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剑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二百五十章 从最北到最南(1)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二十万余里走龙道,在芒种过后,就这么临近了尾声,这艘渡船即将到达走龙道的南方尽头。

    既然已经走桩二十万遍,陈平安接下来练拳,就没有那么刻意紧绷着,相对更加松散随意。在那夜买酒不成之后,第二天白天去饭馆买了三坛酒,装满了养剑葫,价格死贵,滋味尚可,比不得剑水山庄的陈酿美酒。

    然后陈平安摘下张贴在墙壁上的两张符箓,都是普通的青色符纸材质,一张静心安宁符,能够一定程度上帮助陈平安凝神静气,免受外界打扰,山下的那些道教大观,每逢斋醮科仪,往往也会张贴此符。

    一张祛秽涤尘符,酷暑时分,世俗王朝的达官显贵和清谈名士,都会去道观跟真人们讨要此符,不但可以散发淡淡的灵气,还能够吸收邪祟煞风以及种种污渍,故而让书斋房舍变得澄净素洁。

    两张符箓虽然都是是中的最入门符箓,品秩很低,但是帮了陈平安很大的忙,否则渡船那边非要跟陈平安拼命不可,两个月的日夜练拳,陈平安挥汗如雨,接下来谁敢住在二楼这间屋子?

    两张符箓都是一次性丹书,如今已经灵气惨淡,几乎与寻常书籍纸张无异,陈平安是小心惯了的,不愿露出蛛丝马迹,甚至没有随手丢入河道,还是收在了方寸物之中,毕竟它们都是练拳二十万的功臣,过河拆桥要不得,留着当个纪念也好。

    如今陈平安已经大致确定,李希圣赠送给自己的那一摞符纸,尤其是金色材质与古籍书页这两种,一定是价值连城,一定要珍惜更珍惜才行。很简单的道理,一张金色符纸的宝塔镇妖符,能够轻松压胜胭脂郡城隍殿入魔后的文武属官,而一位梳水国顶尖练气士的压箱底保命符,“请神”而出的金甲力士,那张出自道教符箓派的符纸,不谈符文品秩高低,只说符纸材质好坏,就未必比得上李希圣赠送的金色符纸。

    下船之前,陈平安已经收拾干净房间,背好行礼,跟渡船那边还了房间木牌,与众人一同依次下船,身前不远处有男女对话,女子嗓音极其熟悉,陈平安只是轻轻扫了一眼,是一位嘴角有痣的年轻妇人,陈平安心有戚戚然,就住在自己楼上的这位夫人,近期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啊,陈平安猜测妇人与他丈夫定然是真情实意,否则不会如此迁就忍受。

    在下船过程中,陈平安听到了不少事情,比如那次在膏腴渡口的太液池,有人捕获了一双难得一见的孪生花草娘,若是单只的这类花魅,也就值十数枚雪花钱,可一旦成双成对,买方不拿出个五六十枚雪花钱,根本不用奢望收入囊中。

    两月走龙道水路行程,最后钓鱼人们,只是钓起了几只长两指的河龙,并未有奇遇发生。

    渡船这趟走走停停,许多腰缠万贯的练气士,最后下船的时候,可怜扈从们背满了大小包裹,走路的时候还得极为小心,免得磕碰坏了,东西大多精贵着呢,其中有些奢侈物件,恐怕不比人命便宜。

    这处渡口广大,依然是店铺林立的热闹场景,只是商家吆喝售卖之物,变作了附近国家的地方特产,陈平安闲来无事,就一家家店铺逛了过去,竟然发现了许许多多的古怪精魅,多是活泼可爱的草木精怪,有稚童模样的小人儿,也有白发老翁老妪,以及妙龄少女的身段面容,大小不一,但是最大的精魅,也不过一指高度,或者关在青竹笼子里,或者站在一方砚台上,还有长有翅膀的纺织小娘,坐在一架袖珍纺车后埋头劳作,种种趣味,不一而足。

    陈平安借着一些客人跟店家掌柜的讨价还价,得知这些古灵精怪的小家伙,类似青蚨坊那位洪老先生的古柏盆栽,站在上边齐声说着“恭喜发财”的青衣小童,以珍稀程度决定价格,便宜的,竟然只需一枚雪花钱,昂贵的,要卖到三十四枚。

    陈平安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好像越往南边,这类精魅越是寻常可见。

    陈平安逛遍了店铺小摊,却没有买东西,这次还真不是陈平安吝啬,而是想着送完剑后,从倒悬山和剑气长城返回,在北归大骊的途中再买不迟。

    走出溶洞,陈平安颇有重见天日的感觉,发现洞口还是布满了名人崖刻,比起北边尽头的梳水国渡口,还要密密麻麻,就跟争抢位置似的,见缝插针,有些崖刻仿佛是在跟邻居怄气呢。陈平安在洞口一一看过,字当然都是好字,韵味各有千秋,可心底觉得好像还是比不过少年崔瀺写的字。

    渡口外是一处山谷,道路平整宽阔,两侧铺子比起渡口岸边的商家,要更加富贵阔气,街道上人来人往,太平盛世,繁华喧闹,便是路边趴着的土狗,都透着股悠闲。

    最先映入眼帘,是左手边一栋三层小楼,屋檐高翘,勾心斗角,悬挂着“懿女渡口”的金字匾额,陈平安如今已经熟门熟路,知道这处就是掏钱乘坐去往老龙城渡船的地点,进去之后,跟柜台一番询问,得知去往老龙城的渡船,最早一艘是今天午时到达,上等船舱的价格是二十枚雪花钱,中等船舱是十枚,陈平安询问末等船舱的价位,那位男子皮笑肉不笑解释道,那艘去往老龙城的羊脂堂渡船,最便宜的就是中等房屋的十枚雪花钱,根本就没有末等一说。

    楼内大堂四周,都是微微讥讽的眼神和笑意,陈平安倒是没觉得丢人现眼,掏出二十枚雪花钱,买了登船玉佩,正反雕琢有“羊脂堂”“上等房十一”,陈平安看着十一,想起了留在落魄山竹楼的那方印章,觉得是个好兆头,挺吉利,陈平安笑呵呵走出门,算了一下时辰,便开始逛街,打算买两身衣服,鞋子不用,这么多年草鞋穿习惯了,而且方寸物里还有两双崭新的。

    街上店铺虽然气派了许多,可是售卖东西,跟走龙道渡口岸边铺子大同小异,就是同样种类的花草精魅,价格会更便宜一些,陈平安对这些瞧这就很喜庆的小家伙们,百看不厌。

    只是他光看不掏钱,就有些不讨喜了。陈平安就这么在各个铺子里走走停停,然后找到了一家尤为富贵满堂的店铺,陈平安站在门口外边,有些发愣,原来大门口摆放有一张与人等高的屏风,上边有一位背负长剑、腰悬紫金葫芦的女子,立于崖畔观看云海滔滔,衣裙摇曳,飘然出尘。

    应该是类似鲲船上的那幅山水画卷,以山上术法拓印而成。

    有数人在屏风前指指点点,言语之中,充满了幸灾乐祸,说着风雷园和正阳山的数百年恩仇,说这位苏大仙子,早年何等风姿卓绝,超然世外,生平唯一一次身穿师门之外的衣衫,还是与这间铺子的祖师爷,有过一场并肩作战斩妖除魔的经历,才破例一回,不要任何酬劳,破天荒穿上了这身衣裙,在之前十数年前,这个样式的衣裙,可谓风靡宝瓶洲大江南北,无论是山上女修,还是豪阀千金,成百上千人,那叫一个趋之若鹜。

    有年轻女子嗤笑道:“如今这家铺子还不愿撤掉这道屏风,就是个天大的笑话,不知道苏稼如今亲眼见到,会不会羞愧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有一位黑着脸的年轻练气士忍了半天,终于愤然出声,为自己仰慕已久的仙子仗义执言,“苏仙子再跌境,也还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真正神仙中人,你们少在这里说风凉话,若是苏仙子真站在这里,你们敢放一个屁?”

    一位中年男子嬉皮笑脸道:“苏稼在被风雷园李抟景的关门弟子黄河,彻底击碎心境之前,我给这位仙子舔鞋底板都可以,可惜如今嘛,还真不是我胡吹法螺,苏稼若真站在我面前,我都敢伸手捏一捏她的脸蛋儿,摸一摸她的腰肢儿!啧啧,不知手感如何……”

    年轻修士涨红了脸,气得浑身颤抖,“怎么会有你这种恶毒混账之人!”

    男子哈哈笑道:“怎么会有?答案很简单啊,你问我爹娘去嘛。”

    年轻修士双拳紧握,双眼喷火,死死盯住那个混蛋。

    男子啧啧道:“咋的,要打死我?来啊,在这儿打死人,不但凶手要下狱,还要追责师门。来来来,你今天要是不打死我,就不算你小子当真仰慕苏稼!你要是不打死我,等会儿我就去摸屏风上的苏稼仙子,还要从头摸到脚哩。”

    中年男人横着脖子,满脸猥亵笑意。

    年轻修士颓然转身。

    男人肆意大笑,讥讽道:“毛都没长齐的小孬儿,还敢跟大爷我斗法!别走啊,我真要摸了,呦,这脸蛋嫩滑-嫩滑的,真是好俊俏的小娘们,还苏大仙子呢,一个剑心破碎的小娘们,说不得你们下次见面,就是在那座青楼了……”

    年轻修士快步离去,不愿再听那些让人悲愤欲绝的污秽言语。

    陈平安径直走入店铺,没有理睬双方的嘴皮子打架,花了足足三十两银子,买了两套最普通的衣衫,其实这家铺子大有来历,在宝瓶洲南方生意做得很大,虽然此处只是数百家分店之一,可镇店之宝的那件法袍,哪怕陈平安一个门外汉,粗略看了眼,都晓得不比楚濠那件神人承露甲的防御逊色。

    陈平安走出店铺后,那个男人竟然还没走,他身边看客已经换了一拨,男女皆有,就在屏风前边,男子多是惋惜神色,女子则是冷笑不满,氛围微妙。游手好闲的那个中年男人又开始妖风妖雨,让几位女子十分解气,哪怕明知男子不是什么好货色,可听说他就是隔壁杂项铺子的掌柜后,仍是向几位男伴提议进去看一看,后者哪里愿意,恨不得一拳打烂那个中年汉子的嘴脸。

    男子人品低劣不假,可做生意的眼光,确实不差,可劲儿挖苦讥讽那位正阳山苏仙子,越说越不堪,那些女子也是伶俐机灵的,嘴上言语从不附和男子,反而会不痛不痒“反驳”几句,为了招徕生意上门的男子,更是心领神会,便愈发唾沫四溅,让她们心情大好,眼角余光打量着身边一起出游的男子同伴,好似在快意诉说着你们一见钟情痴迷不已的苏稼,如今沦落至此,你们还仰慕得起来吗?

    男子手舞足蹈,说到尽兴时,干脆走到了屏风旁,伸出一只手掌,轻轻挥动,离着屏风些许距离,装模作样,扇了画面上栩栩如生的苏稼几巴掌,嘴上骂骂咧咧。

    陈平安想起当年在小镇,那个风雷园剑修刘灞桥说起苏稼时候的场景。

    那次外人进入骊珠洞天寻找机缘,唯独跟随颍阴陈氏女子和龙尾郡陈氏公子身边的刘灞桥,让陈平安觉得外边的山上神仙,也有不错的人。

    而刘灞桥最让陈平安动容的地方,不是身为风雷园的天才剑修,说起苏稼就会觉得总有一天,我刘灞桥会让苏稼心甘情愿嫁给我,不是这类所谓的男子豪迈气概,恰恰相反,当有人问他如果真有一天,你惺惺念念的苏仙子,真的不因门户之见而喜欢你,你怎么办?那个时候的刘灞桥,反而迷糊了,呢呢喃喃说了一句,“她怎么会喜欢我呢?”

    陈平安想到刘灞桥,不免想到了自己。

    所以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走到屏风那边,看着那个在隔壁做生意的男人。

    男人正要打算领着女子去自家铺子买东西,突然发现又冒出一个不长眼的家伙,有些不耐烦道:“瞅啥瞅?”

    陈平安说道:“瞅你。”

    男人瞪眼道:“你有本事再瞅瞅?”

    陈平安点点头,继续盯着男人,缓缓道:“好的。”

    便是那些对苏稼怀有莫大成见的山上年轻女子,也有些忍俊不禁,这个背剑少年还挺逗的。

    她们和身边同伴出身的师门,距离正阳山不远,所以经常会打照面,师门上下,从祖师爷到外门弟子,无一例外,都对正阳山都有着高山仰止的感觉,师门男子,不管老少,当年对于正阳山苏稼仙子,那更是容不得外人说一句坏话。只是如今苏稼坠落尘埃,外人再不见踪迹,才略微收敛。

    那个在山谷做买卖的男人恼羞成怒道:“你找死?”

    陈平安摇摇头。

    男人厉色道:“那你像根木头杵在这里作甚?!知不知道老子世世代代在这里做生意,结识的老神仙,比你见过的人还多?!”

    在男人眼中,那个脑子有坑的少年突然蹦出一句:“风雷园刘灞桥,喜欢苏稼。”

    男人愕然,气焰骤降,将信将疑。

    陈平安又说:“我认识刘灞桥。”

    男人瞥了眼少年身后的剑匣,咽了口唾沫。

    陈平安说道:“如果有一天我遇到刘灞桥,会跟他说今天的事情。”

    男人色厉内荏道:“你吓唬谁呢,你也能认识风雷园刘灞桥?我还认识神诰宗宗主,真武山老祖呢,但是他们认识我吗?”

    陈平安又说道:“他们认不认识你,我不清楚。但是刘灞桥认识我,我很确定。”

    男人挥手道:“滚滚滚,少在这里吹牛不打草稿,耽误老子做生意。路边狗屎也会自己走路了,真是晦气。”

    陈平安问道:“渡口应该有飞剑传讯吧?”

    陈平安自顾自道:“算了,我自己找。”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