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剑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二百三十章 降服(1)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郡守府,老幕僚拉着刘高华走到官邸后门,刘高华看到一辆马车早已准备就绪,像是要出远门,老先生伸出手掌,笑眯眯道:“公子,请上车。”
    
        有位女子掀开帘子,梨花带雨的模样,见着是弟弟刘高华后,略微心安,放下帘子,背靠车壁,她思念起了那位柳郎。
    
        刘高华一头雾水,“宋叔叔,这是要做什么?”
    
        老先生一板一眼道:“郡守大人要我护送你们出城。”
    
        刘高华急眼了,“这个时候出城做什么?难道胭脂郡真有大难临头?宋叔叔,越是这样,我越不能离开这里啊,爹出了事情怎么办?”
    
        在郡守府多年的老幕僚笑道:“真要出了事情,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还能怎么办?”
    
        刘高华哑口无言。
    
        老人催促道:“公子,走吧,大小姐还等着呢。”
    
        刘高华摇头道:“我反正不走!要走让我姐一个人走……”
    
        刘高华话没说完,就猛然往后门跑去,但是眼前一花,竟然发现老人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了门口,等刘高华停下脚步,老人笑了,像一头老狐狸,打量着眼前年轻人,“宋叔叔好歹混过江湖,会一点花拳绣腿,你是自己上马车呢,还是选择被我一拳打晕扛上马车?说实话,宋叔叔也一把老骨头了,背着个人跑来跑去,你忍心?”
    
        刘高华硬着脖子,“打晕我吧!”
    
        老幕僚叹了口气,“你爹晓得你的臭脾气,本来有话要我转告你,我之前怕伤了你们父子感情,就故意藏起来不提,现在你这副德行,我就只好实话实说了,你爹告诉你,‘刘高华,你这二十来年,就没做过一件让老子舒心的事,就别留在府上碍眼碍事了,行不行?’”
    
        刘高华红着眼睛,嘴唇颤抖。
    
        刘高华沉默片刻,有气无力道:“我妹妹呢?”
    
        老幕僚摇头道:“暂时顾不上了,你和大小姐先走便是,我已经让人去找二小姐。”
    
        刘高华又要犯倔,清瘦老人也急了,一跺脚,没好气道:“我的刘大公子,真不是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婆婆妈妈,成甚大事!”
    
        刘高华委屈道:“爹娘不管,妹妹也不管,我这种没心没肺的王八蛋,能成甚大事才怪了!”
    
        老人给这句话噎得不行,气呼呼道:“走走走,赶紧走。”
    
        刘高华有些茫然失措,总觉得自己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
    
        这个时候,他才觉得以前在心里头沉甸甸的负担,比如父亲忙于官场往来和道德文章,喜欢跟外人高谈阔论,愿意跟府上清客对弈一下午,对所有世交好友的子女,从来都不吝赞美,唯独对他这个亲生儿子不冷不热,尤其是对他科举的期许落空后,还会拿言语刺他几句……
    
        现在才发现这些事,原来都不算事啊。
    
        老人叹气道:“走吧,你留在这里,只会添乱,害得你爹娘白白担心。”
    
        刘高华惨然一笑,“那就走吧。”
    
        老人点点头,等到刘高华坐入车厢,老人驾驶马车,缓缓驶出家家户户大门紧闭的街道,马蹄阵阵,一路去往城南。
    
        路上左右张望着郡城景象,大多数街道还是繁华依旧,游人如织,店铺林立,热闹非凡,全然不知危机已经笼罩整座城池,生死一线间。按照马将军的说法,妖魔如此大张旗鼓,一定是有备而来,若是最坏的情况,那可就不是死几百人了,历史上彩衣国许多场朝廷定义为瘟疫的灾难,祸害百姓数万人,其中就有魔道巨擘的邪法大阵,或是一些污秽法宝失去控制,死于这类事故当中的老百姓,往往尸骨都能任其曝晒,而不敢收尸下葬,当年殃及胭脂郡在内的那场瘟疫,便是如此,才有了那处方圆数百里的大型乱葬岗。
    
        天真要塌下,懵懂无知的老百姓谁跑得了?除非是有高个子顶住,顶不住,就只能等死了。
    
        老人心中有些感慨,这次郡守府和刘太守的所作所为,让他这个老幕僚都要刮目相看。
    
        刘太守花钱请崇妙道人飞剑传讯,不假,灵犀派一定会派人救援,不假,彩鸾可以载人御风,快速南下,还是不假。
    
        但是怎么一个快,刘太守撒了谎,彩鸾独自飞行,确实能够在明天中午到达胭脂郡上空,可若是载二三人,恐怕晚上都未必临近胭脂郡北境。
    
        刘太守为何撒谎?因为作为牧守一方的一郡首官,刘太守需要有人在危难之际,站出来,这些人能够支撑到彩鸾载人而至,那是最好的结果,如果能够撑到明天正午,那么已经抛头露面,与妖魔结下私仇的所有人,其实就已经没了退路,只能跟着郡城共存亡。
    
        若是潜伏城内的大妖魔头,一直按兵不动,等到明天中午还不作乱,也没事,到时候刘太守一样有法子逼着对方现身。
    
        如果胭脂郡主动宣战,妖魔还能耐着性子熬到后天,更不打紧,那会儿郡城已是八方增援的大好形势,尤其是灵犀派仙师真的即将到来。刘太守就更不担心局势了。
    
        所以说啊,读书人走投无路的时候,发起狠来,一肚子坏水能淹死人。
    
        这也是老人第一次真正认识自己的谋主刘太守,老人非但没有失望,反而觉得值得痛饮一番,
    
        只可惜机会恐怕不大了。
    
        把公子刘高华骗到后门之前,老人跟刘太守有过一番肺腑之言。
    
        刘太守坦言若是胭脂郡城这场劫难,死个一两百人就落幕,他肯定能跑就跑。可若是要死很多很多无辜百姓,就不跑了。
    
        当时一身官服的读书人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说这里不得劲。
    
        还说他读了那么多圣贤书,跟它们可谓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了,若是这次苟活人世,怕是以后就没脸面去翻书了,见不得那些老朋友。
    
        “我若是这辈子不再看书,活着还有什么趣味?”
    
        一辈子从未经历过战事和硝烟的胭脂郡父母官,说着那些真诚言语的时候,其实牙齿打颤,脸色发白,两腿打摆子,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
    
        让老幕僚看了个一清二楚。
    
        以这种胆小鬼姿态说着豪言壮语,
    
        貌似挺滑稽的。
    
        但是老幕僚笑不出来,也不觉得可笑。
    
        有些当了官的读书人,跟那些自认怀才不遇、生不逢时的酸儒穷秀才,的确不太一样。
    
        充当马夫的老人收回思绪,加快马蹄出城。
    
        老人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偷偷收取的那个顽劣徒弟,也不知道上哪边疯玩去了,怎么找都找不到,只求千万别闯祸,这次胭脂郡大难,绝不是她可以捣浆糊的。
    
        老人摇了摇头,无奈道:“江湖水浑,山上风大,哪里都不好混啊,讨口安生饭吃,就这么难吗?”
    
        ————
    
        胭脂郡城北有家米铺,开了二十来年,铺子主人是个高高瘦瘦的老人,终年沉默寡言,店里两个跟着老人一起扎根郡城的伙计,也不太爱说笑,不过经常去城隍阁烧香,这让街坊邻居们多出一些好感,加上米铺子卖的米和山珍杂货,物美价廉,所以生意还不错。
    
        今天米铺来了两个外乡人,一对看着憨厚本分的中年夫妇。铺子早早关门歇业了。一个米铺去年冬末新招收的少年伙计,解释说是米掌柜来了远方亲戚,也没谁觉得奇怪。这么多年没串门的亲戚,见面之后多聊聊才正常。
    
        铺子关门后,铺子主人和夫妇二人坐在桌旁,一桌子丰盛饭菜,香气扑鼻,三个店伙计远远凑在一起嗑瓜子,显然是没资格落座。
    
        远道而来的男子伸手直接抓起一只油腻鸡腿,狂啃起来,一手持酒壶,仰头灌酒的时候能溅出一半。
    
        妇人微微歪过头,两根手指捻住下巴处的肌肤,轻巧一撕,竟然撕下了一张纤薄面皮,被她重重摔在桌上,这才背靠椅子,重重呼出一口气,“这狗屁玩意儿,戴着真是遭罪,呼吸都不顺畅了,竟然还要三十枚雪花钱……”
    
        远处三个店伙计倒抽一口冷气,撕掉伪装面皮的妇人,长得真是丑!
    
        三位师兄弟相视一笑,觉得那张面皮三十雪花钱,妇人买得实在太划算了。
    
        妇人说着又伸出另外一只手,撕下第二张面皮,往桌上一甩。
    
        三人顿时愕然,咽了咽口水。
    
        这老娘们长得贼好看啊,三人开始不约而同祈求莫要有第三张面皮了,于是当妇人再次抬起手臂,三人心中默默哀嚎,得嘞,其实还是个丑八怪,不料姿容妖艳的妇人抛了个媚眼给他们,娇滴滴道:“没啦,姐姐就长这样,美不美?”
    
        米铺主人没好气道:“赶紧说正事。”
    
        男人扬了扬下巴,示意妇人说事儿,他忙着喝酒吃肉。
    
        妇人拿出一把小镜子,对镜子整理青丝鬓角,懒洋洋道:“米老魔,咱们这趟来是为了跟你分赃。”
    
        老人夹了一筷子冬腌菜,嚼在嘴里脆生生的,皱眉道:“”赃物还没到手,就想着分赃?你们夫妻两个是不是脑子有坑?
    
        妇人微微放低镜子,媚笑道:“你与琉璃仙翁亲近,关系莫逆,是百余年的老朋友了,我们夫妻当然清楚。只是大船将沉,米老魔,你总不能陪着他一起溺水而亡吧?
    
        被称呼为米老魔的老人停下筷子,“怎么说?”
    
        “真美,不愧是要价八十雪花钱的上等货,就是胆子太小了,我开价两百文雪花钱,都不敢帮我制造一张与贺小凉七八分相似的面皮。”妇人放下镜子后,又撕下一张面皮,露出满脸雀斑的老态容颜。
    
        汉子满嘴流油,笑嘻嘻道:“就是就是,若是能像贺小凉,或是苏稼,像他们七八分,莫说是两百雪花钱,五百,我都愿意出。一到晚上,搂着个贺仙姑或是苏仙子滚被窝,啧啧啧,真是神仙日子,老子能一晚上不熄灯!”
    
        妇人白了一眼汉子,继续说正事,“一个姓傅的神诰宗小剑仙,也加入了灵犀派的南下队伍。年纪不大,架子比天还大,南下路途当中,灵犀派的两位老祖,可都把小姑娘当菩萨供起来。”
    
        店铺老人放下筷子,脸色沉重,“当真?”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