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三百九十七章三重落幕之最后的落幕十四

门把手上的陷阱似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真的是一个陷阱吗?恽夜遥思考着,莫海右也是同样。
    
    把白色房间床上拉下来的被褥垫到谢云蒙身体底下之后,两个人暂时不去管他,聚在红色房间门口研究这个问题。
    
    莫海右还是认为不太可能是洪晖健之前有人去设置陷阱,他有些坚持己见。恽夜遥在一边沉默着,眼眸不停地在门把手里里外外查看。
    
    一会儿之后,恽夜遥问了一个问题:“小左,这里面怎么没有针呢?”
    
    “你指什么?”莫海右愣了一下,不过他随即就明白过来恽夜遥的意思,回答说:“不是没有而是同别针一样向内弯曲,针尖与门把手是横向平行的。我刚才仔细看过了,谢警官因为脸朝着地上的血迹,所以手不是正面平握住门把手,而是侧着扶在上面,手指才会被针尖扎到。”
    
    “啊!我明白了!小蒙,根本就没有人设置陷阱,这只是一个宝藏线索而已,却无意之中被洪晖健误打误撞变成了‘陷阱’,我估计连洪晖健自己也不知道。”
    
    “怎么说?”
    
    “小左你想想看,洪晖健当时进门是正面朝向房间里侧,所以手就像你说的那样是平握住门把手的,这个针尖又朝向侧边还稍稍往把手方向弯曲,所以当然不可能扎到他。但是洪晖健为了迷晕罗意凡,在手心里藏了吸满毒品和迷药混合液的物品,当他握住门把手的时候,自然而然手心里的东西沾到了门把手里侧。“
    
    “新型致幻毒品非常不容易挥发,而且短时间就能在人体内发生作用。小蒙其实当时不是想看血迹,而是想要扶着门把手进入房间,可是手被扎到之后他愣了一下,毒品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让他产生了幻觉。就好像当初的罗意凡,从红色房间里跑出来之后,也是在极短的时间里整个人就完全沉浸在了幻觉之中。”
    
    “但小蒙和罗意凡有一点本质上的不同,那就是小蒙完全没有接触到过毒品,所以很快就晕倒了,而罗意凡虽然已经戒毒,但身体对毒品依然有着一些适应性和依赖性,而且毒品并没有直接进入他的血液,所以他没有晕倒只是产生幻觉。”
    
    “对。”
    
    “小蒙的事情搞清楚了,那我们言归正传,小左,你看这个门把手的形状像什么?一般门把手都有一个弯曲的弧度,方便使用者抓握,可是这个门把手却像一件艺术品一样,有各种棱角,表面雕刻花纹也似乎过多了。再加上里侧弯曲的针。这件东西小左你平时可没有少用。”恽夜遥说。
    
    “是领带夹,而且是红色领带夹!”
    
    “小左你说说看?”恽夜遥立刻问。
    
    “门把手代表领带夹前面的装饰面,后面的针可以代表夹子后面那部分,也可以代表别针。”
    
    “可是小左,为什么不是女士的胸针呢?”恽夜遥又问。
    
    莫海右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带着他走到红色房间对面的凹形衣帽间里面,衣帽间所有的隔间都用暗红色绒布掩盖着,莫海右随手掀开一个隔间,里面挂着几套西装和一些领带,这些西装看上去式样都很老旧。
    
    “我问过蒋兴龙,他们自从买下罗雀屋之后,每一次来小住都是临时带换洗衣服,根本不会用到这么大的衣帽间,这些衣服都是前主人留下的,而且衣帽间里挂的满满的全都是西服。本来蒋兴龙准备都扔掉,但是梁泳心不同意,他觉得可以适当保留一些前主人留下的痕迹,所以挑出比较完好的西装洗干净留在了这里。”
    
    莫海右逐个掀开隔间外面的红色绒布,有些隔间已经空了,而有些隔间还保留着衣服和领带。他继续说:“这也可以说明,这栋罗雀屋从建造到发生杀人事件之前,完全没有女人居住过。”
    
    “确实如此,这里找不到一件女士用品,比如化妆品、裙子、香水等等东西,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所以完全可以肯定门把手代表的不是胸针,只能是领带夹。可是小左,大部分西服和领带都被扔掉了,也许有线索的那个领带夹也不在了,那接下去我们要怎么办?”
    
    恽夜遥非常担心,莫海右转头看向他,眼神似乎在说;‘我不相信你连这一点也想不明白。’
    
    稍微思考一下,恽夜遥马上反应出莫海右看着他的意思,说:“我知道了,随着时间推移,隐藏宝藏的人一定会想到这些西服和领带会被扔掉,所以他只做了一个领带夹,肯定是一个颇为值钱,非常吸引人的领带夹。梁泳心既然保留了一部分衣物,也就不可能把唯一的领带夹给扔掉,蒋兴龙有没有对警方说起这个领带夹?”
    
    莫海右合上最后一块红色绒布,走出衣帽间,说:“没有,他根本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东西。”
    
    恽夜遥听到这句话之后,奇怪地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跟着莫海右一起回到红白两个房间之间,看着地上的血迹恽夜遥说:“小左你刚才分析领带夹是红色的,我想有几点原因,第一就是如果发现门把手秘密的人被领带夹划伤手,看到手上的血,再对比房间墙壁上的颜色,普通人的脑子里一定会充满了红色这个词语。”
    
    “还有,白色房间与之关联的也就是门把手,之所以书房和白色房间都把线索放在门上,就是为了引伸出这里的线索。看来这个宝藏隐藏者除了没文化之外,倒真的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对此,莫海右是赞同的,他说:“确实,这个人隐藏了这么久,他应该既不是掌权者,也不是金钱的实际拥有者,却成为了这栋罗雀屋的主人,几乎让他身边所有的人都变成了他的替罪羊。”
    
    “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这并不困难,因为他身边的人全都是罪犯,根本没有一个人是清白的,所以才会被他利用。你看,就拿现在的杀人事件来对比,现在进入罗雀屋的人有好有坏,洪晖健要操控起来就非常困难了。而且现在警方的刑侦技术也不是过去可以比的了,因此我认为,他只是特定环境中的一个冒险家而已,遇到不一样的环境他不一定会比洪晖健强多少。”
    
    “好了,不谈凶手和藏宝者了,小遥,今天破解完最后的谜题,这栋罗雀屋就会被正式封禁起来,我们的罗雀屋杀人事件也该落幕了,我来之前向上级申请过,你可以随意带走这栋屋子里任何一样东西作为纪念,我知道你很喜欢这里的风景,那是你内心一直追寻的东西吧。”莫海右转移了话题,对恽夜遥说。
    
    恽夜遥低下头,踌躇了几秒钟,还是说;“不用了,这里的风景就算是我追寻梦想的其中一个脚印吧,以后我相信自己还会看到更多的风景,我们都是悬浮在地狱和天堂之间的生命,对于那平衡点和时光缝隙中的颜色,已经看得够多了,而我也许会更偏向于地狱那边,你呢,小左?”
    
    “我并不偏向任何一边……”莫海右讲到一半,在原地站立了很久,久到恽夜遥以为他不会再说下去,转身去查看谢云蒙状况的时候,背后传来了莫海右的后半句话,很轻但很坚定:“不过,在你留下脚印的地方,我也会愿意留下脚印。”
    
    恽夜遥的动作停留在了虚空之中,一瞬间,好像所有的向往,往日的思念都在眼前掠过,他闭上眼眸,把那心中的水份暂时隐藏起来,然后捧起谢云蒙的头颅说:“小左,我们向把小蒙搬到床上去吧,等一下他的腰又该痛了。”
    
    “……好。”莫海右立刻回答,好像刚才的话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一样。
    
    宅男福利,你懂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lu123!!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