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穿到异界当驸马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三十一章 绝对时差

“小姐,我们向各个路线派出去的探子都已经回复了,并没有发现琪米莉小姐与伊赛斯小姐的踪迹。现在唯独是磐石城方向的探子失去了联络,市面上流传的那个传言……恐怕、恐怕确实是发生了。”

磐石城在被神之躯完全毁灭的一天后,磐石城被毁的这个事实,还只是作为一种流言在对外扩散着。但是这个流言,在某些有独特情报网络的人眼中,却已经在不用确认的情况下就能判断其的真伪。

因为这些人派往磐石城的情报人员通通都失去联络了。

在七海国,拥有这样情报网的人和组织很多。兹莉·思华伯格与命运丝线就是其中一份子。

听到属下汇报的这个信息之后,兹莉紧握着拳头,死死的盯着桌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磐石城被广域性的神秘力量摧毁了,然后除了磐石城方向之外的回报,通通都说没有发现琪米莉的踪迹。结合起来无外乎就一个可能性。

琪米莉她们的行进路线是在磐石城方向!

磐石城被毁了,那么琪米莉她们能够平安无事吗?

难道这一次又迟了一步吗?

兹莉一行人,从藏剑一直沿着魁洛他们的移动路线进行追赶。在阿伦帝布塔的坚螺城附近,兹莉与她所带领的救援部队,第一次真实的掌握了魁洛一行人的动向。

可是因为坚螺城被毁时产生的大动乱,阿帕隆带着琪米莉和伊赛斯脱队的个人行径,让兹莉错过了一次营救的机会。

其后,由于阿帕隆那种经常绕城不入,多数选择无人区进行移动的行事风格。更是让兹莉的情报网不是丢失目标,让追踪受到严重的妨碍。

不过万幸的是,阿帕隆那种经常有意无意自动暴露行踪的移动方式,随着距离中央王城的越来越近,锁定的难度也逐渐降低。因此,兹莉在之前就做了一个大胆的举措。

她直接带着大部队,先赶到了中央王城附近的城镇。在那里一边收集情报一边守株待兔--与其无头苍蝇一样跑来跑去,还不如等锁定路线之后再调头杀过去。反正阿帕隆的最终目的地是不会变的。

事情也一如兹莉预料那般进展得很顺利。虽然阿帕隆和琪米莉的踪迹依旧如同之前一样,消失一两天,然后又在某个城市留下踪迹。但因为越来越接近中央王城,其前进的方向变化也越来越小。

可是眼看着就能够收网进行救援行动的时候,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乱子。

难道我错了吗?我当时就应该一直跟着线索走,如果能够在她们踏入磐石城之前截住,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懊恼、后悔、自责、愤懑。种种的负面情绪在兹莉的内心不断翻腾着。

兹莉的默不作声,让进行汇报的下属感到十分不自在,但手头上有个重要的情报需要进行汇报,所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打断了兹莉的思考“小姐,属下这里还有一份情报要进行汇报的。据西海域那边的情报网络提供,确切肯定了目前骇尔兰斯正在那边施虐。而且有确凿的证据显示,目前在塔特地区,有两具碧蓝斗铠在活动。皇家一共就只有两具斗铠,所以可以肯定,洛诃一定在其中。”

“洛诃·索耶莱·玛尔塞利斯!”当听到洛诃这个名字的时候,兹莉瞬间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桌子放着的物品,也随之狠狠的跳了一下。兹莉抬起了头,脸庞不由自主的发生扭曲。那原本清丽的脸庞此刻居然毫无美感,只给人一种漆黑的绝望,如同深渊中探出手的恶魔一样让人止不住的颤抖。

洛诃这个名字,兹莉一辈子都忘不了,也不可能忘记。

黑晶骑士家族,也就是思华伯格一族之所以会落得如此下场,父亲被迫带着自己远走他乡,最终因重伤不治而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洛诃这个疯子造成的!

十八年前兰温堡那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那因为鲜血而变得如同河道一般的走廊,那一声声频临死亡而发出的绝望呼声,那疯狂屠戮之后的变态笑声,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都被烙印在兹莉的灵魂之上。

这个世界,谁都能放过,谁都能原谅。但唯独他,拥有高贵血统和姓氏,却甘心堕落的疯子,疯狗!

曾经的人鱼亲王,洛诃·索耶莱·玛尔塞利斯!

绝对不能原谅!

仇恨的怒火点燃了兹莉的理智,席卷着她的整个记忆,当初所有的画面一幕一幕的浮现在了眼前。紧握的双拳,发出“叭呲”“叭呲”的声音,浑身的肌肉都在不停的颤动。

但下一刻,兹莉冷静了下来,以极大的毅力和勇气,将复仇的焰火深深的掐灭--现在最优先的,不是复仇,而是琪米莉和伊赛斯。

曾经失去过一切的兹莉,比任何人都能够明白家人朋友的珍贵。正是那份残缺的过去,让她更懂得珍惜身边的人,身边的事。

复仇只能泄愤,却不能带回已经逝去的人。仇恨对眼下一点帮助都没有!冷静下来!兹莉·思华伯格!

握紧的拳头渐渐松开,肌肉也慢慢放松,急促的呼吸也变得平稳,兹莉努力的让自己恢复了冷静。

沉默了许久之后,她终于抬起头来“情报操作继续执行,分散在其他城市的斥候让他们继续原地活动。找五个人跟着我,其余人原地待命,我要出去一趟。”

“小姐,您、您这是要去哪?”向兹莉汇报的下属,说实在他的的确确的被刚刚兹莉的样子给吓坏了。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只是外表清冷的小姐,居然能够在一瞬间变得那么可怕。虽然他没有经历过十八年前那场动乱,但通过兹莉的状态变化,他便可以推断出,前辈们对这件事并没有夸大。

那次灾难在兹莉心中留下的伤痕实在是太深了。

这小姐难不成现在就准备带五个人,跑去西海域找洛诃报仇吧?虽然能够理解,但这种做法也太过鲁莽了吧?!

被兹莉身上释放出来的压力,压得几乎喘不过起来的下属,即便是如此,他也准备尽全力的劝住。

“小、小、小姐,您不能这么冲动啊……”

兹莉看着下属那一副拼命的模样,不由得苦笑的摇了摇头“我刚刚的动摇得那么厉害吗……你放心,我并非是要去找洛诃报仇,我自己有多少本事我很清楚,我现在是准备亲自去磐石城一趟,不能再等了。骇尔兰斯的事情,暂时先摆在一边。现在的最优先事项是琪米莉和伊赛斯。无论如何,在没有最终确认之前,我们不能放弃。十八年前我几乎失去了一切,所以我绝对不允许别人到了现在还要把我身边的宝贵事物夺去!”

“可是小姐,就算是您,现在去到已成白地的磐石城恐怕也--”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还是那句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兹莉一挥手打断下属的劝谏,推开门准备迈出去的时候,兹莉停下了脚步,微微的回头淡淡的说道“我说如果,如果我真在磐石城发现了噩耗,你们还决定继续追随我吗?”

“誓死追随小姐!小姐请放心,只需要您一个信号,我们留守的二十三人,即便无法给于默纳洛重创,但也绝对会让他们记住我们的怒火!希克廉穆!”

“谢谢。”兹莉微微点了点头“我是个贪心的女人,我要你们给默纳洛留下深可见骨的伤痕,我也要你们活下来,我更要带着你们去找洛诃报十八年前的血仇。所以不要随便浪费自己的生命,拜托了。”语罢,兹莉走出了房间。

兹莉很明白,刚刚自己说的那一席话,虽然好像很动听,可其实无疑等于是要让这些留守的人去送死,但是万一琪米莉和伊赛斯真的有什么意外,这血债就要血偿!哪怕是单枪匹马杀上海神教总坛,我兹莉思华伯格也要让中央王城付出代价!

看着兹莉离去的背影,下属还在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

命运丝线虽然一直都是黑晶骑士家族的下线组织,可是因为十八年前的那场动乱,实际上已经和思华伯格家族断绝来往了十八年。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不是命运丝线组织中的那种贯穿上下的使命感,命运丝线与思华伯格家族的这种上下关系,其实早已是名存实亡。

在最开始,这名下属也的确是没有多尊敬兹莉。甚至还曾经产生过一种,我们凭什么就因为那点血统关系,就要听这么一个年轻人的指挥?还要冒着身命危险跑到敌人的大本营来去营救几个和组织无关的小人物?虽然对方被绑架是组织的责任,可是牺牲两个小人物又能怎么样?

可是这二十多天的相处,让这么下属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个少女的魅力。过人的智慧,大胆奔放的谋略,敢于挑战的勇气,还有那最珍贵的,就是她身为人的那一面。

就在刚刚,能够为了友情而放下仇恨的这份决断力和自控能力,就已经足够让人为她卖命了。

能够侍奉这种充满人情味的主人,是多少人等了一辈子都等不到的事情。

兹莉一如她在迅雷部队当中的风格一样,雷厉风行的挑了五个人就轻装上路了。因为身份原因不能使用传送阵的她们,必须分秒必争。

现在兹莉她们所处在的位置,是在距离中央王城卡伊布六十海里的一个中型海城。距离琪米莉与阿帕隆的位置,按照直线距离来计算,大概需要五天的时间。

而海神教,裁判所回收神之躯耗费了两天时间,再由霍莫德下令回收钥匙,到反馈到潜伏在琪米莉附近的第六番号与第八番号神使,需时不过一天。这其中具有两天的绝对时间差。

在阿帕隆身负重伤昏迷不醒,琪米莉魔力被封印手无缚鸡之力,两个战力水平在军用级①别的神使虎视眈眈的眼下,兹莉能够赶得上吗?

①军用级:详情请见第四卷《叛乱分子多重奏》第五十四章《灰暗的未来》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