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炼金时代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三十二章 大结局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明亮的地域,与他们想象中血污与暗红,充斥着硫磺气息的世界相差甚远。周围一片幽静,瞧不出半点危险的模样。

冰龙庞大且苍老的身躯落在一座土丘上面,而安达尔女士站在它的身上。在世界的意志面前,古老的巨龙也无法生出丝毫抵抗之心,她就是它的主人。安达尔女士昂首眺望着远方,“就是这里了?”她问。

“是的,尊敬的女士。这就是当年我们龙族拼死战斗的地方。”老龙伤感地说,“龙王撕裂了空间,侵入了克莱格的巢穴,但是我们依然没能见到克莱格的真身就溃退了。这里的危险隐藏在看似和平的环境之下,到处都是可怕的生物。不过,我从没想过还能再来到这里。”

“现在来了应该也不算晚。”李欧说。

在他的魔法视界里,这个世界到处都流淌着紊乱的魔法洪流,空气里,大地之中,仿佛这是一个完全由魔力构造的世界。杂乱无章,并且变化无常,李欧的心里生出了浓烈的不安,他明白这里完全听从克莱格的意志,他一念之下,这里就会完全的坍塌。他看了一眼老龙身上的安达尔女士,发现她的眼睛也同样闪烁着光辉。她一定也瞧出了这里的异样。

“你们不应该来的。”果不其然,安达尔女士很快就说道。

“如果你们失败了,我们也还是死。还不如跟着一起来,也许还能帮上点忙。”李欧笑着说,“我们可不想什么都不做就那么干巴巴地等着。”

安达尔的目光扫过他们,她明白这些将她唤醒的人类已经下定了决心。“你们自己小心点。”她叹了口气,“如果……我无法守护你们。”

“您是整个世界的意志。”教皇说,“相比之下,我们的性命无关轻重。”

“烦死了。”罗茜摆摆手,“反正我们可没那么容易死掉。”

“嗯。”安达尔握紧了黄金长剑,“你们多加小心。”

然而他们一直走了许久也没有见到丝毫阻拦,周围安宁的让他们完全没有一点身处异位面的焦虑感,轻松的就像是在郊游。尽管他们加快了速度,但是举目四望,直到目光所及的尽头也都是连绵不绝的草原与山林。

“我感受不到这里的恶意。”安达尔忽然说,“这跟我刚苏醒时察觉到的那道窥视完全不同,这里太平静了,甚至透出一股……善意。”

“善意?”李欧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罗茜忍不住讥讽,“他竟然会有善意?”

“我们弄不明白状况,最好还是小心些。”李欧摇了摇头,“冰龙大人,您对这里还有什么记忆和值得提醒我们的吗?”

老龙努力地回想着。“时间太久远了,那几乎是万年前的时光了。”它一边回忆一边说,目光从周围扫过,似乎是想通过这地形勾起一起深刻的记忆。“我记得当时我们刚到这里的时候,就遭到了恶魔的围攻,那时候这里的魔力一片混乱,附近也不像现在这个样子,而是一片荒芜,就像是恶魔居住的深渊地狱一样充满了火山与岩浆。可是现在……这里大不一样了。就如同安达尔女士所说,我感觉不到任何敌意。”

“也许是恶魔在迷惑我们?”追风者不确定地说。

“不,这不是幻境。”安达尔女士不容置疑地说,“我敢肯定,这才是这个世界本来的面貌。炼金术士,用心感受一下,你应该能感觉到紊乱背后的真理。那种脆弱的平衡。”

李欧依言望去。眼前这道平原魔力交织,无数的魔力洪流狂乱且咆哮,但是却构成了这个异位面最坚实且稳定的地面。李欧使劲跺了跺脚,踏实的感觉在提醒着他这再安达尔女士口中脆弱的平衡是多么的牢固。然而,就算他努力远眺,也瞧不见这些散乱的,看上去毫无节律的魔力线条的稳流节点究竟在哪。他只能隐隐感觉到魔力的流向。他猛然抬起了头。

“继续往前走,我能感觉到,答案就在前面。”

安达尔女士轻轻颌首,“你说的没错。不管对方是善意还是恶意,我们都得加快脚步了。”

于是她轻轻一抬手,他们就像是被加持了群体飞行术一样飞了起来,冰龙振动双翼,他们飞快地向安达尔女士指明的方向飞了过去。

“这是一个半位面。”

当漫天的星辰第三次笼罩夜空的时候,他们已经不知道飞行了多远。现在他们坐在山林里的一块空地上,熊熊的篝火燃烧起来,照亮了他们疲累且难掩不安的面容。这些天来,他们没有碰到任何生物,哪怕是老龙口中那些危险的恶魔。这种沉默与寂静折磨着他们,让他们感觉像是受到了某种阴影当中的窥视。尽管安达尔女士一再强调她感觉不出任何异样,但是沉甸甸的感觉仿佛一座大山一样始终压在心头。

“半位面?”追风者大人张大了嘴巴。

“不,准确的说,可以这样形容,但绝对不是平常意义上的半位面。”一直留意其中规律的安达尔女士开口解释。“我们所讲的半位面一般来说都是锚定在主位面之上,神国也是其中之一,但是这个不同。”安达尔女士皱起了眉头。

“不同?”李欧瞧不出来哪里不同。这里的日月星辰的确遵循着一种与众不同的规律,不同于别的半位面的死板,它们更像是一个真实宇宙里的存在。李欧绞尽脑汁,“我能想象出唯一的不同就是构成这块大地的魔力,它们似乎依循的是一种古怪的规则。”

“这种规则我从未感受到过。”安达尔女士说,“而且超乎想象,它的效用毫无疑问超出我们的世界。”

这是当然的,否则克莱格怎么会被称作毁灭与创造的魔神。

“尊贵的女士,您现在能确定我们前进的方向吗?”教皇问。

“继续往前,我能感觉到,那里不太远了。”

“但是尊贵的女士,”冰龙开了口,“我建议我们应该小心一些,虽然一路上没有任何阻碍,但是我还记得之前我们龙族在那里毁灭殆尽……前方应该有群山环绕,但是更远的地方,我就不清楚了……我是逃兵……”老龙痛苦地说。

“你能再次来到这里,就已经是莫大的勇气了。”安达尔说,“休息一晚上,我们继续前进。”

这个世界远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庞大。即使是安达尔的力量加持,让他们的速度突破音障,也足足用了好几天才飞出了冰龙口中的那片山峦,然后他们飞过了山林与沙漠,直到咆哮的海边,然后他们才看见了此行的目的地。

“如果没错的话,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那儿。”安达尔女士皱着眉头,“我能听见某种呼唤。它传递着善意。”

在他们的前方,海洋当中有一座耸立的尖塔,即使远远相望,李欧也能感觉到从里面散发出来的波动,一种节制的,有规则的脉动,毫无疑问,那里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但是这片海洋……”教皇像是感知到了什么。

“……这片海洋有某些残缺的恶意,像是这个世界还没有同化的碎片。”安达尔女士说,“不用担心,这只是一些意识的碎片,不会阻碍我们。”

等他们离那座尖塔越近的时候,便越是心惊。

它远比李欧想象的要巨大许多,远比剑群尖塔更加让人震撼。站在塔下,一眼也看不到尖端。它的最高处隐藏在云海之中。

“它就是这个世界的核心。”安达尔女士说,“也许也是我们那个世界的核心。”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李欧问。

他们原以为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会是一番恶战,哪想到这里一派平和,比他们的世界更加安宁,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现在李欧弄不清楚应该怎么办了。他感觉之前自己阅读的那么多古籍全部都成了一堆废纸,根本没有作用。

“这里的主人没有恶意。我听见到了他的邀请。”安达尔女士露出倾听和思索的神情。“跟我来,他告诉了我应该如何进入。”

李欧吃了一惊,但是还没等他说什么,安达尔女士却已经把长剑入鞘,当先往塔里走去。

“李欧?”陆月舞担忧地叫道。

“没事,”他强迫自己露出笑容,“安达尔女士不会害我们的。跟我走。”他拉起罗茜跟陆月舞的手,跟上了安达尔女士的脚步。

尖塔内依然是一片祥和,只有魔法的光亮闪烁其中。安达尔女士像是这里的主人般带领他们在仿佛迷宫般的塔内穿行,往上面走去。李欧提高了警惕,但是知道安达尔女士停下了脚步,敲响了一扇紧闭的门扉也没有任何敌人出现。

“欢迎你们,远到而来的客人。”一个年老的声音在他们的耳边响起,他们面前的门扉向两旁滑动着打开了。“请恕我行动不便,无法亲自迎接,世界意志的化身,美丽的小姐。”

“您、是谁?”安达尔女士问。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坐在椅子上面的老人,他的面前有无数的晶屏竖立上,仿佛是某种监视的法术,在看着他创造的一个个世界。

“克莱格?”罗茜尖利地问,她试图召唤魔法,但是这个尖塔似乎是禁魔的领域,她的法术不起丝毫作用。

“你就是毁灭与创造的魔神?试图召来末日的罪魁祸首?”教皇指责道。

“客人们,你们似乎弄错了什么。”老人按了椅子上的一个按钮,然后就有几张椅子凭空出现,就连冰龙的屁股下也有一张巨大的椅子。“请坐,我会慢慢解答你们的疑惑。”

他们无法拒绝,面面相觑地坐了下来。

“我的名字不是克莱格,也不是魔神。”老人说。

“那您是谁?”安达尔女士用上了敬语,这让她的信徒们感到惊慌。但是她摆了摆手,阻止了他们的言语。

“我的名字无关紧要。”老人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重要的是,你们是这么久以来,为数不多能召唤出世界意志的化身,并且来到这里的客人。恭喜你们,你们通过了考验,从此以后,你们不会再受到任何的监视与压制,你们的世界自由了。”

“自由?”

老人笑了笑,指着旁边五颜六色,呈现出不同画面与各种奇特生物的屏幕,“每一个画面,都代表着一个世界,一个文明,生物生生不息,进化与生存是永恒的话题。你们的猜测没错,世界起源于我。我放任文明生长,但是总有许多文明毁于自己,但也有更完美的文明从废墟里诞生。然而,每一个能到达这里的文明都意味着他们变得成熟,就像是小孩最终成年,他们终究要脱离父母的监控……”

“胡说!”冰龙高声叫喊,“但是我们呢?龙族呢?我们来这里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上一次?”老人露出思索的表情,“我还记得你们这个种族。但是抱歉,那时候是另一个宇宙的蝗虫找到了这里,他们无法正视自己的卑微,残忍又嗜血,我必须阻止它们毁灭吞噬这个宇宙,所以……抱歉,龙族的朋友。”

“您是说,那些恶魔?”

“你们这么称呼它们?”

“反正就是那些家伙,它们找到了你们的世界。并且试图侵蚀,腐化你们,夺去你们的世界。”老人说,“我竭尽所能,但帮助有限,我只是记录者,宇宙的规则注定我无法插手。”

“这么说,所有曾经发生过的末日都是因为那些恶魔?”李欧惊讶地问,“可是,那些诸神陨落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恶魔侵蚀了你们的诸神。”老人说,一边招来一块水晶屏,重放着以往的一幕。“如我所说,我无法插手,幸运的是,你们最终抵抗住了。”

屏幕里,那场战争惨烈无比。

“那炼金术?”

“那就是另一个世界对你们的馈赠了。”

“那您是谁?”安达尔女士又一次问。

“如同你是世界的意志一样,我不过是宇宙意志的具现化。”老人说,“我行驶观察职权,为宇宙挑选它的主人,你们通过了考验。但是现在,客人们,那些蝗虫正在叫嚣呢。我觉得我们的谈话可以稍后再继续,我十分乐意与你们交谈,特别是这位女士。”

“等等,那克莱格是谁?”离开前,李欧忽然问。

“真正的恶魔,另一个宇宙的蝗虫头领。”老人耸耸肩,“但它敌不过整个世界的意志。”

……

这一天,无数的人都同时见证了这一幕:

一颗巨大的流星在金色烈焰的包裹下从天而降,它在空中炸裂开,变成了金盔金甲的女武神,她手持利剑,挥手便斩破长空,一头巨大的恶魔从黑色的虚空里钻了出来。它在与女武神交手数回合之后便被斩成了碎片。随即,漫天的光雨笼罩了整个星球,圣洁的光辉之下,恶魔们痛苦的嚎叫着死去。

……

“我想不到结局竟然是这样。”李欧苦笑着说。

“我也想不到。”陆月舞叹了口气,“总之我的心中还有疑问。”

“等下一次我们再去见那个老头的时候再问吧。”罗茜摸了摸凸起的肚子,“只是不知道下一次得多久了。”

“也许很快。”李欧说。

“是呀,很快。”她们一起感慨了一声,然后望向天际的尽头。

在那里,他们看见天空在碎裂,然后又在一瞬间聚合,他们都知道,那是自由的象征。标志着他们彻底脱离了初生的囚笼,从此自由的翱翔在星海之中。

“之后,就是另一个世界了。”安达尔女士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身边,“广阔的宇宙。说实话,炼金术士,我从没想过。”

我也没想过。李欧叹了口气,“无论如何,那也是一个新世界了。”

“是啊,新世界。”黄金的女武神露出轻松的笑容,有如初升的朝阳。“罗茜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给你的孩子起一个名字吧。”她说,“以世界的名义,她将是新世界的见证者。”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