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综合格斗之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六十九章 力挽狂澜(下)

  

  见到徐梁要出赛,赵远扬忽然站了起来:“走,我陪你去。”

  徐梁笑道:“谢谢总教练。”

  “当!”

  争霸第三战!

  徐梁经验丰富,算是西北的一员老将,可到了威名赫赫的陈若飞跟前,他还稍微差了点儿档次。

  在全国范围内,各个级别的拔尖人物几乎都互相认识,对彼此的情况也了如指掌,老徐明显没在一线的行列里。陈若飞心态很好,并不因为对手名气弱就骄傲自满,他保持着安全距离,启用控制型腿法进行前期试探。

  陈若飞很小心,徐梁却很大胆,不玩命的话,怎么打都是死!

  徐师兄无视骚扰,蹿过去便狂舞铁拳,一二直拳、左右大摆猛砸陈若飞。苍穹神剑明显有些发懵,他越发小心,一边绕着圈子,一边伺机打出迎击拳。

  徐梁趁他立足未稳,贴过去下潜抱住陈若飞的两条大腿,将对手重心打破,一顶、一抱扛在肩膀,随即往后就扔。抱腿过肩摔!

  “噗通!”

  屁股先着地,陈若飞摔得很难看,他皱皱眉头,从地上不疾不徐地爬起身子。

  “漂亮!”

  “啪啪啪……”

  何止现场的观众啊,连所有的兄弟都跟着大力鼓掌叫好。

  首先失分,陈若飞却并没有露出任何懊恼之色,他行动一如往常,照旧慢慢地发招试探对手。泰山临崩不形于色,这就是所谓的高手风范了。

  徐梁仍旧往前压迫,拼得特别生猛,但他的空间感受越来越别扭,总觉得“差了小半步”,拳头也失去了准星,命中率越来越低……看似风风火火占据着场上的绝对主动,可其中的别扭只有他自己知道。

  技术和反应的差距渐渐凸显,一分半钟左右,徐梁猝然吃到一记冷脆的直拳迎击,被打得头晕目眩、两腿颤颤,陈若飞又抓住机会,命中了一个胸部的高位正蹬,把老徐踹得喘不过气来。

  从此刻起,局势瞬间翻转,陈若飞吹响反攻号角,亮出了锋利的獠牙!

  剩下的时间里,从首回合持续到第三回合的最后一刻,徐梁都在承受暴打。他被摔倒过、被踢翻过、被直接击倒过,浑身伤痕累累,但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他一次次倔强地爬了起来,拧着脖子一次次冲向对手,即便已经脚底发软,即便已经虚脱无力……

  场面异常悲壮,令人动容!

  什么是真正的汉子?真正的男人?平常看似性格油滑的徐梁师兄,给大家做出了最完美的表率!还没上场的庄思文和王晋对视一眼,都发现了彼此目中的不忍和敬佩。

  陈若飞的优势胜利,瞬间将比分改写为二比一!也就是说,舜阳队已经被逼到悬崖边上,第四局必须获胜才能得到争冠的机会,再也输不起了。

  这种时候大家反而没再说啥加油使劲儿的话,生怕会给庄思文造成心理压力,小庄同学冲着师兄弟们点点脑袋,披上旗帜就往外走。

  “当!”

  第四战打响。

  小庄的对手名叫戈庭君,二十五岁,以前是从八十五公斤级升上来的,虽说身体条件略逊一筹,但人家的战绩表听着可厉害多了,获胜的场次完胜庄思文一倍有余。

  比赛开始后,能够看出戈庭君针对左式技术专门训练过,环绕的步伐完全是反着来的,迎击拳也足够精准凌厉,专往小庄的右侧进攻。这些现象也从侧面反映出来,白楼队的黄总教练何等老谋深算、心思缜密!

  可是练过归练过,拳手长期形成的攻防习惯哪有那么容易更改啊。戈庭君起初还能周旋一二,但随着比赛进程渐渐深入,节奏越来越快,他被小庄诡异的出击角度晃得张口结舌,接连吃到毒辣的左手重炮,防线因此全盘崩溃,只得步步退守。

  “顶住,顶住啊!”

  任凭老黄怎么咆哮,弟子也无法从巨网中挣脱了。两分三十秒左右,庄思文把对手逼到边绳上,用一串漂亮的组合拳将他砸昏在地,ko胜出!

  二比二打平!

  此时此地,休息室中不管是胜利的还是失败的兄弟,所有人都聚集过来,把殷切滚烫的目光都投注在王晋身上。没人说话,只剩无言的鼓舞。

  近些年来,国家队成员全部由各省省队最牛逼的拳手选拔构成,代表了散打这一项目最高超的技术、最卓越的水平,虽然名声不如某些体制外的拳手响亮,但实力可是实打实的深不可测!王晋一个纯粹新人,他碰上“无名”杀手田军,基本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甚至可以说是必败无疑。

  既如此,打便打吧,结果已然没那么重要,大家也不敢指望小伙爆冷胜出。

  王晋缓缓站起,在掌心互相按揉着拳套前端——这样可以令拳锋更加贴合,发挥出更加沉实的力道!他非常从容,比下地摘菜还淡定呢。

  贺嘉嘉咬着嘴唇,伸手一招摄像师:“我们准备走?”

  王晋点道:“嗯。”

  赵远扬总教练也没有任何表示,亲自抖开金鹰战旗为表侄助威开道!

  “啊……”

  “啪啪啪……”

  近两千名观众的欢呼和掌声非常惊人,可谓震耳欲聋!如果说最初来看比赛是出于公司的任务,那么经过这四场刺刀见红的激烈拼杀之后,他们现在的热情已完全发自肺腑,毫无半分虚假。

  年轻的脸上尽是狂放,王晋大步走进拳台,眼底刀光闪烁,胸中杀机翻腾!因为年纪小,渴望被关注,所以平常总喜欢表现自己,但在今天,他却没了那种兴趣。

  最后亮相的田军被团队成员们簇拥着上场,他本人显得格外冷静,可旁边的伙伴们却异常兴奋,大呼小叫的,似乎冠军已是他们的囊中之物,竟然开始提前庆祝了。

  田军弯腰钻进边绳,随意一瞥对手,嚯,小伙的眼睛挺狠啊!田军见过无数大场面,哪里会被吓倒,他扭扭脖子趁空闲抓紧热身,直接把某同学忽视掉。

  “蓝方拳手王晋,十八岁,身高一米九三,臂展两米零三,体重一百零六点三公斤,职业战绩九胜零负九次击倒胜利,来自舜阳金鹰拳馆;”

  “红方拳手田军,二十六岁,身高一米九二,臂展一米九二,体重一百零八公斤,职业战绩十三胜一负,八次击倒胜出,来自白楼六合搏击俱乐部……”

  在等待主持人介绍数据的空当里,赵远扬忽然凑过来低声道:“永远要记得保护好自己的下巴!”

  王晋道:“我明白。”

  “当!”

  第一回合。

  面对着现阶段碰到过最强大的高手,王晋毫无半点迟疑,上去就凶狠生扑!经历过一系列的赛事,干翻了所有对手,他的信心已经达到顶点,又岂惧何人哉?

  田军目中掠过一丝奇色,起腿便攻出直线正蹬。

  散打拳手嘛,有几个不会摔法的?正蹬速度快、行程短,是控制距离的无双神器,而且很难被造成接腿摔。

  早期的散打比赛里基本没有正蹬的影子,后期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大家总算意识到了它的妙用,因此被广泛学习和传播。虽说都属于控制腿法,但中泰两种蹬法还是有区别的:中式拿整个脚掌或脚后跟攻击,泰式则仅仅是脚掌前端发力,其它的起膝高度、攻击落点、身躯倾斜角度等等方面也略有不同,流派行家一眼就能看出来。

  王晋反应飞快,依样踹出一记正蹬!

  两下比较,长腿小王的协调性更好,速度明显更快,攻击行程也当然更远些。

  无论是哪类搏击流派吧,拳台上通常可以分为三种拳手,一种纯靠技术,力量稍差;另外一种略显粗糙,全靠身体素质吃饭,第三种又有技术又有劲道,比前面两种都罕见。这个时期的王晋同学还处在第二种,技术或许不够成熟,但力量和反应却没得说,异常优秀。

  “啪!”

  王晋的大脚后发先至,竟然抢先命中目标小腹,把田军踹得踉跄后退了一步!右脚刚落地,他就灵活地蹬动台面迅速进步,再把自己的左刺拳往对手的脸上扔去!

  田军下盘很稳,他立即拿住重心,往右侧闪开,接着起脚扫向王晋的前腿外侧。正蹬腿法通常都不重,田军方才并没有感受到如何厉害的力量,但是对手的速度倒有点儿出乎他的意料。

  对于抢分的小鞭腿,王晋压根不闻不问,任由田军“啪”的一声得手,自己则左刺拳接右直拳呼啸出击,流星锤似的砸向敌人脑门。

  十一厘米的臂展差距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田军刚刚收脚恢复正常站架,无法立刻移动,因此就被“固定”住了,他左右晃动脑袋,稳稳将拳头避开。

  王晋打蛇随棍上,飞起一记大力扫腿,狠狠地砍中田军的大腿外侧!

  “啪!”

  呃……

  田军腿部剧痛,脸色瞬间大变。

  怎么可能?哥们难道遇上怪兽了?

  何等沉重的打击啊,这立刻唤醒了他久违的记忆!田军记得非常清楚,距离上一次吃到这种力道的扫踢,已经过去了九个多月的时间,在那一场比赛里,他不幸输给了一位美国泰拳系的高手……

  王晋杀气腾腾,疾速将空间压缩,短刺拳开道、右平勾跟上,左摆拳打脸、右勾拳击肋、左右勾拳击肋,一口气射出六记快拳,气势如虹!

  噼里啪啦!

  田军曲臂防守,用胳膊挡住了大部分攻击,但还是被一记刁钻的勾拳打中肋部,疼得身子一晃便张臂抱住了王晋!好吧,小伙的击肋拳打到身上都跟那个老外似的犀利可怕,难以忍受!此时此刻,一团乌云已经笼罩了他的天空……

  “噢!”

  “啊!”

  “怎么回事儿?”

  黄总教练、陈若飞等人都候在旁边准备迎接胜利呢,可眼前发生的诡异情况完全超出了认知,他们个个都被惊得张口结舌、眼神呆滞!

  新拳手暴打老师傅,这特么上哪儿说理去?

  对付欺近怀中的田某,王晋倒是感觉十分“惊喜”:人家贴得特别近,而且还拼命伸手去抢他的腋下,不让自己顺畅发力进行二次击打,因为手臂支在外头,无法拿到合适的把位借力,这等于连摔法都被限制了。

  好厉害,果然经验丰富。

  王晋哪能让他如意,小伙索性伸脚勾住田军的脚跟,身躯就势往前一压!

  “砰!”

  “呃……”

  一个在上、一个在下,被两百多斤的重量生生扑翻摔倒,那滋味绝不好受。

  “这小子,啥招都能想起来!”

  观战的赵远扬莫名畅快,忽然对看似渺茫的胜利充满了期待。

  等裁判干预之后,两位拳手很快回归到正常抱架。

  田军如临大敌,立即启用灵活的环绕垫步,左左右右、虚虚实实,令人眼花缭乱。他的腰肢俯低,下巴紧紧贴住胸膛,架子更加严密紧实,应战态度明显翻转了一百八十度。

  因为忌惮王晋的力量,田军索性采取移动游击战,决定不予近身纠缠,要给小年轻上一堂生动的步伐课程。王某则迈开大长腿迎头追赶,无所畏惧。

  俩人一旦动起来,行家就明显看出差距了:田军对节奏、空间、小范围的腾挪掌控略胜一筹,王晋虽快,但是稍嫌生涩,技术还有进步空间。话虽如此,但新人一路撵着老将跑,这到底算啥子情况嘛?

  黄总教练很焦急,深深皱眉道:“田军究竟在溜什么?还没恢复过来?上去跟他干啊!”

  陈若飞也疑惑道:“或许……是在消耗对方的体能,准备后半程发力?”

  黄总教练哼道:“这小子比兔子蹦跶都快,能消耗什么?对攻才是王道!”

  游走到两分零十秒左右,田军终于抓住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他进步精妙一转,交错间轻巧地绕到王晋侧位,左手勾拳猝然抡出,稳稳地砸在对手的面颊上!

  “砰!”

  王晋脑袋剧震,脚底立即顿住了!

  田军自以为已经成功杀伤对手,大喜过望,蹿过去便发动组合拳狂攻!

  粗壮的脖颈很好地消化了冲击力,王晋可没那么脆弱啊,他曲起手臂全力防守,从缝隙中偷偷观察着田军的行动,就像一条蛰伏的剧毒眼镜蛇,静待雷霆一击……

  “耶!”

  “漂亮!”

  “打得好!”

  “那小子完啦!”

  老黄的团队又蹦又跳,人人兴高采烈,在他们看来,王晋现在属于待宰羔羊,擎等着任意切割了。

  “呃!”

  平日“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的赵远扬瞬间变色,腾地站直了身躯!

  看到暴雨般的拳头不断往小王身上砸落,所有兄弟、助理、包括《天下拳事》贺嘉嘉、以及熟悉的摄像师,大家的眼里都统统写满了恐惧!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

  “啊……”

  近两千名观众纵情惊呼,鼓掌呐喊!现场气氛已被“无名杀手”田军推向了高潮!左勾、上勾、大摆、击肋,田军攻势如珠,疯狂打出了三串组合拳,揍得王晋接连震颤,噼啪有声!

  两分十五秒,欢呼声到达顶点,田军后抽右臂,准备给王晋的脑门上再补一记强力右摆拳!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看见了“半张脸”,以及一只可怕的眼睛!

  狰狞的面孔,野兽般的眼神!

  王晋护脸的手臂未动,身子猛然往右倾斜,虎腰一扭,坐地炮似的抽出了一记销魂左勾拳!

  “砰!”

  迎击!

  所有的攻势、所有的声音、所有的一切,都被王晋一刀切断!

  在田军面容痴呆,摇摇欲坠的时候,王晋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往自己怀里一带,双臂环腰,往后就倒,用尽全力凶狠抛掷!

  抱躯过桥摔!

  “砰……”

  田军像个破布娃娃被抡到台上,砸得身躯抽搐乱弹!他双目紧闭,根本就没有任何意识了!事实上,被左勾拳击中的那刻开始,他便已经陷入了昏迷。

  这残忍而又壮观的一幕,留在所有目击者的记忆里,也永远被镜头定格,出现在日后无敌冠军王晋的各种纪录片和击倒集锦里……

  兔起鹘落,瞬间已成永远!

  王某快速爬起,根本不去观察对手!

  他把光芒大炽的眼睛投注于六合俱乐部阵营,看到了一张张惨白的脸孔!战胜曹建功的刘洋、战胜徐梁的陈若飞、包括领队的黄总教练……

  王晋迈步走去,竟然当面张狂地踏上了他们所在角落的边绳,曲起手臂,仰天狂啸!

  “啊……”

  ps:这章勉强算二合一吧,感谢各位兄弟的推荐票,咱们明天见。再次感谢!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