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跑出我人生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一百七十七章 百米决赛

    检录区休息室内。
    
        苏祖穿好了长裤外套后,脸上盖着一条毛巾,靠在沙发上休息。
    
        耳边似乎能够听到有人低低的说话,也不知是什么语言,叽里咕噜的,更远处,奥林匹克体育场内犹如开水似的沸腾喧闹声,一阵接着一阵。
    
        两个小时的时间不算短,对于顶尖的百米运动员准备决赛来说,却是怎么都不算长。当然,比起后世曾经16年的里约奥运,半决赛和决赛间隔的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雅典的这次已经算是好得多了。
    
        这一趟对于身体的能量消耗,状态消耗还是非常大的。
    
        最后毫无保留的决赛,每一个运动员都需要保持最巅峰的状态,苏祖在半决赛中因为起跑相对慢了,几乎最后是全力以赴去跑。
    
        别看只是短短的100米,如果是调动身体所有力量去跑,无论从专注度,体能,还有整个身体的状态上都是需要重新开始调整。
    
        而面对马上就要开始的决赛,苏祖现在需要争分夺秒地让身体赶快恢复到最好的状态。
    
        闭目假寐是很好的恢复手段,睡眠是人体最快的恢复手段,这一点无论是从苏祖前世听到的理论,还是这一世从事运动员职业里学到的知识,都有这一条。
    
        不过这样重大的赛事,越是临近决赛,运动员内心的压力越大,能够完全排除干扰和杂念,安然睡着的人不多。而且从身体的兴奋程度来讲,这种方式也并非适合每一个人。
    
        每个运动员都有着赛前自己独特的调节方式,目的最终只有一个,保持状态,恢复体能,在决赛中进入自己的巅峰状态。
    
        苏祖双手抱着胸,闭上双眼,将那些嘈杂之声隔绝。细细地思考着,待会面对的决赛该如何去跑。
    
        “压枪?!抢跑?!”这个念头在苏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半决赛里从阿齐兹扎卡里第一趟干扰了选手起跑,到第二趟乌切纳·埃莫杜力的抢跑,这种有意无意的情况让他苏祖在半决赛里吃了大亏。
    
        尽管最后他依旧跑到了小组第一,贾斯汀加特林和肖恩克劳福德都晋级了决赛,但如果不是接连两次的干扰,或许他们三个可能不需要跑得这么拼,而且第四个名额晋级的还是不是阿齐兹扎卡里也得两说。
    
        大型的赛事之中,尤其是赛事经验丰富,心理素质稳定的运动员,采取这样的策略给其他人施压几乎是普遍现象。
    
        在国际田联没有采取“零抢跑”的策略前,这也几乎是短跑项目里运动员能够用得上的仅有战术。
    
        从运动员的角度,选择压枪跑,如果压对了,自己就取得了起跑的优势,如果抢跑了,可以给对手巨大的压力,而且,将其他可能有可能选择压枪跑的运动员机会给用掉,大家回到一个起跑线上。
    
        当然,这个是双刃剑,伤敌伤己,稍一不慎自己也可能翻船。
    
        真正有没有人敢压枪跑,也是不确定的事情。奥运会的决赛,毕竟会让很多选手投鼠忌器,有个名次,总比被罚下要强。
    
        “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创造历史了吧?”
    
        苏祖默然想道,在他记忆里,至少在他重生之前,还未曾有中国选手站上过奥运会的决赛跑道。
    
        这一刻他心底对于背负的期望和压力已经小了许多,一个是他毕竟心态上不是少年人,明白自己走到现在有什么样的意义。另外在半决赛前,从教练到领队,乃至团部的领导,都和他有过短暂的谈话。
    
        到了这一步,不用再去多想,该怎么跑就怎么跑,没有人会再给他什么目标期望。
    
        苏祖也明白这一点,只是,既然已经走到了最后的决赛,那么,总想再往前一点点的。
    
        参加这届奥运会之前,苏祖其实未曾想过能够跑到最后的决赛,这一次的雅典奥运会本身抱着更多的是来参赛的想法,只是当你置身于群雄竞技的氛围里,不自觉的就想要更快更强!
    
        所有的比赛,我都是想赢的。
    
        放手一搏吧。
    
        在休息室内,苏祖静静地休息了一个半小时,再次起身。
    
        此时室内雅典奥组委安排的志愿者带领着决赛选手,进入到了检录区的室内热身跑道,进行最后赛前半小时的准备。
    
        苏祖慢慢地活动着身体的关节,先是在室内的这条大概六七十米长的跑道上来回慢跑了几组。然后走到起跑器上,脑海中模拟着比赛枪声响起的刹那,同时身体快速反应起跑。
    
        在他身边的跑道里,是上届的奥运会冠军莫里斯格林,正不时地伸着舌头,饶有兴趣地看着苏祖在热身起跑。
    
        噗噗噗的脚步声中,一个又一个的运动员开始活动着身体,尽可能快地让整个人的状态兴奋起来。
    
        专注,沉默,热身跑道上的运动员都如同即将要上战场的战士,一个个在擦拭着手里的刀枪,刺刀见红,战而胜之!
    
        ……
    
        “好了观众朋友们,您现在关注的是本届奥运会男子百米飞人大战最后的决赛,也是历史上第一次有中国选手站上了奥运会的决赛跑道,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中国选手苏祖,他已经圆满地交出了自己最好的答卷,证明了他亚洲第一的短跑水平。无论决赛结果怎么样,我们都在这里为他感到骄傲。”
    
        当地时间晚上23点,北京时间凌晨4点。
    
        无数通宵熬夜的国人终于在电视机前等来了最关键的一场大战,听着主持人杨剑的声音从电视机中传出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是精神为之一震。
    
        终于要开始了!
    
        奥林匹克体育场内巨大的欢呼声几乎在八名选手出现在跑道上的时候,掀起了新一波的**。
    
        “苏祖,加油!”
    
        “中国,必胜!”
    
        “苏祖……”
    
        当苏祖跟随着赛事的工作人员穿过甬道,出现在赛场上的时候,奥林匹克现场明亮的光线微微让他眼睛眯了一下,随即抬起头,几个小时过去,为的加油鼓劲的观众依旧包涵激情,声音高亢响亮。
    
        红色的旗帜招展,一如方才。
    
        “八名选手已经站在了跑道上……哦,我们现在听到的是,现场的中国观众正在为我们的选手苏祖加油,即便是在7万人的体育场里,他们的声音依旧没有被掩盖。”杨剑正解说着入场选手,突然奥林匹克现场一阵中文的呼喊声,让他的情绪也被点燃。
    
        “这一届奥运真的是让世界看到了我们中国人运动员在田径赛场的绝对实力,也让世界看到了中国观众的热情。”
    
        “好的,八名选手正在简单地测试场地和跑道,比赛即将开始。当前男子100米的世界纪录是由美国短跑选手蒙哥马利,在2002年9月14日在巴黎国际田联大奖赛中创造的9秒78。奥运会纪录是由加拿大选手多诺万贝利于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创造的9秒84。”
    
        随着解说员杨剑的介绍,电视屏幕下方出现了一个悬浮的彩色框。第一栏是有英文单词athlelics和奥运五环的蓝色框,第二是灰色的100mmen,第三栏和第四栏则是世界纪录和奥运会纪录的选手姓名,创造纪录的时间和成绩。
    
        在电视纪录框之后,电视画面开始对准了本次奥运会的八名选手。
    
        “第一道的是金柯林斯,他也是圣基茨和尼维斯第一位能够参加奥运男子百米决赛的选手,在2001年世界锦标赛中曾经获得过200米铜牌,2002年的英联邦运动会中是男子百米冠军,2003年国际田联世界室内锦标赛中获得银牌;第二道是美国的肖恩克劳福德……第六道,我国选手苏祖,年近17岁的小将,全国男子百米纪录以及亚洲纪录的创造者,世界室内赛男子60米冠军,第一位站上奥运会男子百米决赛跑道的亚洲选手……”
    
        当摄像镜头扫过苏祖的时候,杨剑整个人的声音都开始高亢了起来。伴随着现场赛事解说的声音,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八名决赛选手的决赛信息。
    
        第一道,金柯林斯,圣基茨和尼维斯;
    
        第二道,肖恩克劳福德,美国;
    
        第三道,阿萨法鲍威尔,牙买加;
    
        第四道,贾斯汀加特林,美国;
    
        第五道,弗朗西斯奥比克维鲁,葡萄牙;
    
        第六道,苏祖,中国;
    
        第七道,莫里斯格林;美国;
    
        第八道,阿齐兹扎卡里,加纳;
    
        一闪而过的选手信息介绍后,现场的电视画面已经被近到跑道正中间的二三十米处,八名选手正在脱掉外套长裤,在跑道上来回走动,做着最后的赛前准备。
    
        起跑线前,身穿红色背心短裤,裸露的手臂大腿小腿皮肤相对白皙了不知道多少的苏祖,在奥林匹克赛场亮如白昼的灯光下,格外的醒目。
    
        苏祖原地轻轻跳了跳,轻轻地舒缓着呼吸,眼神坚定。
    
        在苏祖旁边,莫里斯格林左右扭着腰,目光看着一百米外的尽头,微微咬着嘴唇,表情凝重。
    
        在他左手边,奥比克维鲁仰着头,目光看着虚空,做着一个祈祷的收拾。
    
        起跑线前的跑道上,贾斯汀加特林坐在跑道上调整着呼吸,起身在跑道中间跪下,摊开双手似乎在等待欢呼。
    
        随着一声“onyks”的口令声,八名选手各自结束了赛前的小动作,走上了起跑器。沉默,坚毅,犹如等待冲锋号角的士兵。
    
        奥林匹克体育场热烈喧闹的声音稍稍降下去了几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百米起跑线前,八名选手走上了起跑器的动作。
    
        “好的,比赛马上开始,各位选手已经开始就位。”杨剑的声音同步着现场的动作传了出来。
    
        双手户口对外,压在起跑线前,脚落在起跑器踏板上,调整着最舒适的动作,俯身,低头。
    
        七八秒的时间,现场裁判前后逡巡,观察着八名运动员的动作。确认无误。
    
        “set.”通过的国际预备口令声音响起。
    
        八名决赛选手同时从下蹲低头,开始起身,躬起身体做出起跑姿势。
    
        啪!
    
        “比赛开始!”
    
        一声枪响过后,杨剑的声音同时传了出来,激情四溢。
    
        现场观众的情绪瞬间点燃,骤然,又落了下去。
    
        苏祖跑了几步之后,停下了下来,长长地吐了口气,在他左右两侧的奥比克维鲁和莫里斯格林跑了几步以后,也都是出着长气,松弛下来,不经意地瞥了他一眼。
    
        “苏祖抢跑了。”杨剑的声音带着无比的惋惜,“这很正常,我们的运动员毕竟还比较年轻,第一次走上这样的大型赛事舞台,难免过分紧张。希望他赶快调节好,尽力发挥出自己最好的状态。”
    
        赛场边上,李志忠在苏祖抢跑的瞬间,扶着护栏的手都握得嘎吱吱作响。
    
        “没关系,不要有压力,我们再来一次。”
    
        这样的奥运会赛场上,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李志忠对于苏祖再了解不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平时安静沉闷,心态沉着稳定,而真正到了最关键的比赛,苏祖向来是敢孤注一掷,放手去拼的人。
    
        做为教练员,李志忠无法确切衡量运动员这样的做法是否冒失,站在一个运动员的角度来说,也只有这样坚定追逐冠军的心态,才能使得他走到这一步。
    
        不过压枪跑从来不是那么简单的,李志忠心里明白,这需要丰富的大赛经验。像莫里斯格林,在昨天的复赛和今天的半决赛中,都两次压枪,,。这就是一个久经大赛的顶级运动员才能够准确做出的反应。
    
        此时电视机前,所有的观众在看到苏祖抢跑之后,都跟着紧张了起来。在帝都,在魔都,在榕海,在粤省,在诸多城市乡村,半夜凌晨坐在电视机前,收看着这场让人心悬的比赛。
    
        苏祖耸了下肩膀,做了个简单的扩胸动作,再次回到起跑线上。望着远处的终点线,眼里隐隐有火苗在闪动。
    
        这组决赛里,他没有预赛复赛半决赛时候的那种巨大紧张的压力,反而头脑清明,火热的内心里有着喷薄而出的激情涌动。
    
        “再来一次?”苏祖心头默默地自问了一声。
    
        “那就再来一次!”
    
        答案是肯定的。苏祖没有任何犹豫就下定了决心,这是奥运赛场,没有什么资格赛,没有什么晋级,能跑出什么样的成绩就是什么样的成绩。
    
        不尽最大努力去尝试,如何能够知道最后的结果。
    
        大战一触即发。
    
        所有的选手再次就位,现场的气氛开始凝重到了极点。
    
        “啪!”比赛的枪声再次响起。
    
        所有运动员的跟随着枪声的动作,同时出发。
    
        骤然,现场又是一阵巨大的嘘声。
    
        嘟!现场起跑器的反应时间再次发出警告。
    
        又有人抢跑了!!!
    
        “奥比克维鲁,奥比克维鲁第二次抢跑。”杨剑的声音几乎在这瞬间提升到了最高点,“他被罚下了。”
    
        十多米的距离,选手停下。奥比克维鲁看着裁判向他出示了红牌,几乎一瞬间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裁判给出的警告,一时间心死若灰。
    
        无语,愤怒,难过,各种情绪一一浮现。
    
        “%¥#¥@……”
    
        夹杂着英语和葡萄牙语的粗话破口而出,奥比克维鲁仰天痛苦地大吼着,双手猛然撕扯下了身上的背心,狠狠地甩在了地上。
    
        绝望的眼神看着跑道,赛场,无数的观众,充满着无穷的不甘心和懊恼。
    
        但,罚下就是罚下,没有资格参赛了!规则便是如此。
    
        剩下的七名选手都沉默地看着他被裁判驱逐出了赛场,起跑线上空似乎弥漫着一股焦灼沉闷的气息。
    
        这一回,连刚刚准备放手一拼,再次压枪起跑的苏祖心里都有些发颤。
    
        触犯规则被罚下是如此之近,如此的让人恐慌。
    
        方才他的第二次压枪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他感觉反应速度极佳。可惜,或许是受到苏祖第一次抢跑的影响,奥比克维鲁竟然没有稳住。
    
        苏祖无法得知,奥比克维鲁的第二次跑是有意压枪,还是神经太过紧张导致。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足以让在场的决赛运动员变得越加谨慎。
    
        “现场气氛实在太紧张了。”杨剑的声音微微发颤,“在奥运赛场上因为被抢跑被罚下的例子可不多见,接连两次的抢跑,此时可以想象每个运动员内心都在承载着巨大的压力。”
    
        第三次,起跑线前,第三次比赛再次开始!
    
        起跑线上剩下的七名运动员再次蹲在起跑器上就位,场边的裁判和发令员,也在接连的过程中变得认真起来。
    
        “set.”
    
        一声预备的声音传出,七名决赛选手刚刚起身做出起跑姿态,紧接着“啪”的发令枪声就响起。
    
        这一次发令员几乎没有做太多的延迟,间隔的时间非常短促。
    
        “比赛开始!”杨剑的解说声几乎都被这快速的起跑枪声给延迟了一会,才猛然喊了起来。
    
        苏祖几乎是在刚刚做好起跑姿势,就听到发令枪声响起,身体下意识地猛然一蹬起跑器踏板,快速跑出。
    
        这一次苏祖没有压枪,但他反应极快。
    
        发令员给的枪声间隔时间太快,受到了两组抢跑的影响,好多选手都完全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同样,抢占了这个反应速度优势的还有第一道的金柯林斯,他的反应速度比苏祖更快。
    
        七名选手在这瞬间都是同步动作地摆动着双臂,左右脚猛烈地蹬踏在起跑器上。
    
        一步两步三步,看着动作整齐划一,但以慢镜头来看,已经明显的看得出反应速度最快的金柯林斯和苏祖,在这瞬间似乎有了优势。他们的手臂摆动和脚步移动幅度要更多一些。
    
        十米、二十米、三十米……
    
        苏祖闷头加速,强力的蹬踏地面,抬高膝盖,重心超前。
    
        三十米的加速阶段,所有的选手之间前后距离几乎极小,最快抢占到优势的是第一道的金柯林斯和苏祖,两人凭借着超强的起步反应,几乎在三十米的阶段就抢占到了一个到半个身位的优势。
    
        苏祖目光所及直盯着终点线,第五道已经是空荡荡没有人,只有第六道的莫里斯格林在前面三十米领先了他半个身位。
    
        加速加速再加速!
    
        四十米、五十、六十米……
    
        “啊!”地一声痛呼响起。
    
        第八道阿齐兹扎卡里陡然大叫一声,在跑到四十米左右的时候,跳着跑了几步停了下来,似乎是瞬间的肌肉拉伤。
    
        但此时其他跑道上剩下的六名选手,完全无人会被这种异常状况打断。
    
        认真,专注,发挥着自己最强大的力量在赛道疯狂追逐。
    
        进入高速途中跑的阶段,苏祖在前三十米充分的加速渐渐发挥了效果,步伐大而有力,步频快又有节奏。
    
        五十米一过,方才起跑抢占了先机的金柯林斯就已经被苏祖赶超,而在他身后,肖恩克劳幅度、贾斯汀加特林以及莫里斯格林三个人正在疯狂地逼近。阿萨法鲍威尔稍稍落后一个身位,也在发力猛追。
    
        七十米、八十米、九十米……
    
        苏祖毫无保留地朝着最后的终点线冲刺,九十米的距离,他已经感觉到左右两侧的选手和他跑到了一条支线上。
    
        没有任何的恐慌,没有任何其他想法,目标只有终点线。
    
        “苏祖,苏祖的起跑不错,他超过了现在跑在了第二位,啊,阿齐兹卡里拉伤了,苏祖,超过了金柯林斯,苏祖跑到了第一位……”
    
        杨剑的声音几乎沸腾了起来,各种高呼声响起,“三名美国选手正在疯狂地追赶苏祖,加特林跑得很快,苏祖保持住,苏祖加油,苏祖快跑……”
    
        一百米!
    
        冲线!
    
        计时牌上9秒89的数字出现。
    
        电视机前的观众,几乎一瞬间就站了起来,紧紧盯着屏幕,不敢错漏过一点信息。奥林匹克现场的观众同样爆发出了一声狂呼。
    
        最后冲线的速度太快,最后几乎是肖恩克劳福德、贾斯汀加特林、苏祖和莫里斯格林四个人同时并排冲过。
    
        大屏幕闪动,第28届雅典奥运会选手的成绩依照排名出现。
    
        ,贾斯汀加特林,美国,,成绩9秒887;
    
        ,莫里斯格林;美国,,成绩9秒896;
    
        ,苏祖,中国,,成绩9秒903;
    
        ,肖恩克劳福德,美国,,成绩9秒912;
    
        ,阿萨法鲍威尔,牙买加,,成绩9秒947;
    
        ,金柯林斯,圣基茨和尼维斯,,成绩10秒003;
    
        ,阿齐兹扎卡里,加纳,,成绩未完成;
    
        
    
        “苏祖,苏祖是第三名,苏祖拿到了铜牌,难以置信,第一次跑入决赛的中国运动员,苏祖,他拿到了奥运会男子100米的铜牌。这是一个奇迹,苏祖,他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这是中国人第一次拿到分量最重的男子短跑奖牌,也是亚洲选手的第一次。”
    
        杨剑的情绪几乎完全无法抑制,浓重的个人情绪,即便是远在千万里的电视机前观众都能在这一瞬间感觉到。
    
        “苏祖,他超过了无数的前辈,成为了亚洲之光。这是真正的亚洲速度,中国速度。他仅仅是以微弱的劣势,输给了两名美国选手,我们相信,他一定会走得更远……”
    
        此时奥林匹克体育场的百米终点线上,苏祖抬起头,看着大屏幕上出现的成绩,也是久久呆滞。
    
        “第三了?!铜牌?!”
    
        一股巨大的遗憾和欣喜同时在心潮涌动,苏祖愣愣地站在那里。
    
        这个成绩,也许是受到他第一次抢跑和第二次奥比克维鲁被罚下的缘故,比起另个时空里的奥运决赛要差了些。
    
        第一的贾斯汀加特林即便起跑反应慢了,但依旧凭借着强大的实力拿到了冠军,第二名原来的奥比克维鲁被罚下,第三名的格林成了第二名。
    
        而他拿到了第三。
    
        无数的欢呼声,宛如雷鸣!
    
        远处红旗招展,隐隐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
    
        平静,自豪,又带着遗憾,种种不一而足的情绪在心头泛滥。
    
        苏祖明白这已经是个人最好的成绩,最好发挥的结果,但真的当比赛成绩出来,又有着那么多的欣喜和不甘。
    
        几十名记者从被媒体区蜂拥地冲到了跑道上,这一次已经是决赛,今晚最后的一场比赛,没有裁判会再去干扰他们拍照和摄像。
    
        “嗨,苏,恭喜你了!”
    
        肖恩克劳福德在看到成绩出现的那一瞬,脸上挂满了失落,但很快就调整了过来,他是专项的200米运动员,100米这个成绩也几乎是他的极致了,后面还有机会。走到苏祖身边和他握手,轻轻拥抱。
    
        “谢谢,肖恩。只差一点点,前三就都被你们包揽了。”苏祖笑着回答,在牙买加军团还未完全崛起的时代,短跑项目真的是被美国完全通知。
    
        “加油!”肖恩克劳福德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拍了拍苏祖的肩膀,“我们200米再见!”
    
        苏祖笑了笑,转头看着远处欣喜若狂正在绕场狂奔的贾斯汀加特林,“100米的决赛结束了!”。
    
        a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