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座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625章 你是想我成全你,还是害你?

    冯妈妈的声音听不见了,晴女在被窝里又躲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将头探出被窝,然后她看见莫良缘站在床前,正低着头看她,晴女的身体僵硬住了。手机端 br>

    “不哭了?”莫良缘问。

    晴女瞪圆了眼睛看着莫良缘,这原本是个长相清秀的姑娘,不过现在的晴女已经看不出清秀的模样了,眼下青黑,脸的皮肤很干,嘴角有伤,唇面还裂着口子,这几乎是另一个人了。

    莫良缘在床沿坐下了,将被子往拉了拉,搭在了晴女的肩头。

    晴女将身子又蜷了起来,扑向莫良缘,要跟莫良缘拼命的心和勇力已经没有了,这会儿的晴女不知道害怕,也不知道自己要恨谁了。

    “叶纵还活着,”莫良缘小声道:“所以你爱的人应该也活着。”

    晴女抬眼看莫良缘。

    “若是他回来了,知道了你的事,你以为他会怎么做?”莫良缘问晴女。

    晴女嘴唇哆嗦了两下,这事儿是她从来都不敢想的,活着都难,她哪里敢想将来?

    “做事不能只顾眼前的,”莫良缘说。

    “小姐想说什么?”晴女终于开口说话了,“要杀要剐都随小姐的意吧。”

    莫良缘看着晴女,声音突然冷道:“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死?非要到了撞南墙了,你才想死?”

    晴女也看着莫良缘,本以麻木的人突然间又激动起来,她冲莫良缘叫道:“我是奴婢,他只是个侍卫,所以我们该死吗?我们为什么要死啊?!你说啊,为什么我们该死啊?!”

    他们为奴为婢,将命卖给主人,任劳任怨,卑微又低贱地活着,这样了,厄运还是要找让他们,老天爷还是不让他们活,他们只是想活着啊!

    “他们送来了他的右手,”晴女冲莫良缘哭喊:“我认得那是他的手!如果我不听话,他们会将他的人头送到我的面前,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谁能帮我?大将军是信我的话,还是信叶纵的话?我是无缘无故地被叶纵杀了,大将军也不会在意的吧?”

    “府里什么时候妄杀过无辜?”莫良缘问晴女。

    晴女一噎,但随即又冲莫良缘哭喊道:“那是叶纵啊!”

    那是叶纵啊,被大将军当儿子养大的人,义子的话,与一个婢女的话,莫大将军会信谁?一个带兵的将军,一个待在大将军府里,端茶倒水,洗衣叠被,连府外是何年月都不知道的婢女,莫大将军会信谁?

    莫良缘低声道:“那个假叶纵是这么跟你说的?因为我是叶纵?”

    晴女看着莫良缘,泪流满面。

    莫良缘说:“所以我们一家人是该死吗?”

    晴女手揪着身的棉被,嘴唇又哆嗦几下,才道:“你们总有办法活下来的,不是吗?”

    这是背叛的理由了,我要救我的爱人,只要下手害你们,我和我爱人可以活下去了,而你们,你们是等人,是老爷,少爷,小姐,你们总我们为奴为婢的有办法,你们自己可以想办法活下去的,不是吗?

    莫良缘默叹一口气,嘴角露了些笑容出来,跟晴女道:“怕你爱的那人不是这么想的。”

    “要,要不是跟着叶将军,他又怎会被蛮夷抓了去?!”晴女的情绪仍是激动。

    所以该死的只是叶纵。

    莫良缘只得又是一笑,这个道理她要怎样才能跟晴女说得明白?应该是说不清的。

    “你杀了我吧,”晴女说。

    “有句话,你说得没错,”莫良缘道:“我会想办法活下去,晴女,现在蛮夷那边还不知道我是怎么发现,府里的这个叶纵是假的的,你说我要让蛮夷知道,这是你告诉我的,蛮夷会怎么做?”

    晴女的面色惊惶起来,急声叫道:“不,你不能这么做!”

    “我为什么不能?”莫良缘说:“你要杀害我一家可以,我却不可以害你?”

    这问话,晴女无言以对。

    “蛮夷会杀了他,”莫良缘看着晴女小声道:“直接倒还好,怕只怕蛮夷想让他活着受罪,不想给他一个痛快,将他点个天灯什么的。”

    “不!”晴女再次尖叫起来,脸孔都扭曲了。

    冯妈妈守在屋门外,晴女的尖叫声让她听着害怕,但没有莫良缘的命令,她不能进屋去。

    “那女孩儿你看过了?”莫良缘突然将话题一转,问晴女道。

    晴女的脑子跟不,只扭曲着面孔看莫良缘。

    “到了最后,你什么也没做到,”莫良缘说:“人没救到,孩子也保住,所有的事都被你搞砸了,你还问我为什么,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你应该问你自己。”

    “我,我不知道,”晴女摇一下头。

    莫良缘没有给晴女一个答案,道:“如果你的那位知道自己喜欢的姑娘,背主叛国,忘恩负义,你说他会不会希望,他这辈子从没有见过你?”

    这话依旧诛心,晴女看着莫良缘的眼神已经可以用怨毒来形容了。

    “你杀不我的,”莫良缘说了一句。

    晴女看着莫良缘,看着看着,突然泄了气,她是杀不了莫良缘,她连骂莫良缘都骂不了几句。

    “不过,我也可以帮你,”莫良缘的话题又是毫无预兆地一转,跟晴女道:“如除了说你流产的事,其他的事我都可以不说,当那些事没有发生过。”

    晴女呆住了。

    “知道你这事儿的人不多,”莫良缘道:“我可以送你出府,可以将你的那位夫君救回来,我还可以让你改姓更名地出府去,白头到老这种,我不敢说,因为这要看老天爷的安排,不过让你们成亲,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晴女呆呆地看着莫良缘。

    “假的叶纵被我抓了,我迟早会杀了他,”莫良缘说:“府里昨日还抓了不少人,有些人你应该是认识的,”莫良缘直接报了几个人名给晴女,道:“他们也是帮着假叶纵办事的吧?这些爪牙、眼线都死了后,我再管住府里几个知情人的嘴,你做下的事不会再被人说起了。当然,蛮夷那边有人会说,可蛮夷的话谁会信呢?”

    其他的人,晴女不知道,但那个被叶纵带进府里的婢女,晴女是知道的,“你,”晴女结巴道:“你怎,怎会知道的?”

    “你是想我成全你,还是想我害你?”莫良缘没答晴女的问,而是问道。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