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霜寒之翼 >> TXT下载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342 怀疑


        路明非木然地坐在办公室里面,脑海里嗡嗡回响着刚才古德里安教授的介绍。
    
        卡塞尔学院,世界上唯一一所以龙为研究对象的学院,目的是杀死世间的龙类,终结人族与龙类的仇恨,猎杀妄图重新奴役人类的龙王。
    
        嗯,龙是很可怕的,有着金眼睛会喷火。
    
        当然他脑袋里回荡着的是教授的最后一句话:是免费把你的遗体空运回中国啦……
    
        运回中国,运回中国,运回中国啦……啦、啦、啦……
    
        路明非有些浑浑噩噩地走出办公室,随后就遭遇了学院的自由一日——校规中规定的一年中校规完全失效的一天,两大社团狮心会与学生会在双方的领导楚子航和凯撒的带领下,用麻醉枪打真人cs。
    
        路明非稀里糊涂地看着诺诺倒在‘血泊’中,顶着超a级血统楚子航同学的‘君王’黄金瞳,开枪干掉了两个牛逼哄哄的老大,在懵逼之中成为了自由一日的胜利者。
    
        他有些莫名其妙地脱离战场,回去听教授叽里咕噜地念了一段韩文,又得到了明日考试的噩耗。
    
        当然最大的噩耗还是诺诺有着男朋友的事实。
    
        威廉坐在走廊尽头,一直悄悄观察着这个猪脚,用各种以前用过的或没用过的理论来验证这个猪脚的废柴值,最终只能认为,除了可能存在的绝境时爆发的铤而走险和深藏着的鸡血式性格,还真看不出来他哪里不像废柴。
    
        不过废柴是一种没本事还不敢拼命的生物,肯拼命的至少还有救,威廉并没有注视他,害怕的是引起这只猪脚金手指的注意。
    
        那可是条金大腿呢。
    
        威廉吐了口气,突然有些出神,伪废柴的猪脚可以靠金大腿逆天改命,自己靠什么呢?
    
        金小腿,金胳膊,金小指?
    
        不对,我不应该有这种心态,既然那个家伙必然将要和我一战,那么无论我有没有金手指,都要和他战斗,考虑这个没有任何用处。
    
        威廉将乱画的纸捏成一个纸团,低下头去。
    
        教材已经换成了自由搏击快速入门。
    
        “嘿,孤独的男孩儿。”古德里安教授突然出现,威廉楞了一下:“教授,我哪里孤独了?”
    
        “呃~你哪里不孤独了?”古德里安无语地看着周围空空荡荡的茶座,拍了一下威廉的肩膀,看着:“你看看,这个时候,你难道不应该在宿舍里面……”
    
        “我住单人间。”
    
        古德里安稍稍地尴尬了一下,咳了一声:“抱歉,威廉同学,今年学校里的学生总数正好是奇数,总是有人要单独一个的,这样好了,我记得四年级有些同学经常实习出差,可以让你和他们换一下……”
    
        “没有必要。”威廉道:“这样安静,或者……”
    
        他抬头看着古德里安:“您是希望同学们之间最好能够互相监控……”
    
        “等等,孩子。”古德里安严肃道:“别把世界想得那么黑暗。”
    
        “这样一大群危险的生物聚集在一起,如果没有很好的控制方式,恐怕这所学院不会安稳地存在到现在。”威廉道:“如果管得不严一些,龙族又像是谱系教材里的那样变化多端,我们如何能够对付他们呢?”
    
        “听着,你们每一个都是学院精心挑选出来的。”教授严肃起来:“在挑选之前,我们经过了长时间的考察和关注,你们都是战士。”
    
        那可不一定。
    
        第二部连龙王都卧底进来了,你们也是有眼如盲。
    
        威廉没有多说,他的表现,也仅仅是在表演一个中二而已。
    
        他甚至知道自己现在在古德里安教授心里的形象多半是个幼稚且自作聪明的二缺,不过如果自己表现的无比优秀无所不能,抢了猪脚的风头,就一定会有很多执行部的叔叔来问‘你为什么这么牛’了。
    
        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威廉认为自己应该扮演一个思路广带点神棍色彩的中二青年,这样才能在询问一些出格的问题时不会引人怀疑:“古德里安教授,我在阅读龙类族系的时候,有一些疑问,不知道你能否给我解惑。”
    
        “哦?你读完了?”古德里安惊奇道。
    
        “龙族的力量,究竟是来自他们自身呢,还是来源于世界呢?”威廉道。
    
        “所有生物的力量都来源于世界。”古德里安凑近了威廉,语气严肃。
    
        “不,如果将个体孤立出来的话,假设,假设一个人慢慢地变成龙,力量是从体内诞生出来,还是外界灌注的呢?”
    
        “如果用一种模糊的言辞形容,大概是从体内诞生的吧。”古德里安道:“灌注,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还有,人变成龙?威廉同学,你可能是出于跳脱的思维才有这种思维,但是混血种是不可能变成龙的。”
    
        古德里安有些忧虑地看着威廉:“有人曾经利用强化自己血统的方式,想要获得自己的力量或转变成龙,但是都在血脉完全转化前的瞬间精神崩溃,成为失去意识的死侍,以后你有很多机会和他们打交道,龙王经常号令这种炮灰为他们做事。”
    
        “精神死亡,人类的精神不能和龙的身躯相容?”
    
        “差不多吧。”古德里安点点头,又有些不太确定。
    
        威廉不再询问,心里头的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这种外界不断吸附过来力量的情况,自己果然是有着特别之处的。
    
        “教授,龙类的精神是什么样子的?”想了想,威廉又问:“我们人类会用肉体去改造外界,但是龙类呢?他们仅仅通过语言和意识就能够操纵万物,他们的‘手’是什么样子的?”
    
        “这……”古德里安表情严肃起来:“这是个目前没有清晰定论的问题,威廉同学,只是有种猜想,龙类眼中的世界和我们眼睛里的世界完全不同,哪怕是我们这样的混血种,世界还是肉眼所见的样子,使用言灵更多是凭借本能,但是龙类的视野,却能看到万物的精神。”
    
        “那么,龙的精神放置在人的身体里面,会有什么情况发生?”鬼使神差地,威廉问出这样的话:“没有任何龙类基因的人类。”
    
        “这……没有先例啊。”古德里安表情顺时变得呆滞:“龙类的精神,人类的肉体……”
    
        这位教授两条白眉毛扭成了一团,威廉提起茶杯,喝了一个红茶又缓缓地放下,茶杯底在桌子上碰撞出声音,他的眼睛望着这间不大不小的厅子,看到的却是与平凡人眼截然不同的情况。
    
        半透明和全透明的物质之间,元素有序却杂乱地流淌着,天棚的露水,地面的潮湿,木料的干裂,虽然肉眼的视觉看不见,但是完全落入了威廉的感应之中,甚至不需要龙文,他随便念点什么,就能够改天换地。
    
        这一片空间之中,他就是绝对的主宰。
    
        难道……我也是龙?
    
        威廉想起刚才的问题,有一种很突兀的想法冒了出来。
    
        ……
    
        “他竟然是这样问的?”昂热,卡塞尔学院的院长,一个身材魁梧的130岁帅气老头对古德里安眨了眨眼:“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人类的精神承受不了龙化,会变成死侍,同理,人类的身体,也不可能容纳龙类的精神。”
    
        “这事情终究没有发生过不是么?”古德里安一摊手:“校长,这种类比推测可做不了证据。”
    
        “你对这个问题产生了兴趣?”昂热打开方糖盒子,用镊子夹起两块放进了红茶杯中:“这可是个无解的问题啊,这种情况根本没发生过,也没可能发生。”
    
        “这种可能性既然出现了,就不能粗暴地将之否定,这不是科学的态度,我们可是要用科学对付龙。”古德里安道:“龙的精神是以什么形态存在着的,现在还是谜团,就如同人类的灵魂本质上是递质反应产生的信息集合……龙类呢?他们能够从枯骨中复活,记忆不会有丝毫损伤,人类的灵魂寄宿在大脑里面,龙类的魂灵又是以什么为容器存在的?骸骨吗?还是……超越物质的精神,既然这种可能性存在,那么龙类的灵魂寄宿在人类身上,就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够了!古德里安!”昂热打断道:“只有这种情况出现了,我们才有必要研究他,既然没出现过,那么做这种猜想就没有什么意义,为了这个猜想付诸实验,也是浪费金钱。”
    
        昂热看着古德里安,表情突然变得奇怪:“古德里安,以你的性格,应该关注的是我们唯一的s,怎么现在去关心一个不起眼的b级学生?”
    
        “不起眼?没有几个学生回向我提问这种问题,而且这个b级血统的学生问题太大了。”古德里安掏了下兜子:“b级血统能够使用84号的强大言灵?还有,请你看看这个!”
    
        他从兜子里掏出一叠纸,昂热看了看,就知道这些都是被捏紧后又摊平的纸团,他看着上面完全不认识的图纹:“这是什么?”
    
        “这是威廉同学发呆出神的时候在纸上乱画出来的东西。”
    
        “这能说明什么,这好像都是乱码。”
    
        “会让混血种感觉到不痛快的乱码?你不觉得这些像是某种符文吗?”
    
        “这种乱写乱画谁看着会痛快?我当老师的时候最讨厌学生在作业上乱写乱画。”昂热道:“你说这些像符文?完全不在任何已知语言体系下的符文?我记得执行部不是有会言灵·羽蛇的吗?你找过他们了?”
    
        “羽蛇翻译不出这个。”
    
        “这不正说明这不是语言?”昂热摆了摆手。
    
        “可是也读不出任何精神信号。”古德里安补充:“普通的乱写乱画,羽蛇能读得出狂躁、混乱这样精神状态,但面对这些东西它罕见地失效了。奇怪的不止是这个,陈墨瞳同学对他做过侧写,得到的结果是17岁之前和之后的他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而面对17岁之后的威廉同学,陈墨瞳同学的侧写,出现了大范围的错乱。陈墨瞳同学认为这不太像是掩饰,但是这位威廉同学,可能有一些东西,是他自己都不太清楚的……”
    
        “所以呢?”
    
        “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对威廉同学进行观察。”古德里安突然一拍脑袋:“哦~我竟然忘了对他诵读龙文。”
    
        “唯一的s级对龙文没有反应,你似乎也没提出来对他进行观察。”
    
        “路明非是个好孩子,但是威廉同学……校长,我并非歧视,只是这位同学表现出的性格,实在让人不安。他可能存在极严重的情感缺失,而极度关注某一种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东西。”古德里安想了想,找出了这么一种形容方式:“陈墨瞳同学提出过这种感觉,我观察了一段时间,我也感觉到了。”
    
        “世界上有许多我们感觉奇怪的事情,古德里安。”昂热校长端着茶杯站了起来,用手按着古德里安的肩膀:“我们学院里奇怪的东西太多了,相比起来,一个性格古怪的学生又算得了什么?我们每年都会接收好几个这样的同学,你要安心古德里安,明天就是3e考试,很少有学生能够在这个考试中隐藏什么。”
    
        昂热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只要诺玛不开后门。”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