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未来天王

背景颜色:绿     字体:

加入书签 举报报错 关灯

第308章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1)

    方召听这话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往司禄手中扫了眼,“没带刀。”

    “没。”司禄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找人帮忙还带刀,会被误会火拼的吧?

    不过,听方召提到刀,司禄对方召又多了一层信心。他饰演的那个角色,就是刀不离手的人。

    “进来吧。”方召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

    司禄客气地接过来,“谢谢。”

    但是没敢喝。

    他经纪人多次跟他说过,不要轻易喝别人递过来的水,就算是同公司的也要防一手,大家是竞争关系,谁知道对方会不会为了竞争某个角色或者达到其他目的,而在里面加点东西?

    进剧组之前经纪人也叮嘱过他,防备其他演员,尤其是对手公司,比如银翼的人,就算对方看着非常热情友好,也要敝谨慎』说严重的,就算只是拉一天肚子,也够你难受。工作压力,心理压力,天气不好的时候更是浑身难受,再来个拉肚子,半条命也就去了。

    现在,方召递过来的这杯水,他喝不喝?

    “你想更了解‘祁观’这个人?”方召问。

    祁观,就是剧中司禄饰演的那个人。

    “对!”司禄的注意力从水杯移开,认真道:“我查过很多资料,但形象依旧不够清晰,剧本里面对‘祁观’这个人的介绍也不够详细,演的时候,前面几季还好,但第五季是最关键的时候,我想演好这个角色,希望能更好地将这个角色、将那个人,呈现出来。听说你也是延洲这边顾问团成员,应该对那段历史更了解,也许知道的比我更多,所以我过来问问。”

    “祁观哪他那个人,很特别,不适合生在和平时期。灭世纪对别人来说是地狱,但对他而言,却更自在。他的思想其实更复古,喜欢用刀不喜欢枪,三观也与常人不一样,对他来说,强者是不需要帮助的,他只会帮助弱者。所以,他可以站在旁边冷漠看着一个强者甚至更多强者去死,但也能为了两个体弱的研究员而死无全尸”

    祁观那个人,方召记得,曾经他也邀请过祁观加入自己的队伍,但被拒绝了。

    “咱们不是一路人。”

    这是祁观的回复,然后带着他那把修长的刀,头也不回地离开。

    他就像是古时候的游侠,做事情全凭本心,至于别人什么看法,他压根不理会。似乎什么都不在意,却又有自己的坚持,也固执』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方召重生后,看过创世纪时期留下来的一些资料,能将墓区洲烈士陵园的人,每一个都是经过多番审核的。

    祁观的行事作风,令人不喜,在创世纪时期迁墓的时候,也遭到一些人的反对,但最后还是迁入烈士陵园了。

    在后世看来,他的功远大于过,因为他救的人,就是后来研究出多种抗簿药剂的医生,也是创世纪时期成立科学院总院时的第一批元老级成员。

    当年,祁观自己恐怕也没想到会救出一个如此伟大的科学家。

    祁观在烈士陵园的墓,没有骸骨,只有一把满是痕迹的刀。迁墓的时候,是那名医生亲手将那把刀放进墓帜。如今放在博物馆的是个复制品。

    司禄拍戏的道具刀,就是根据博物馆的那个复制品而再次复制出来的。

    此时,司禄坐在沙发上仔细听着方召分析“祁观”这个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喝水。

    再看看水杯,只剩下一半。

    司禄:“!!”

    他在过去的十分钟里面,竟然无意识地喝了半杯水!!

    会不会拉肚子?

    里面会不会下毒?

    不是司禄凡事喜欢往坏处想,而是他经纪人经斥么吓他。

    但司禄却没有时间去继续纠结,相比起这个,他更希望能从方召口中听说关于“祁观”这个人的事情,为此,就算中毒又何妨?

    方召口帜祁观,与司禄查到的一些资料上的鱼差别,但却又让这个人更生活→史资料中记载的祁观,司禄总觉得鱼虚假,也不完全,就像是灵魂缺少了重要的一部分,不够深刻。

    可听着方召的这些话,之前司禄一直觉得被迷糊馈的思绪,似乎在渐渐清晰。方召说的这些,就是关键点,就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东西!

    说话间,方召走到放置音乐键盘的地方,这是他平时回来创作的时候用到的。提起祁观那个很久很久没见的人,方召又不自觉将手放在上面。

    一键琴音起,破雾轻飞去。

    “对祁观那个人而言,生,幻化成风;死,随风飘逸。没有什么不同。”

    不知是被方召的话影响,还是音符太具魔力,司禄的思绪完全沉浸下来。

    不问结果,不辞劳苦;

    一时,一日,一月,一季,一年,一轮,一生;

    直入本心。

    可能,那就是祁观的修行之路。

    司禄拿到剧本的时候,查资料的时候,曾以为看到的是荒野之上无人作伴的孤寂,但或许并不是那样。

    他以为面临死亡的时候,祁观应该同其他人那样会有更多的情绪表现,但或许也不是那样。

    司禄似乎能看见自己脑海中,那些低沉、压抑的情绪。

    阳光藏在世界背面,风吹过来只剩冰凉。

    他似乎又看到了荒野之上的孤独,但孤独的最终,心却不如来时那般烦躁。

    沉思,似乎鱼不甘,有些落寞。

    再后来,那些情绪都没有了。

    他仿佛听到了风在夜空下歌着唱,仿佛看到一颗星星从天上降落到湖面,依旧发着光。

    周围的世界沉默如深海。

    闭眼,睁眼,微笑。

    没有不甘,没有落寞。

    生,幻化成风。

    死,随风飘逸。

    行者无疆!

    司禄手指握拢,却心下一空。

    “刀呢?”司禄喃喃道。

    “你放在自己屋里了。”方召停下敲击琴键。

    司禄转身离开,若是之前的他,还会客气礼貌地说一些话,但现在,他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方召看着关上的门,叹气。

本站近期进行界面改版,如果有错误请反馈。感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