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圣武星辰 >> TXT下载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0375、我就是要包庇这个傻子

        在青城山动乱之初,拥护道真的人,其实也不少。
            
            毕竟道真的师父道重阳,号称是天下道宗,也有不少人真心拥护崇拜他,但道真自己不争气,到了今日,这些人死的死,散的散,最后剩下还在道真身边的,那就是真真正正崇拜道重阳,或者是青城山正统的死忠了,大概有这么不到十个人,实力都不俗,抱着死志,与道崇等人,战斗在一起。
            
            道真无疑是这些人之中,实力最高的一个。
            
            但他一开始,就被偷袭,受了重伤,以至于战斗力所剩无几。
            
            同伴们为了保护道真,几次冲杀,试图冲破封锁冲出去,但都没有成功,还有人受了重伤,最终被逼回到了酒楼门口。
            
            道真此时,心中愧疚而又愤怒。
            
            大家都追随着他,但他却浑浑噩噩,一心求退,反而害了这些忠心耿耿地跟随在身边的人。
            
            “啊……”酒楼跑堂小伙发出惨叫,他是先天大圆满的修为,但在道崇等人的逼杀之下,浑身是伤,被一剑洞穿了腹部,瞬间重伤,丧失了战斗力。
            
            其他人,也是伤痕累累,几无再战之力。
            
            道崇哈哈大笑:“哈哈哈,今日合该我立功……给我杀,一个不留。”
            
            他身边身后的道士们,不管是年老还是年轻,都红着眼想要抢功,此时跟随在道真身边的人,无一不是道灵掌门人的肉中钉眼中刺,一颗头颅到手,便是大功一件,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
            
            然而,就在他们冲上来准备一鼓作气将道真等人全歼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酒楼里面穿了出来——
            
            “喂,都别打了,住手……听我给你们评评理。”
            
            从酒楼大堂里,走出来一个短发英武的俊品少年人,浓眉大眼,拍了拍手,站在门口,一副‘大家有话好好说’的架势。
            
            这特么的是谁?
            
            道崇等人第一时间脑海里冒出来这样的一句话。
            
            然后他们想到的第二句话是‘管他是谁,一起杀了便了’。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那短发英武少年人,看似随意拍手发出的声音,却似是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原本平常,但灌入耳中,仿佛是黄钟大吕一样,让他们心里一阵奇异的错愕感,仿佛是心脏都随着这拍手的韵律跳动了起来,诡异而又难受,体内的真气竟是略微凝滞,运转不畅了起来。
            
            道崇等人,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一道道奇异的目光,看向短发英武少年人。
            
            这少年,自然是李牧。
            
            “哈哈,这就对了,话说,你们打架归打架啊,但是能不能低调一点,挑一个合适的地方啊,酒楼里还有人在吃饭呢,打扰到……”李牧张嘴就乱说了起来。
            
            “你他妈的是谁?敢管我青城山道爷的事情,你……”道崇身边,一个一步天人境的中年道士,面目凶恶,直接张嘴就骂。
            
            但是,还没有骂完——
            
            咻!
            
            一道刀光闪过。
            
            这一步天人境的凶恶道士,人头就高高地飞了起来。
            
            李牧道:“我讲道理的时候,最烦别人插嘴。”
            
            道崇等人倒吸冷气,一片惊呼声之中,他们下意识地后退,感觉到脖子里凉飕飕。
            
            刚才那一道刀光,分明是从这个短发少年人的指尖崩出,一闪破空,如一缕微光,绽放于晨曦之中,一闪即逝,无从捉摸,甚至连元气波动都极隐晦,但,也是在这一缕刀光之下,一位一步天人境绝世强者的头颅,就飞了起来。
            
            一步天人境啊,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更不是路边的大白菜啊,说杀就杀,天人修为,在这片大陆的武道世界中,也是顶层的修行人之一了。
            
            结果,像是杀猪一样,就被人给杀了。
            
            这是什么实力?
            
            场面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化了。
            
            “阁下什么人?”道崇色厉内荏,看着李牧。
            
            李牧想了想,道:“阿弥陀……呃,无量天尊,在下张三丰,来自武当山武当观。”
            
            道崇等人当时就有点儿懵。
            
            听这少年人说话的腔调,似乎也是道家?
            
            可武当山武当观在哪里,怎么从未听说过。
            
            而身后的赵霁、袁吼、清风也都有些懵,看起来李牧是并不打算暴露自己真正的身份……不过,这也对,如今的太白王李牧这五个字拿出去,绝对是震慑一大片,但也是容易引起各方关注,到时候,亦有各种麻烦随之而来,且这一次乃是为了去牛头山救人,不用这么高调,化名也正常。
            
            唯有哈士奇,一脸鄙夷的表情,歪着脑袋:“臭不要脸。”
            
            它是知道的,张三丰在地球上,是一个很有名的道士。
            
            道崇面色狐疑,看着李牧,总觉得这少年人来历古怪,不像是什么道士,但还是道:“原来是武当山的张三丰道友,既然都是道教,那张道友应该知道我青城山,亦应该听说过,这道真乃是我道教叛徒,我们追缉叛逆,道友你为何要插手?还杀我青城山的人?”
            
            李牧道:“无量天了个尊,我刚才要讲道理的,他要插嘴,所以我只好听他闭嘴了。”
            
            道崇:“……”
            
            这个理由,也太霸道了吧。
            
            其他几个道士,也都面色不忿愤怒。
            
            这个张三丰,比他们青城山还嚣张,就因为插嘴,直接斩杀了一个天人境的强者……这也太草率了吧。
            
            “既然如此,我们想阁下表示歉意,还请阁下见谅。”道崇行了一个礼,道:“我们捉拿道教叛逆,张道友请勿阻拦啊,如何?”
            
            他这算是低头忍气吞声了。
            
            一则是因为被李牧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给震惊了,并无把握对付李牧,二则是今日主要是为了斩杀道真,斩草除更,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先把这一件功劳抢到手,好回去交差。
            
            等到日后,弄清楚了这个张三分的真正来历,再慢慢收拾他。
            
            天下道宗都在青城山,害怕收拾不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道士吗?
            
            李牧听到道崇这么说,心里就不乐意了。
            
            怎么这么怂?
            
            我都宰掉了你们一个天人,你们竟然就这么认错了?
            
            现如今当坏人都不要脸面不要尊严的吗?
            
            如果坏人都像是你们这样有错就改认怂挨打,那我这样的侠客,还怎么找到借口来见义勇为拔刀相助赶尽杀绝啊?
            
            李牧道:“不行,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呃,不,还要衙门干嘛?”
            
            这分明就是在找茬了。
            
            “你……”道崇差点儿气结,他也看出来了,这少年就是来找事的,当下脸一沉,咬牙道:“张道长,不要得寸进尺,你这分明是想要包庇道真,这是要与我青山城作对。”
            
            李牧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完,他正色道:“被你看出来了,没错,我就是要包庇这个傻子。”
            
            他指了指道真。
            
            道真连同他身边那些浑身是伤的同伴们,原本已经陷入绝望,却没有想到突然有了这样的变故,李牧的实力领他们震惊,一念之间杀天人,这绝非是无名之辈,对于李牧的仗义出手相助,原本是非常感激的,但听到李牧说道真是傻子,当下脸色就古怪了起来,这怎么还骂上了呢。
            
            道崇气的咬牙切齿,将心一横,道:“这可是与我青城山为敌,张三丰,你想好了,天下道宗的力量,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抵挡,道灵掌门人实力通天,乃是道教新道宗,我劝你,不要自寻死路。”
            
            李牧当下呵呵道:“我这一次,却偏偏要称一称这所谓的天下道宗的分量,自道重阳死后,青城山就只是一个笑话而已,一群目光短浅之辈占据悬空山,道灵算是什么东西,只会窝里横,也敢自称是新道宗,简直令人笑掉大牙。”
            
            “杀了他。”道崇挥手拔剑。
            
            “杀!”
            
            道士们怒吼着,冲了上来。
            
            李牧站在酒楼门口,心念一动。
            
            一缕缕的无形刀气,破空而出,似是秋日明湖波澜闪烁之下倒映的银色日光一样,丝丝缕缕,所过之处,道士们手中的刀剑似是纸糊一样折断,同时断掉的,还有他们的身躯……
            
            不管是宗师境、大宗师,还是先天境乃至于天人境,在这样的无形刀气面前,都如同锋利镰刀之下的白萝卜一样,无声无息之中就一分为二,断口光滑,然后,炎气一闪,便都化作了飞灰消散在了原地,竟是没有丝毫的血腥之气,反而带着一种烟花易逝的唯美之感。
            
            “这么强?”道崇简直是心惊胆战。
            
            他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跑。
            
            李牧表现的太强大,完全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畴。
            
            “你走不了。”
            
            李牧出手,毫不留情。
            
            一缕刀光闪过,后发先至,直接将道崇的身形洞穿,炎气弥漫之下,道崇只觉得体内生机不可遏制地流逝,然后身形一点一滴地开始消逝,任何力量都无法凝聚,只能感受死亡的降临。
            
            “你……会……后悔的。”道崇艰涩地说完,身形化作了飞灰。
            
            李牧冷笑,也不说话,催动无形刀气,直接流转出去,酒楼周围的青城山高手强者,如土鸡瓦狗一样被碾压,全部都化作了飞灰,一个都没有留下,全部都被斩杀,这些道士,太过于心狠手辣,要屠杀全镇,因此李牧也没有妇人之仁,大开杀戒。
            
            “袁吼,去把镇子周围的那支军队,也全杀了,一个不留。”李牧道。
            
            这些北宋军人,与青城山的道士相勾结,,比土匪还狠,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袁吼点头行礼,然后化作一道金光,杀了出去。
            
            旁边的道真等人,身上带伤,看的瞠目结舌。
            
            太强了。
            
            便是圣人,也不过如此吧?
            
            一念之间,道崇等七名天人强者,并数十名先天大圆满,三十多先天强者,就化作了飞灰飘散,这个叫做张三丰的少年人,到底是来自于哪里?这种修为的强者,不应该之前默默无闻啊。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