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大骑士 >> TXT下载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一百六十章 荆棘花永不凋零(大结局)

    罗兰没有来过君士坦丁堡,但是他听随行的埃德蒙骑士私下议论,现在的君士坦丁堡,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埃德蒙帝国的dì dū了。

    虽然埃德蒙,没有路易斯骨子里那种奢华,也没有查尔斯血脉中的那种豪爽,但是作为神赐大陆三大人类帝国之一,在营造君士坦丁堡的时候,还是倾注了很多资源和心思的。

    事实上,君士坦丁堡这座雄城,绝对可以在神赐大陆的雄城名单中排进前五,抡起繁华的程度,也绝对能够排进前五。

    但是,要不是所有联军中的埃德蒙骑士,都信誓旦旦地说眼前的这座城池,就是君士坦丁堡,罗兰打死也是不会相信的。

    厚重的城墙上,全是缺口和坍塌,高大的城门,半扇就斜斜地靠在城墙之上,另一半早就不知道被扔到了什么地方。

    从城墙的缺口的洞开的城门看进去,君士坦丁堡之中,更是乱七八糟,街道上坑坑洼洼,到处都是碎石和还没有干涸的血迹,在八月底九月初温暖的温度中,散发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臭气,即使大陆联军驻足于一里地意外,也隐隐约约能够闻到。

    至于城内高耸的建筑,早就拦腰而断,隐隐约约只能看到一片片的残垣断壁,大陆联军的骑士们都猜得到,君士坦丁堡之内包括埃德蒙帝国皇宫在内的建筑,早就面目全非。

    展现在罗兰和大陆联军眼前的这座城市,满目疮痍,破败不堪。

    一个活着的人类都没有!

    全是美杜莎!

    盘旋于城头的碟口,出没于城墙的破洞,爬动于城中的残垣断壁之中,粗大的蛇尾,留下一条条蜿蜒的痕迹,将这个君士坦丁堡搞得湿漉漉黏糊糊地,让人恶心。

    很多出身于埃德蒙帝国的人类骑士,看到自己曾经的dì dū变成了这个样子,马上就湿润了眼眶,恨不得马上冲上前去,一剑砍下美杜莎的头颅,用它的鲜血,将君士坦丁堡里里外外全部擦拭一遍!

    罗兰虽然理解手下这些埃德蒙人的想法,但是罗兰还是制止了人类骑士冲击美杜莎的要求,因为,还有正事要办——搭建空间魔法阵,用空间魔法封印空间节点。

    说也奇怪,罗兰带领着整整一万名神赐大陆联军,从阿巴丹城出发,行至君士坦丁堡,期间用时六天,竟然出奇的顺利。

    不但没有一条深渊美杜莎来打扰罗兰等人的行军,就连这一路上的景sè风物,都根本没有受到深渊美杜莎入侵的影响而有所变化。

    在出发的第三天,在大军临时休整的时候,罗兰甚至听说很多埃德蒙的民众,根本不知道深渊美杜莎已经入侵,而且已经攻陷了他们的dì dū君士坦丁堡。

    要不是罗兰乘龙遨游天际的时候,亲眼在君士坦丁堡看见了美杜莎的痕迹,要不是抵达阿巴丹城的卡洛斯三世,信誓旦旦地向大陆会盟哭诉埃德蒙dì dū已经陷落,恐怕罗兰自己都会怀疑,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一个荒诞的梦境。

    虽然不知道美杜莎为什么会这么老实,甚至连离开君士坦丁堡十里范围都没有,但是罗兰还是乐见其成。

    带领着万人联军,直接突击空间节点,听着挺威风,但是这样军事行动的实际作用,归根到底,还是护送着八十七位空间魔法师前往君士坦丁堡,并且保护着这些魔法师将空间节点进行封印。

    罗兰作为一名成熟的军事将领,当然对此行的战略目的知之颇深,自然不会像一个初上战场的年轻贵族子弟一样,天天盼着美杜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让自己杀个痛快。

    既然美杜莎不阻拦自己的行军,罗兰自然会在保持足够jǐng惕的同时,加快万人联军的行军速度。

    事实上,美杜莎老实得根本不像是来自深渊的生物,不但根本没有阻挠罗兰的行军,甚至在万人联军抵达了君士坦丁堡之后,只不过盘桓在城墙之上,和万人联军遥遥相对,根本没有出击的意思!

    事出反常必为妖!

    事情到了现在的这种程度,就算万人联军中最淡定的罗兰,都开始心里打鼓了,谁都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了最后,还是人老成jīng的提图斯,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推测,勉强被大家接受。

    “美杜莎虽然是深渊界面的统治种族,但是这个种族的所谓社会架构,还是最原始最低等的金字塔架构形式……”

    “处于金字塔顶端的美杜莎女王,对整个种族的美杜莎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而所有美杜莎好像……大概……不能够离开美杜莎女王周边太远的距离和太长的时间……”

    “从这个角度来说,美杜莎女王就是整个美杜莎种族的母亲,所有美杜莎都要依托于美杜莎女王而存活……”

    “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也许是美杜莎女王出现了什么未知的问题,才让所有美杜莎不能离开君士坦丁堡……”

    提图斯给出了自己的猜测之后,格里菲斯也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象能力。

    “这个空间节点,是因为亡灵界面空间节点的变化而改变到这个位置的,完全有可能不是一个稳定的空间节点,也有可能并不是一个大型的空间节点……”

    “根据千年以前的文献,美杜莎女王不但实力强劲,而且体型硕大……如果,这个空间节点的规模不够,或者不够稳定,是不是有可能不能满足美杜莎女王同行于主界面和深渊界面的条件……”

    罗兰被这两个人说了个目瞪口呆,到了最后才不可置信地问道:“也就是说……美杜莎女王,有可能被卡住了……”

    “完全有可能!”

    提图斯和格里菲斯,异口同声。

    罗兰满脑门子黑线。

    啥玩意啊!?

    什么千年浩劫,什么深渊入侵,说得天花乱坠,结果摆出这么大一条乌龙来!

    不管美杜莎女王是被卡在空间节点之内,还是被卡在深渊界面,反正她是过不来,而其他来势汹汹的美杜莎,竟然因为美杜莎女王的尴尬位置,而根本不能离开君士坦丁堡,即使离开,也必须在短时间内回归……

    这叫什么事儿!?

    看到罗兰目瞪口呆的模样,提图斯赶紧提醒。

    “罗兰,小心驶得万年船!这种可能只是我们的一种推测,虽然现在还看不出有什么漏洞,但是最好还是小心为上!”

    “不要小瞧了美杜莎,这个种族既然能够统治了yīn冷残酷的深渊界面,美杜莎的xìng格中,绝对缺少不了yīn险狡诈!”

    “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有可能是美杜莎女王故意为之,其目的就是让我们上当受骗,咱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我知道。”

    罗兰的回答,让提图斯略略放心。

    “任你千条妙计,我只一刀砍去!不管美杜莎到底有什么yīn谋诡计,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如果美杜莎女王真的出了问题,那就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美杜莎女王给咱们玩心眼,我手中的骑枪战弓,会让她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yīn谋诡计不过魑魅魍魉而已!”

    “传我命令!全军散开,包围君士坦丁堡!随时监视城中美杜莎的一举一动,务必保护好每一位空间魔法师!”

    “荆棘花骑士团,作为总预备队,随时待命!”

    “空间魔法师……摆阵!”

    万人联军,再不纠集于美杜莎的不正常,而是按照罗兰的命令,按照一开始就制定好的军事策略,开始了准备。

    空间魔法,一直被誉为“魔法王冠上那颗最璀璨的宝石”,虽然有科赫家族的优秀魔法师潜心研究了千年的时间,但是空间魔法,依旧是魔法领域中最难触碰的。

    再加上封印空间节点这样超大型的魔法,即使有足足八十七为空间魔法师共同施为,但也足足需要三天的时间!

    而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魔法的严肃xìng,让这个空间魔法,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错误和打扰。

    而大陆联军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用自己的武器,用自己的胸膛,甚至用自己的血肉,保护好每一位空间魔法师,务必让他们在不受打扰的情况下,完成这个超大型的空间魔法。

    第一天,大陆联军在美杜莎竖立的瞳孔注视下,战战兢兢地渡过。

    第二天,又是平静的一天,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甚至有很多大陆联军的战士,庆幸自己又活过了一天,同时也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真神能够保佑,让这种平静,能够一直保持到空间魔法的完成。

    第三天,白天,依旧风平浪静。

    但是,到了晚上,很多人都紧张得手心出汗,因为他们谁也没有见过那么黑的夜sè。

    天上,无月,无星。

    君士坦丁堡,无灯,无火。

    ……分割……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深沉的黑夜,仿佛一切都染上了一层黑暗,就连灯火都显得黯淡……”

    活下来的格里菲斯,正在回忆最后一战的场景。

    “空间魔法已经进入到了最后阶段,整个君士但丁堡方圆五里之内的范围,都出现了空间魔法能量的波动,我记得,在第三天rì出的时候,那朝阳的晨晖,甚至在空间魔法波动范围之内,出现了扭曲的现象,按照科赫家族的推测,在第四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整个魔法就会完成……”

    “由于封印空间节点的魔法是第一次实际应用,所有空间魔法师都没有想到,这个魔法会造成如此剧烈的空间魔法波动,因为没有实际cāo作的经验,我们直到第三天才发现,在这样的空间中使用魔法,非常有可能造成不同系魔法能量的湮灭……”

    “也就是说,我们人为地制造了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中,甚至可以达到一部分‘禁魔’的效果!这绝对是魔法领域中一个全新的课题,绝对是一种可以光耀千古的发现!”

    “但是,这样的情况,对于当时的大陆联军来说,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灾难!因为万人联军中,来自大魔法师塔的魔法师,来自龙族的巨龙,来自真神教的神术师,甚至来自jīng灵一族的一部分魔武双修的jīng灵,都不能再使用魔法!甚至巨龙必须远离君士坦丁堡十里范围以外,才能保证他们身上澎湃的魔法能量,不会影响到空间魔法的稳定……”

    “好在,一部分魔法装备,包括荆棘花骑士团的荆棘花战甲还能够使用,要不然的话,我根本不敢去推测最后一战的最后结果……”

    “面对这样突发的事件,大骑士罗兰阁下表现得很是平静,他只是告诉所有人‘我们还有骑士’,就让所有的魔法战斗单位撤出了君士但丁堡的范围,并且明确地告诉他们如果空间魔法封印空间节点失败,那么所有的魔法战斗单位用最强大的魔法攻击君士坦丁堡……”

    “‘封印失败,那我们就炸掉它,我就不信空间节点在魔法湮灭之中还能够存在!’这是大骑士罗兰阁下对魔法师最后的交代,我永远也玩不了罗兰阁下脸上的那种平静!”

    “而且,我清楚地记得,在罗兰阁下说出‘我们还有骑士’的时候,几乎所有魔法战斗人员全部哭了,每一个人都在懊悔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个骑士,而是一个拿不动刀剑的魔法师……”

    “自从那时候开始,所有参加了最后一战的魔法师,包括我在内,再也没有标榜过自己是‘高贵的’,因为在神赐大陆最为艰难的时刻,依旧是骑士站到了最前面!依旧是骑士用自己的胸膛和血肉抵挡住了来自深渊的进攻!依旧是骑士用他们坚实的肩膀抗下了所有人的压力!所有魔法师,在见识过了大骑士罗兰阁下的将身死置之度外的高贵之后,谁都不敢亵渎骑士这个高贵的职业!”

    “就这样,所有的魔法师,将最后一战,交给了高贵的骑士,并且在抵达安全地点之后虔诚地向真神祈祷,祈祷一切顺利,祈祷美杜莎依旧不会进攻,祈祷空间魔法能够顺利封印空间节点!”

    “但是,显然,真神那个老王八蛋正在偷懒,他根本没有听到所有人的祈祷……”

    ……分割……

    当第三天落rì的余晖,在空间能量波动的扭曲下,消失在天际之中,罗兰正好带着理查德和鲁道夫步入了荆棘花骑士团的本阵。

    就在刚才,罗兰带着理查德和鲁道夫将整个营地的防御又巡视了一圈,直到再三确定没有问题之后,罗兰三兄弟才回来。

    空间魔法剧烈的魔法波动,让所有参战的魔法师全部失去了作用,这样的意外,让罗兰的脸sè相当不好看。

    在将所有魔法战斗单位全部送到安全地点之后,考虑到鲁道夫的修真体系并不属于魔法体系,罗兰还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按照鲁道夫自身的意愿,将他留在了身边。

    虽然整个营地的防御再三检查过,按照格里菲斯的意思,空间魔法的进展也很好,但是罗兰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随着深沉的夜幕降临,显得更加明显和强烈。

    果然,入夜的时间不长,这个营地中,除了咒语的吟唱声和巡逻骑士的马蹄声,又多了一种声音,那是蛇类在爬行的声音。

    美杜莎开始进攻,毫无征兆!

    在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罗兰就像猎豹一样,从营帐中窜出来。

    一边奔跑,一边大喊。

    “荆棘花,集合!”

    “鲁道夫!”

    漫天符箓飞舞!

    一个个西瓜大小的火球凌空飞舞,驱散了夜幕中深沉的黑sè,将君士坦丁堡城外的战场照亮。

    一队美杜莎蜿蜒而来,一双双通红的双眼,在夜sè之中显得yīn冷和血腥。

    罗兰知道,在这些雄xìng美杜萨的队伍中,肯定还夹杂着大量紧闭双眼的雌xìng美杜莎,他们才是威胁最大的敌人。

    “各位置固守!一定要保证空间魔法师不受干扰!”

    “荆棘花,跟我来!”

    罗兰带领着五百五十名荆棘花骑士团的成员,迎头而上!

    “荆棘花永不凋零!”

    荆棘花骑士团,开始冲锋!

    箭雨覆盖!

    一方是享誉大陆未尝一败的野狼战队控弦shè手。

    一方是天赋异凛的雌xìng美杜莎。

    双方在接战的第一时间,就进入了白热化的战斗!

    美杜莎的弓箭,每一支都带有腐蚀的特xìng,又是在他们最为熟悉的黑暗中战斗,黑sè的羽箭神出鬼没防不胜防。

    野狼战队使用jīng灵的羽箭,又经过了真神教的神术加持,在绝对数量的优势下,威力同样不可小觑。

    “噗噗噗……”

    一时之间,战场之上,全是羽箭入体的声音。

    美杜莎依靠着强大的身体,硬生生地扛着野狼战队的羽箭攻击,一步不退。

    野狼战队的简易版荆棘花战甲,给他们提供了足够的防御,即使身上带伤,也继续冲锋向前!

    平分秋sè!

    荆棘花骑士团和美杜莎第一次正面的对决,竟然是以弓箭开始,竟然以不相上下为最终的结果!

    以区区二百名骑士,用弓箭对抗天赋异凛的美杜莎,竟然打了个平手,野狼战队,仅凭着这一个战绩就可以傲视群雄!

    阵型碰撞!

    雄xìng美杜莎,以钢叉为武器,天生就是力大无穷。

    猛犸战队,身披荆棘花战甲,在库尔扈特良种战马的加成下,威力无双。

    双方的第一次碰撞,不仅仅打出了血花,更是打出了火花!

    钢叉及体,火花迸现。

    骑枪穿刺,血花飞舞。

    猛犸战队凭借着强大的冲击力,凭借着良好的装备,力压美杜莎一头!

    要不是美杜莎的数量众多,猛犸战队,一个集团冲锋,就能冲破了美杜莎的阵型!

    即使这样,美杜莎在这一次的交锋中,也是损失惨重!

    美杜莎以半人半兽之身,虽然拥有高等的智慧,但是还是摒弃不了一些野兽的习xìng。

    而雄xìng美杜莎,在鲜血的刺激下,更是狂躁异常。

    战斗一瞬间进入白热化,荆棘花骑士团往来冲杀,美杜莎拼死进攻,战场之上,喊杀喧天!

    战虎战队,虽然没有野狼战队与生俱来的弓箭天赋,也不拥有猛犸战队厚重的战甲强壮的身体,但是他们拥有整个荆棘花骑士团,甚至整个神赐大陆最为jīng妙完美的配合。

    三个战虎骑士为一组,或冲锋,或围困,三杆骑枪如同三条出洞的毒蛇,不过短短一刻就能刺穿美杜莎的要害。

    战虎战队没有野狼战队的绚丽,也没有猛犸战队的声势,但是他们屠戮起美杜莎来,一样的低调而高效!

    荆棘花骑士团依靠着强大的攻击力,良好的装备,完美的配合。

    美杜莎被全部激发出了血脉中的兽xìng,依靠着自己天赋的身体和众多的数量。

    双方,竟然杀得难解难分!

    罗兰双手一抖,丈二点钢枪三米六的长度,将罗兰的动作幅度快速放大,宽大的枪刃,竟然在一瞬间形成一朵硕大的枪花,将面前的美杜莎从头到胸刺得血肉模糊。

    左手拉,右手推,丈二点钢枪被罗兰横过来,在战马踏雪高速的冲击下,宽大的枪刃,在黑夜之中,竟然拉出一条死亡的界线,瞬间将三个美杜莎斩首,喷洒的鲜血,甚至没有沾染到踏雪身上一点。

    刺,挑,扫,点,作为荆棘花骑士团的冲锋阵型的尖端,罗兰大有一枪在手天下我有的气概。

    三米六的丈二点钢枪,被罗兰耍得如同风火轮一般,在身前身后直径三米的范围内,舞出了一场血雨腥风!

    罗兰身后的鲁道夫,不断用符箓照明美杜莎的位置,为荆棘花骑士团指引着进攻的方向。

    理查德手持摇光,光华流转,砍下一颗有一颗美杜莎的人头。

    罗兰三兄弟身后,所有荆棘花骑士团的骑士,都在玩死拼杀!

    荆棘花骑士团,竟然在罗兰三兄弟的带领下,硬生生地顶住了美杜莎的进攻!

    这一切,看得大陆联军热血沸腾!

    要不是军令所在,自己还需要守护着正在释放空间魔法的空间魔法师,他们肯定会拿起自己手中的武器,追随于罗兰左右,杀美杜莎一个闻风丧胆!

    所有人都坚信,只要有荆棘花旗帜还飘扬在最后一战的战场上,主界面就所向无敌!

    尤其在东边的天sè已经变得灰蒙蒙的时候,这些骑士,更是信心满满!

    但是,随着时间一点点地向后推移,空间魔法能量的波动,也变得越来越剧烈。

    这些大陆联军的骑士们,对这样的变动,根本没有注意,他们的注意力更多地被场中热血沸腾的战斗所吸引,其实,就算他们感觉到了空间魔法的波动,这些骑士们也不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格里菲斯知道。

    一直负责整个空间魔法统一协调的格里菲斯,现在面目苍白满头大汗,仿佛刚刚经过一场压榨了自己所有潜力的战斗一样。

    “怎么了?”

    察觉到格里菲斯状态异常的提图斯,出言问道。

    “不知道什么原因,空间节点突然变得不稳定,按照现在的这种变化速度,空间节点将在十分钟之后剧烈的变化,完全可能让咱们的空间封印魔法失败……”

    “怎么回事!?不是说空间节点的封印魔法没有问题么!?怎么会失败!?”

    “那是没有考虑空间节点突然变化的前提!”格里菲斯的脸都急白了,“即使考虑了这方面的因素,也不可能预见空间节点发生这么剧烈的变化……”

    提图斯听了格里菲斯的话,抬头看了看天sè,离天亮最少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你是说,只要保证空间节点不再变化,就能够保证封印的成功?”

    “理论上是的……”

    格里菲斯顺口说道,突然意识到不对,骇然转头。

    “您想干什么?”

    “也没有什么……只不过看着你们这些小儿辈在前面拼杀,我这个老家伙,也有点手痒了……”

    提图斯故意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格里菲斯还是能够听出他话语中无限的落寞。

    “我传承了占星术之后,有的时候无聊,会预言一下自己的寿命……但是不管我怎么做,预言上都说我会死在九百九十二年……我还可惜没有赶上千年浩劫,没有想到,真神那个老混蛋对我还不错……”

    “提图斯大人……”格里菲斯骇然失声!

    提图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就像顺手轰走一个苍蝇一样随意。

    “告诉罗兰……他很不错,要不是来不及,也许我会把我的传承交给他……”

    提图斯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水晶球,开始吟唱咒语。

    以格里菲斯传承自千年前魔法七英雄的知识体系,竟然不知道提图斯再用哪一种语言在吟唱。

    水晶球越来越亮,泛出的亮光,照亮了黎明前最为黑暗的时光。

    格里菲斯第一次发现,提图斯纵横沟壑的脸上,竟然能够如此悲天悯人!

    空间节点趋于稳定,一波又一波的空间魔法能量,竟然从大陆联军的空间魔法阵中,以肉眼可见姿态开始荡漾,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正常的轨迹上。

    格里菲斯暗呼一口气,发现提图斯的脸上,竟然泛起一股不正常的青气。

    格里菲斯大惊,茫然无措地看着提图斯,在这个时候,他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无限期盼能有一个坚实的肩膀来给自己遮风挡雨。

    格里菲斯下意识地用目光寻找罗兰,没想到,再一次大惊!

    察觉到空间节点出现异变的,不仅仅是实时监控着魔法的格里菲斯,还有罗兰!

    虽然罗兰身处激烈的战斗之中,但是经历过科赫家族身体重铸的他,对魔法的波动,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敏感,再加上能够看破关键点的双眼,罗兰几乎在第一瞬间就感知到了一切。

    “理查德,带领荆棘花缠住所有美杜莎,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打扰到空间魔法师!”

    将荆棘花骑士团交给理查德,罗兰单人独骑,直冲君士坦丁堡大门。

    在那里有一个规则的圆形,黑洞洞的仿佛能够吸收一切,正在不断变大。

    这就是空间节点!

    罗兰纵马而来,在抵达空间节点的时候,正好赶上提图斯使用水晶球的力量,恰好阻止了空间节点的继续变大。

    但是罗兰的内心深处,总是能够感觉到一丝不安,仿佛马上就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看看天s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东方的天空中,就要出现第一缕阳光,那个时候,也正是空间封印魔法完成的时间!

    罗兰想了想,决定就守在这里。

    战场之上,美杜莎依旧和荆棘花骑士团战斗在一起,荆棘花骑士团虽然奋战了整整一夜,但是在荆棘花战甲和鲁道夫丹药的双重加持下,依旧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力,依旧和美杜莎杀得难解难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淌,天光也越来越亮,甚至很多大陆联军骑士的脸上,都出现了笑容。

    胜利在望!

    只要在坚持一会,也许一分钟,也许十秒钟,主界面就能封印了空间节点!

    异变突生!

    一声凄厉的惨嚎从空间节点中传出来,提图斯手中的水晶球竟然破碎,提图斯更是七窍流血,不言而亡!

    空间节点猛然变大,一颗硕大的美杜莎头颅,出现在空间节点的里面!

    美杜莎女王!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变故吓傻了!

    难道,所有的一切,要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

    所有人都呆呆地望着空间节点,大脑中一片空白!

    美杜莎女王,仿佛是非常满意自己的出场方式,硕大的头颅缓缓扭动,仿佛环顾了整个战场一周,最后定格在缠斗美杜莎的荆棘花骑士团的身上。

    微微一动,仿佛要从空间节点中冲出来。

    这个时候,一道身影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同样,也挡在了美杜莎女王的前面。

    罗兰!

    双腿紧夹马腹,上身绷得笔直,就像一根标枪伫立!

    右手平端丈二点钢枪,肘部将枪杆死死夹在腋下。

    左手提起马缰,就像要去参加一个宴会。

    这是神赐大陆骑士冲锋的标准姿势!

    “荆棘花永不凋零!”

    罗兰持枪冲锋!

    义无反顾!

    就在这时,清晨的第一道阳光,终于在整个神赐大陆的期盼中,降临!

    空间魔法,完成!

    一道白光,照耀得人根本睁不开眼睛!

    等到大陆联军缓过神来,睁开双眼,发现一切依然如故,只不过空间节点和美杜莎女王,早已消失不见。

    与他们一切消失的,还有,大骑士,罗兰·冯!

    ……分割……

    真神历九百九十三年九月一rì,正是神赐大陆成功击退深渊界面入侵的一周年纪念rì。

    在原埃德蒙帝国dì dū君士坦丁堡的外面,一座祭坛,无数人流,都在向这里汇聚。

    无论是达官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只要靠近了祭坛的范围,都会自觉地放缓自己的脚步,放低自己的声音,用最虔诚的姿态,将一束小小的荆棘花,轻轻放在祭坛的上面。

    祭坛的基座,早就被荆棘花堆满,还有人不断地将这粉白sè的小花轻轻放到上面。

    一座持枪立马的骑士雕像,在荆棘花中,傲然挺立!

    谁都没有注意到,有一道流光,在君士坦丁堡的大门处突兀地出现,又悄然离开……

    ……分割……

    两名佣兵,正在zhōng yāng山脉的余脉中准备他们的午饭,不过,相对年轻的佣兵,仿佛情绪并不是太高。

    “好了,李斯特,不要再闹脾气了,明年的时候,咱们想办法接一个去埃德蒙帝国的任务,明年我一定带着你去祭拜大骑士阁下……”

    “你过年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可是我们现在为什么在这里,而不是在君士坦丁堡?”

    “好了,李斯特,我错了,明年我一定带你去……”

    “……”

    “两位……”

    一个醇厚的声音,突然打破了两位佣兵之间闹别扭的尴尬。

    “你们需要一位吟游诗人为你们吟唱一首赞歌么?”

    两位佣兵顺着声音望去,一个年轻的壮汉就站在他们的身后,最普通不过的旅人长袍,怀中抱着木琴,一颗秃头在阳光中闪闪发亮,虽然脸上的伤疤让他看起来有些凶恶,但是这位壮汉笑得很是温和。

    年长的佣兵还保持着起码的jǐng惕,“很多好见到这么年轻的吟游诗人啊……您怎么称呼……准备到哪里去……”

    壮汉笑得一如既往地温和:“我要到查尔斯帝国的雷克雅未克,我的未婚妻还在那里等着我……至于名字,你们可以叫我提图斯……”

    年轻的佣兵,在苦闷中看到了吟游诗人,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好了,早就把年长佣兵曾经跟他说过的出门在外的注意事项,忘了个一干二净。

    “您是吟游诗人么?太好了!会唱么?我要听大骑士罗兰·冯的故事……”

    ——全书完——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