
        高大女子将所有剑意灌注入“老剑条”之后,下一刻,以更加虚无缥缈的身姿、玄之又玄的气象,直接出现在了少年陈平安的心湖之上,金眸,赤足,当她脚尖轻轻点在湖面上,泛起涟漪阵阵,于是少年就响起了一阵心声。
        她的温暖嗓音,响彻少年心扉之间,“不用着急出手,先适应十境练气士的感觉。”
        “所谓的剑术招式,不过是那么几种,变不出太多花样来。这就是后世江湖与山上仙家的区别所在。练气士练气,养炼合一,孕育出来的剑意有千千万,有深有浅,有高有低。若别人是水井溪涧,你是那湖泽江河,自然胜别人千倍百倍。”
        “剑气长短,则取决于体魄气府的开拓境况,气府洞开越多,潜力挖掘得越深,别人只有一座下等福地,你却拥有了全部的洞天福地,两者之差,天壤之别!经脉如道路,越坚韧宽阔,别人是独木桥羊肠路,你是那通天大道,如何能够跟你争胜?”
        
        她环顾四周,看到少年那些心境景象后,满脸笑容,轻声道:“听懂了吗?”
        少年正在艰难适应十境修为的感觉,加上身体四周气流絮乱至极,连眼睛都睁不开,更别提开口说话了,好在她告诉他只需要心中默念就行。少年老老实实告诉她,“听得懂,但是不知道如何去做。”
        她竟是半点也不意外,哈哈大笑起来。
        陈平安不明就里,继续去竭力适应十境练气士的自己。
        那种古怪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就像饥肠辘辘饥饿之人,突然肚子里填满了大鱼大肉,半点缝隙都没有留下,所有气府都给撑开。
        那股原本仿佛是一条游走火龙的本元气机,一下子从针线大小,摇身一变,像是成长为体型夸张的泥鳅大小,在全身经脉迅猛游曳,横冲直撞,畅通无阻,中途不断裹挟各座气府窍穴的气机,滚雪球一般,那架势,感觉不变成一条名副其实的蛟龙就不罢休。
        体内澄澈如琉璃,躯干经络伸展舒张如金枝玉叶。
        真气无垢,返璞归真,长视久生。
        一个个林守一曾经提及过的说法,依次浮现在陈平安心头。
        心湖之上,她轻声道:“还差一点意思。剑修到底不是寻常的练气士。”
        然后她仰起头,望向远方,透过这座陈平安的丹室心境,直接望向了那座山巅的巨石之上,笑问道:“你说呢?要不然你厚着脸皮搬出这座穗山来御敌,未免太过胜之不武。”
        “要你们输得心服口服便是。”
        老秀才心领神会,爽朗大笑,稍作犹豫,微微收敛视线,眼光在整座山岳上游移,最后视线凝聚在一座崖壁之上,上边有远古剑仙以充沛剑气写就的一幅奇怪“字帖”,正是在中土神洲引来无数剑修观摩、甚至不惜在崖下筑庐感悟剑道的“飞剑贴”。
        
        “拿去便是,能拿多少都看你本事,左小子当初与你一般,尚未正式学剑,无意间登山看崖观字,这一看,便拿住了六个字。习剑的天赋资质如何,立竿见影,剑修之中,天才辈出,可天才也分大小,五字必成陆地剑仙,陈平安,且看你根骨如何!”
        只见老人一挥袖,山崖石壁上的七个古朴大字,飞出崖壁,掠向八百里外的陈平安,转瞬即至陈平安身边,已经变成巴掌大小的古篆,金光绚烂,熠熠生辉,一个个字围绕着陈平安四周飞快旋转。
        只是到最后,竟是一个字都不愿靠近陈平安,距离越拉开越远,终于干脆调头飞掠而返回。老秀才看到这一幕后,既尴尬又愧疚,喃喃道:“弄巧成拙了,小平安,对不住啊。我哪里想到这些字如此不给面子……”
        踩在陈平安心湖上的女子冷哼一声。
        
        老秀才讪笑道:“棘手,真棘手,这可如何是好?无妨无妨,我再换一个更省心省力的法子便是,难不倒我的,我与穗山山神那可是老交情了,他有什么家底,我最是清楚不过了,实在不行,我就……”
        
        “那七个字看不上我,我不奇怪。”
        就在此时,陈平安睁开眼眸一条缝隙,不再以心声与高大女子对话,而是直接说出了口,“而且其实我也不想要它们,真的!”
        她心头一震。
        
        少年加重力道,握住手中长剑,缓缓道:“我练拳的时候,一直有种感觉,就是练到最后,出拳会很快,甚至觉得是最快。现在有你在我身边,我觉得足够了,根本不需要什么字,接下来这一剑会很快!相信我,一定会很快!”
        女子点点头。
        老秀才亦是愣了愣,啧啧道:“这口气,真像小齐少年时候。”
        老人眼中有笑意,却故意扯开嗓子冷哼道:“我倒要看看,这一剑能够让你小子的十境修为,是发挥出十一境还是十二境的实力!陈平安,可别拖后腿啊,到最后只展露出七八境的实力。来来来,这一剑再不递出来,黄花菜都要凉啦!”
        老人调侃完少年后,便盘腿而坐,呢喃道:“诗家有言,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可天下有这么多不平事,剑却只有一把啊。”
        老秀才洒然一笑,不再有这些伤春悲秋的情绪,幸灾乐祸道:“再说了,别人是十年磨一剑,陈平安你手里那把剑啊,得有一万年喽。”
        陈平安几乎和高大女子一起沉声道:“走!”
        陈平安开始向前狂奔。
        少年竟是拖剑而走。
        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的老秀才只是笑着摇头。
        少年昂首向前飞奔。
        少年高高跃起,一剑劈砍而下。
        万籁寂静。
        没有照耀天地的惊人剑光,没有气贯长虹的剑气。
        但是这一瞬间,山巅巨石上,原本坐北朝南的老人侧过身而坐。
        心湖水面上,女子突然就那么坠入湖底,闭上眼睛缓缓道:“一万年了。”
        与此同时,秋芦客栈水井旁边,一直在研究画轴的李宝瓶,突然瞪大眼睛,惊讶喊道:“画轴怎么突然多出一条裂缝啦?”
        
        
        
    
    宅男深夜福利,你懂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xuan1!!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