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三百六十九章三重落幕第十二幕:漫长的救赎一(1)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直到5月12日的傍晚,元木槿才有气无力地回到市立医院的大厅里面,刚才支付出租车费的时候,元木槿发现自己皮夹里就剩下了十块钱,连一半车费都不够,尴尬之余,元木槿只能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连同一毛钱的硬币在内总算凑出了26元多一点的车费付给司机。

    出租汽车司机那鄙夷的眼神,元木槿想自己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了。一个人浑浑噩噩走到长椅边上,此时医院里看病的人还非常多,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落魄的中年女人。

    元木槿找了两堵墙之间的一个角落,像瘫软一样坐在了椅子上面,手中的名牌包包此刻歪斜打开着放在她的膝盖上,看上去还不如菜市场卖菜阿婆用的小布包。

    离开医院三天两夜的时间,对于元木槿来说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长久,丈夫贩毒的数量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是主犯,现在元木槿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不让丈夫判处死刑,要不然她这个家就完了。

    蒋兴龙父母来的当天晚上,为了梁泳心的问题,元木槿与他们起了一点小冲突,其实也不算是冲突,因为根本没有吵架,只是元木槿有些着急,希望他们可以尽快接纳自己的宝贝徒弟,毕竟梁泳心为了和蒋兴龙的感情,已经付出太多了。

    这几天医院里到底怎么样了,元木槿根本就没有时间了解,丈夫的事情她咨询了好多认识的律师,都表示不太乐观,要她做好心理准备,而且,时装店也经营不下去了,元木槿准备变卖店铺和品牌来填补上需要充公的毒资,另外真的到法庭上面,还需要一大笔的律师费用,这些都要元木槿一个人想办法。

    说不怨恨,那是不可能的,好好的一个家,就因为丈夫一时的贪婪毁于一旦,元木槿想着当初他炒股亏钱的时候为什么不和自己商量,非要等到现在犯了重罪才知道后悔,男人的面子真的那么重要吗?

    反正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出了,除去自己以外,还有谁可以救边本颐呢?所以自己必须坚强起来。

    低头看着一天下来空空如也的小皮包,元木槿无奈地把它弃置到一边的椅子上面,现在她也不在意小偷,这种东西偷了更好,省得看着伤心。

    元木槿并不怕花钱,只是一时伤心,有点接受不了从山顶一下子坠落到山谷的滋味。丈夫最好的结果就是无期徒刑,接下来,她要面对漫长的等待和煎熬,元木槿真的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熬过后半生。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元木槿勉强让大脑清醒一点,开始思考之后的事情:家里还有两栋别墅可以变卖,再加上公司那边转手得到的钱,应该不成问题了,自己可以去住父母留下的小区楼层房屋,然后,在丈夫服刑期间再想办法出去工作,给两个人筹点今后的养老钱。

    没有公司倒并不怎么心疼,最最令元木槿心疼的是自己十几年来创立下来的时装品牌就要归属于他人,这些个品牌就像是元木槿的孩子,她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难受的心情。

    不过,现在这些都抵不过对边本颐的担心,要免于死刑,必须证明边本颐当初接触毒品是被洪可引诱欺骗的,而他一直以来所做的都是洪可在幕后操纵。

    看似很简单的问题,其实根本就拿不到什么证据,因为当事人几乎都死在了罗雀屋里面。唯一活下来的程楚也与贩毒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是一个杀人帮凶而已,证明不了什么,山脚下的那些农民只见过边本颐这一个所谓的‘大老板’,越是采纳他们的证词,就越是会坐实边本颐这个主犯的罪行。元木槿想到这些简直心急如焚,自己一个女人家到底能做什么?

    第一次,元木槿感觉到了自身力量的薄弱,以前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从没有认输过,现在,突然之间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元木槿努力提起精神向梁泳心所在的病房楼走去。

    离开的时候,听医生说,梁泳心的第一次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所以元木槿还是比较放心的,既然泳心可以熬过第一次手术,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应该会一次比一次好。

    上去第一件事就要好好问问泳心的恢复情况怎么样,还有蒋兴龙是不是还在病房区里面,他的父母态度有没有改变,有没有接纳泳心。一大堆事情和问题摆在元木槿面前,她摇摇晃晃地走向医院的电梯,仿佛下一刻就会撑不住摔倒。

    就在这时,电梯门居然自己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一看见元木槿,那个男人立刻朝她走了过来。

    “大姐,你终于回来了。大叔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元木槿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定了定神,才发现站在眼前的是罗意凡。

    “你……意凡,泳心的情况怎么样了?”罗意凡的出现让元木槿立刻想起了梁泳心,所以没有回答问题就先反问了过去。

    “大姐,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情,目前有些结果还没有出来,我现在要去警局办一点事情,要不我们到门口找个地方坐下说,顺便看看我能不能给大叔的事情帮上点忙。”

    “呃……那好吧。”

    两个人说完,罗意凡单手扶上元木槿的胳膊,和她一起重新朝医院门口走去,那里有很多装饰典雅的小咖啡厅或者茶馆。

    半路上,罗意凡问元木槿:“大姐,你什么都没有带吗?”

    这句话让元木槿一愣,随即朝自己手中看去,原来小皮包被她遗忘在刚才的长椅上了。

    想要和罗意凡说自己把包忘了,元木槿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反正皮夹子里也没有什么东西,算了吧,于是她敷衍说:“忘在家里了,我今天出门就到拘留的地方去看了看老公,所以也不需要带什么重要的东西。”

    “大叔的案子请好律师了吗?”

    “还没有,律师都不愿意接手,因为老公这件案子实在是很难翻身,呼——我这几天也是想尽了办法,算了,我们到外面再说吧。”

    “好,大姐你自己身体也要当心,毕竟将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大叔的案子,我们大家都会出力的。”罗意凡一边说着安慰的话,一边和元木槿两个人走出熙熙攘攘的挂号大厅。

    等到两个人在附近小店里面坐定,咖啡摆到桌面上之后,罗意凡才再次说起梁泳心的状况。

    “大姐,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前天晚上,gamble的父母已经同意接纳泳心了,而且愿意与他建立收养关系。这两天以来,他们也非常关心泳心的状况,今天下午的时候,gamble的母亲特意拿了很多东西到医院里来,还说等泳心一出院,他们就会亲自来接他回家。”

    “这就好,泳心的身体呢?现在怎么样了,手术之后恢复得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的?”

    “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我也不想对大姐你隐瞒,如果没有程楚,泳心有可能昨天晚上就没命了。”

    “你说什么?!”元木槿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他瞪大眼睛看着罗意凡,脸上布满了震惊:“泳心不是第一次手术进行的非常顺利吗?怎么又会……”

    罗意凡赶紧安抚元木槿重新坐下,然后说:“大姐你不要激动,具体的事情我慢慢讲给你听——”

    于是,罗意凡把过去两天里发生的事情按部就班讲给元木槿听,十几分钟之后,元木槿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她无力地靠坐在柔软的沙发椅上面,对罗意凡说:“那么,是一命换一命才保住了泳心的性命喽,程楚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那个不负责任,只知道酗酒的老头就那么死了,真是便宜了他,要我说,就该把他千刀万剐,害了那么多小孩,居然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泳心那边医生也尽力了,我们只能等待结果,希望一切平安吧。不过,就算活下来,泳心一辈子都需要人寸步不离地照顾他是板上钉钉的事情,gamble的父母年纪也很大了,gamble又要服刑,所以到时候,也只能大姐你多帮忙了。”

    “我会的,泳心就像我自己的弟弟一样,无论如何,都会好好关照的。”

    “对了,大姐,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罗意凡突然改变了语气,对元木槿说。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