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30.凯瑟琳的小秘密

  

  凯瑟琳的声音出现的是如此的突兀,以至于赛伯本人都被吓了一跳。

  他猛地回过头,下一刻,壁灯就被打开,他看到了站在壁灯旁边的小丫头,她穿着睡衣,正站在楼梯口,看上去是失眠了,那双大眼睛里有一丝很不容易发现的慌张。

  赛伯舒了口气,也许是因为他刚才思考问题太认真了,所以没有发现小丫头的接近,他朝着凯瑟琳招了招手,小姑娘走到了他身边,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她用眼角偷偷打量赛伯的表情,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她舒了口气。

  但下一刻,一只大手就落在了她的脑袋上,把她梳的很整齐的头发弄得一团糟,凯瑟琳像个小猫一样炸了毛,然后就听到赛伯带着戏虐味道的问题,

  “偷偷看我干什么?小凯瑟琳,你要告诉我什么事呀?”

  小丫头有些纠结的抓了抓自己的手指,就连刚才赛伯把她头发弄乱的事情都不在意了,她有些畏畏缩缩的看着赛伯,暗地里鼓起勇气,但是在说话的时候,又压低了声音,就像是一只被欺负的小动物一样,

  “赛伯,你相信这世界上有超能力吗?”

  “呃?”

  赛伯楞了一下,这算是什么问题?

  不过想到小丫头的年纪,他就恍然大悟,这个年纪的小孩,不正是喜欢胡思乱想的时候嘛,没准是小丫头看了什么电影才有的疑问吧?

  想到这里,赛伯顿时觉得自己责任重大,要灌输一些好的思想给这小丫头,于是他露出了非常温和的笑容,点了点头,

  “嗯,我相信的。”

  “那你讨厌那些有超能力的人吗?”

  小丫头脸上的表情丰富了一些,她抓着手指,更认真的问到,“你喜欢他们吗?”

  “呃…”

  这个问题又把赛伯问住了,他挠了挠头,

  “怎么说呢,他们要是不来惹我,我觉得无所谓的,如果他们的超能力很有意思,而且不是坏蛋的话,没准我会喜欢他们的吧。”

  凯瑟琳脸上的表情又丰富了一些,她干脆从沙发上站起身,非常期待的看着赛伯,

  “那你讨厌我吗?赛伯。”

  这个问题让赛伯哑然失笑,他伸出手,抓住了小丫头稍有些胖嘟嘟的脸,左手向外轻轻的拉,

  “你说你讨厌你吗?小丫头,今晚是怎么了,总是在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嗡”

  赛伯感觉自己抓着凯瑟琳的小脸的双手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站在他眼前的凯瑟琳就带着顽皮的笑容消失了。

  不…不是消失,而是整个人就坠入了地面里…真正的“融”入其中,就像是掉入了黑色的水中一样,他甚至还能看到凯瑟琳脸没入地板之下的头发。

  就像是在跟他玩游戏一样!

  但这游戏却让赛伯寒毛倒竖,他整个人都从沙发上站起来,第一时间掐了掐自己的手背,确认了痛苦,确认了这不是梦境之后,他紧张的开始左右寻找凯瑟琳的踪迹,昏暗的灯光下,这一切显得如此的不真实。

  之前小丫头的三个问题猛地串连在了一起,赛伯所有的疑惑在这一刻轰然消失。

  凯瑟琳…她就是她说的“超能力”者,这丫头…她是个变种人!

  赛伯转过头,他脸上没有了笑容,没有了轻松,他的表情落入了从另一边的墙壁里出现的凯瑟琳双眼里,原本快快乐乐的小丫头看到了这表情,她的双眼一红,泪水就从眼睛里涌了出来。

  这种表情她见过很多次,曾经的父母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对她的失踪不闻不问,在落入哥谭,最初惊慌失措的日子里,那些被送入孤儿院之后,被管理员虐待的记忆,她还不算健全的心智里下意识的认为,就是这些“超能力”让她变得不被所有人喜欢。

  她再没有用过它,除非在万分危急的时刻,否则,一个当时只有9岁的小姑娘,是怎么在寒冷的雨夜里,从孤儿院那高耸的墙壁翻越过来的呢?她又是如何在危机四伏的窄岛,过了快一年的时间。

  凯瑟琳觉得赛伯会和其他人的一样,会因为她的“与众不同”而放弃她,老爹也不会接受一个怪物,她感觉到了寒冷,哪怕是在温暖的房间里,她用双臂抱着身体慢慢蹲下来,蹲在墙角,就像是被遗弃的小兽一样瑟瑟发抖。

  赛伯看到这幅场景,忍不住叹了口气,在没有得到科尔森送给他的礼物之前,他也曾认为自己是个怪胎,和现在的凯瑟琳几乎一模一样,他几乎可以想到,这个丫头是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才和他坦白这个被她小心维护的“秘密”的。

  也许是因为胖子乔恩的原因,凯瑟琳对他的依赖要比他想象的强很多,他走上前,在凯瑟琳面前蹲下身,伸出手试图和以前一样,拍拍她的脑袋,却被小丫头躲开了。

  她躲开的方式很奇特,在赛伯的手伸过来的时候,她的小半个身体都后退着融入了墙壁里,显然,刚才赛伯那表情伤了她的心。

  看到这一幕,赛伯有些无可奈何,他想了想,干脆盘腿坐在了低着头哭泣的凯瑟琳面前,他的左手在口袋里掏了掏,摸出了一把匕首,在小丫头眼前晃了晃,然后向下一划,锋利的刀刃划破了他的皮肤,并不是可怕的伤口,但赤红色的鲜血依然流出。

  赛伯呲了呲牙,身体里沉睡的热流被唤醒,在凯瑟琳目瞪口呆的注视中,那一小段伤口缓慢的止血,愈合,在不算漫长的1分钟之后,彻底消失不见,沉默的大厅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地板上那十几滴鲜血,却证明了凯瑟琳刚才看到的并不是幻象。

  赛伯在已经停下了哭泣的凯瑟琳面前甩了甩光滑如新的手臂,伸手从口袋里取出香烟,叼在嘴上,他惬意的用双臂向后撑起身体,朝着天空吞了个烟圈,然后低头看着小丫头。

  “呋…现在放心了吧?你个小机灵鬼,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我害怕。”

  凯瑟琳从墙壁里慢慢“走”出来,她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抽了抽鼻子,认真的对赛伯说,

  “赛伯,你也是有超能力的人吗?”

  “才不叫超能力啊?这个名字很挫的好不好…”

  赛伯伸手将凯瑟琳轻轻抱住,用唏嘘的胡茬在她额头上蹭来蹭去,

  “我们啊,有个名字,叫变种人,呃,听上去比那个更挫了,不过你要记住,凯瑟琳…”

  小丫头坐在赛伯腿上,看着他,赛伯抬起头看向窗外的夜空,

  “我们啊,才不是怪胎,我们是正常人!比他们都强大的正常人!对了,你什么时候有这个能力的?”

  “大概几年前吧,有一次我睡着之后,梦到我可以穿过床,穿过墙壁,甚至能穿过大地,然后我醒来之后,发现我躺在家里的地下室…”

  凯瑟琳挠了挠头,“也许就是那个梦的原因,当时我妈妈吓坏了,她反复叮嘱我不能把这件事给别人知道。”

  “然后呢?”

  赛伯吐了口烟气,这是小丫头这大半个月里,第一次主动讲述她过去的故事,他的问题似乎让凯瑟琳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她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就继续说,

  “后来半年里我都当没有发生过那件事,直到半年后,有一次我家的小猫掉进了下水道,我把它救出来的时候,被邻居看到了,他们说我是女巫,然后我们就搬家了,搬去了布鲁克林,从那天开始,对我很好的爸爸妈妈就变了,我总是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我害怕我真的是那些人指指点点的女巫,我有一次半夜里听到他们在卧室里哭,我知道他们还爱我。”

  凯瑟琳的眼眶又红了,赛伯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那些对你指指点点的人才是傻x,别理他们,那你又是怎么来哥谭的呢?”

  凯瑟琳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大概是想起了胖子乔恩对她的虐待,赛伯的左手放在她后背上拍了拍,才让她的身体平复下来。

  “这是一次旅行,从纽约到多伦多,是我爸爸妈妈为了让我更高兴一些的旅行,在我快过生日之前,我们去了好多地方,哥谭是我们的倒数第三站,然后在车站里,我和爸爸妈妈走失了,再然后…我就没见过他们。”

  “赛伯,他们是不是不爱我了?我是不是惹他们生气了?”

  小丫头扑到了赛伯的怀里,他能感觉到她内心的恐惧,那种害怕被至亲之人遗弃的恐惧,这种感觉赛伯同样很熟悉,从小作为孤儿长大的他,曾不止一次在午夜里思考同样的问题。

  他们为什么要遗弃他呢?

  是因为生活所迫,还是因为一些古怪的原因?

  赛伯希望是前者,但在他长大之后,他便不再去考虑这些问题,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人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活好现在,才能有资格期盼未来。

  他将烟斗在地板上按灭,给了凯瑟琳一个拥抱,他安慰她说,

  “不会的,他们肯定也很担心你,傻丫头,别哭了,你不是要跟我去纽约吗?我们去找他们,给他们一个惊喜好不好?”

  “嗯!你会不要我吗?赛伯?”

  “不…我不会,因为我们是一类人啊,我们不都是他们说的怪胎吗?一个怪胎怎么能能抛弃另一个怪胎呢?”

  赛伯双手扶着凯瑟琳的肩膀,他坐在地上,看着抽泣的小姑娘,他露出了一个不算好看的笑容,伸手帮她擦掉了泪水,非常严肃的对她说,

  “你呀,要学着坚强起来,眼泪是挡不住子弹的,否则这该是个多么温柔的世界啊…哦,对了!我说过要送你一件礼物。”

  说着,赛伯从衣服内衬里取出一把黑色的手枪,做了一个夸张的鬼脸。

  “当当当当!”

  他将其严肃的放在了凯瑟琳的手掌之间,伸手让小姑娘将那对她来说太大的冰冷玩具握在手里,语重心长的对一脸懵懂的小丫头说,

  “武器,这大概是这世界上最忠诚的伙伴了,你看,只要你握紧它,哪怕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你,它还会默默守护你的安全,你还太小,虽然能力很强大,最少比我的有用的多,但它还不足以保护你,握紧它,凯瑟琳,在别人试图伤害你的时候…”

  赛伯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将小丫头散乱的头发抚平,在她耳边低声说,

  “他们试图伤害你的时候,杀了他们…不能再给他们第二次伤害你的权力,你要知道,这个世界太危险,太冷酷了,它甚至不愿意给我们哪怕多一点点爱,所以我们更要学会爱自己,记住了吗?”

  “就像是对待胖子乔恩那样吗?”

  “对!就是那样!”

  “嗯,我记住了!”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