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

第851章 我会与王爷说,当断则断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在跟莫良缘商量怎么回睿王信的时候,云墨不着痕迹地看了孙方明一眼,考虑一下后,觉得这事他与莫良缘都不想敷衍睿王了事,那他与莫良缘说话,让孙方明听了也没什么。 www..com哪怕孙方明私下里会跟睿王通消息,那他们辽东的难处通过孙方明的嘴说出去,睿王也更相信不是吗?所以云墨没避讳孙方明,轻敲一下被他压在茶盘下的信,云墨问莫良缘:“这信你要怎么回?”

莫良缘直接道:“睿王爷的处境不好。”

“连李运将军都战死了,”云墨道:“睿王爷的处境不是不好,是极其凶险了,”顿了一下,云墨又道:“他倒是没有直接提我们辽东铁骑南下原的事。”

没有提,但李运的死讯,已经让辽东大将军府知道了,睿王如今处境的凶险了,睿王爷这是在向辽东大将军府求援了。

“现在大军还在关外,”云墨道:“哪怕复生很快会带兵凯旋,但恶战一场之后,大军也需要休整,不可能直接动身南下的。”

在种军事面的考量占大头的事,莫良缘从不多话,将身体微微向云墨这边前倾着,莫良缘认真听云墨说话。

云墨搭在茶案的手挨着睿王的亲笔信,又考虑了片刻,云墨冲莫良缘摇头道:“睿王爷还是得等。”

“我们总要给王爷一个时间的,”莫良缘低声道。

“我们的兵马需要休整,南下的路怎么走,走哪一条路,这都要考虑,”云墨将辽东铁骑若是要南下,会面临的问问,一一列了出来,“还有粮草,我们现在存了多少粮草?留下守关要用的粮草,我们的手里还剩下多少?还有人员的问题,留下谁守关城,谁随军南下,这也要等复生和阿邱他们回关之后,坐下来好好商量。”

孙方明在一旁听得暗自咂舌,这得准备到什么时候去?

“现在还不知道复生他们什么时候回关,”云墨说到这里,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跟莫良缘道:“辽东铁骑南下还需三月的时候,这还是最快的,若是其间发生意外,这时间还得延后。”

莫良缘说:“睿王爷能等吗?”

“我们去江南,这路了要花费近一月的时间,”云墨道:“睿王爷不能等他也要等,我们没有办法生了双翼飞过去。”

莫良缘的目光落在睿王的亲笔信,对云墨的话未置可否。

“路若是再遇哪路逐鹿的反王,”云墨说:“这时间还得延长,这南下的路,我们会损失多少兵马,这还都不好说。”

莫良缘点一下头,却仍是没有说话。

“睿王爷在信里说,如今秦王的兵马已经占了大半江南,”云墨说:“可秦王手里有多少兵马,睿王爷没有写,是他不知道吗?”

“秦王手的兵马有多少,王爷都不知道,这岂不是很糟糕?”莫良缘终于说话道。

云墨轻摇一下头,这情况若不是糟糕,李运又怎会战死?现在他们还只是知道李运战死了,乔午这些跟着李运下江南的兵将还不知道是生是死呢。

“去江南水战为主,”云墨又跟莫良缘道:“其实在我看来,我们是领兵南下了,我们这支以骑兵为主的兵马在江南,未必有本事杀了秦王,助睿王爷重整河山。”

“那,这要怎么办呢?”孙方明被云墨说得都绝望了,忍不住开口问道。

“睿王爷不能只指望着我们辽东军南下,”云墨道:“他是近渴,而我们是远水,远水是解不了近渴的。”

云墨的话不是推脱之词,他说的是实情,近水不解近渴,睿王爷现在还真不能指望辽东铁骑。

“孙大人,”云墨扭头看孙方明,“您的意思呢?”

孙方明这会儿觉得绝望,大半江南被秦王占了,那睿王爷还能坚持几时?“我,”孙方明站起身,脸色难看地道:“下官去看看大将军。”

说完话,也不问莫良缘的意见,孙方明迈步往正厅外走了,脚步虚浮,如同脚下踩着棉花一般。孙太医正在正厅里坐着透不过气来,他要出来透一口气,如今孙太医正唯一庆幸的是,他的一家老小去了老家池州,那里暂时还未燃战火,还一块太平的地方。

“不要与王爷说日子了,”孙方明游魂一般地走了后,云墨小声跟莫良缘道:“这南下的日子我们现在定不下来,那干脆不要给王爷这个希望,反而会好一些。”

莫良缘身体往椅背一靠,过了半晌才跟云墨道:“好,我不写日子。云墨哥,你说傅太妃若觉得睿王爷大势已去,李祈才是那个为王的胜者,傅氏会怎么做?”

云墨稍想一下莫良缘的话,猛地是一惊,道:“傅氏会投到秦王那边去?”

“不光是傅氏,”莫良缘道:“还有护国公那些朝重臣们,他们又会怎么做?”

云墨若不是腿有伤,这会儿他坐不住了。

正厅里一时间没了声响,只烧在小铜壶里的水在咕嘟嘟地响着。

“秦王会杀了圣,”云墨想了半天之后,看着莫良缘道:“傅氏再怎么,她不会送自己的儿了去死吧?再说她如何保证秦王会放过她这个太妃?”

“傅氏要活命,”莫良缘说:“而秦王是个小人。”

想要活命的人,目光短浅,只图眼前的生路,而小人,那是什么样的承诺都会给出的,反正是无心的,答应多少不是答应?

“至于护国公,”莫良缘小声道:“玩弄了一辈子权术的手,他能知道什么忠义,又能有多少气节呢?”

云墨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说了句:“这要如何是好?”

莫良缘冲门处吩咐一下拿笔墨纸砚进来,一边跟云墨道:“我写信给王爷吧,提醒他小心。”

“他要如何小心?”云墨道:“傅氏和护国公若是真心要叛他,护国公他还能有办法,可他能拿傅氏这个太妃怎样?傅氏是圣的生母啊。”

其实连李祉这个皇帝,如今也未必与睿王是一条心,莫良缘看着云墨,将说话声压得极低地道:“我会与王爷说,当断则断。”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