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平天策

第一百五十三章 飞剑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看电影点这里
    林意呼吸骤顿,紧张到了极点。

    这名游击军将领的真正武器,竟然是飞剑!

    承天境的修行者能够动用飞剑并不是意外,但让他有些想不通的是,既然对方能够御使飞剑,那为什么在此之前一直隐匿不发?

    没有任何时间留给他去思索这些细节,当罗烈侑袖中的这道灰影飞出袖口之时,便开始恐怖的加速。

    他也没有任何的迟疑,他的后背就在这一刹那脱离了身后坚硬的大石,他闪到了元燕的身前。

    这是他本能的直觉反应。

    在他的潜意识里,他身穿着天辟宝衣,那么面对修行者的飞剑,他所需要防御的只有自己的头部和双脚。

    他自然可以作为元燕的盾牌。

    他的身体的确比元燕的身体宽厚得多,所以在这一刹那,元燕直感到有一堵墙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飞剑这种东西自然也会让她感到由心的惊恐。

    在这种时候,林意的这个动作虽然让她觉得很愚蠢,因为对于她而言,林意这样做反而遮住了她的视线,甚至影响她的出手,但是至少让她有一丝莫名的温暖。

    在现在的北魏,可以为她而战死的修行者很多,然而那是因为她已经是北魏长公主。

    若是她和北魏皇宫没有任何的关系,她只是个寻常的牧羊女,或者只是北魏一个寻常修行地的学生,那结果会有很大不同。

    至少在她被接引进宫之前,除了她的母亲之外,没有一个人会愿意这样挡在她的身前,哪怕面对的是一柄飞剑。

    “我不会杀你,我会让你活着。”

    她在心中对着前方的林意说了这一句。

    这一句她在心中说的很真诚,但对于她现在的身份而言,她在心中想着的,也的确是当她成功脱险之后,不杀林意而已。

    林意的呼吸停顿着,然而他的心脏却前所未有的剧烈跳动起来,压榨出惊人数量的鲜血,疯狂的涌入他身体的血脉之中。

    从罗烈侑袖间飞出的这道灰色飞剑一刹那便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但是他的感知却依旧捕捉到了这道淡淡的剑影。

    几乎就在他闪到元燕身前的同时,在元燕心中的暖意刚刚升起的刹那,他双手握着的剑已经连续斩出!

    那道灰色的飞剑在空中划了道圆融的弧线,接着落向林意的左耳侧,这种飞剑的剑路完全有别于任何普通的剑技,对于林意而言完全没有任何防御的经验。

    他斩出的第一剑擦中了这柄飞剑的尾端,没有对这柄飞剑能够造成任何的威胁,但他手中的另外一柄剑,却及时的斩中了这柄飞剑的剑身。

    当的一声闷震。

    这柄飞剑斜斜的跌落,但眼看就要坠落在枯叶和乱石间的刹那,却是如同毒蛇抬头一般突然抬起了剑身,便在空中突兀的顿住,接着往上飘飞起来。

    林意死死的盯着这柄飞剑,他手中的剑身依旧在震荡着,那种力量的冲击感,完全和一名力量相当的对手硬撼没有多少差别。

    只是终于在他的视线里露出真容的这柄飞剑很轻薄,唯有一尺来长,而且没有剑柄,就像是一片灰色的冰片,表面的花纹也很惨淡,就像是漂浮在水上,已经开始**的菜叶。

    这柄飞剑的剑身此时很稳定,但有一层微透明的黄光,如涟漪一般在这柄飞剑上震荡着。

    这是来自对方的真元。

    林意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其中一些真元的流散和消亡,但是他也清晰的感知到,空气里似乎有阴暗的力量在蔓延,有一些真元在从对方的身体上流淌出来,通过某种玄妙的方式传递到剑身上,度给这柄飞剑新的力量。

    “你的感知果然很惊人。”

    这柄飞剑如同毒蛇抬起的头一样悬浮在空中,罗烈侑的目光也如同毒蛇一般阴冷,他看着林意,饶有兴致的,带着一丝难言的感慨轻声说道:“南方三圣不愧是南方三圣,他们的功法,果然和寻常所见的功法截然不同。”

    “只是肉身用剑的速度,如何能比得上飞剑随心所至的速度?”

    他摇了摇头,说道。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刹那,这柄飞剑再度变成了一道灰色的暗影,消失在林意的视线里。

    林意没有时间也来不及回话,他的感知死死的纠缠着那柄飞剑,这柄飞剑飞向了上方的高空,然后开始飘落下来,然而剑影飘忽,尚且不知道到底落向他头顶何处。

    此时回答罗烈侑的,却是元燕的声音和一道破空声。

    “他又不是一个人,还有我。”

    当元燕的声音响起之时,一道寒芒从林意的身侧飞出,落向罗烈侑的胸口。

    罗烈侑的眉头不自觉的跳了跳。

    他伸出手来。

    这道寒芒就像是被驯服的某种生灵一样,乖乖的落在他的掌心,只是当他掌心散发出耀眼的黄色光芒时,他依旧感觉到了微微的刺痛和强烈的震动。

    “如意境?”

    他有些意外。

    躺在他掌心的是一枚小小的棱形镖,这是巴东郡一带的许多低阶修行者都会带着的暗器。

    这暗器毫无问题的粗陋和低阶,只是这名看似不起眼的少女的修为,却让他十分意外。

    “小心些。”

    林意也有些意外,但却并不吃惊,在他看来,既然这眉山之中灵药众多,便是自己都给了她两块地仙翁,她的修为能够到如意境也只是和运气有关。此时他只是对着元燕交待了一句。

    空中的飞剑还没有落下,这和元燕的攻击和干扰有关,只是既然她显现出了这样的实力,那对方便很有可能选择第一时间杀死她。

    毕竟在罗烈侑这样的人看来,这名少女并无任何特殊价值。

    罗烈侑正是如此想。

    所以在下一个刹那,他的感知落在了这名少女的身上。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又有一道急剧的破空声响起,这声音甚至比飞剑的破空声还要刺耳。

    罗烈侑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他动步,身体朝着一侧急剧的飞掠出去。

    林意的眼睛亮了。

    这是一根飞针。

    虽然飞针这种东西直来直去,然而速度不亚于飞剑,威力也足够。

    有飞针牵制,便有机会。

    没有任何的迟疑,林意挥手,他放开手中握着的那柄短剑,直接将手上的一个手镯朝着那柄飞剑砸了出去。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