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林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

第二百章(大结局)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新书《人途》已经上传,好不好看自己去溜达下吧!欧也!http://yy.17k.com/book/40525.html

  “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了”,林克一边呲牙裂嘴地放松着筋骨,一边说着:“这几天真是等得都快不耐烦了!”

  在他身旁的几个人,也都被林克这句话逗得笑了起来,毕竟这些人除了芭株小精灵之外,都是经验丰富的强者,当然知道大战之前的放松,也是非常重要的,林克的搞怪,也就是在放松气氛罢了。

  毕竟现在,在他们面前的,就已经是那个神殿背后的阵法,再踏出一步,就步入了那个神秘的空间。

  有了诺顿三世的通力合作,所有的事情也就进行得顺利得多了。

  昨天夜里撒卡拉帝国的一个犯了重罪的囚犯逃跑了,还有人看着他似乎跑进了神殿里面,于是诺顿三世陛下为了维护神殿神官们的安全,调来了卫队把这些神官们全部保护了起来,还对外封锁了整座神殿。

  那些神殿神官们大多都不是什么真正的强者,平日里也早就成为了帝国的附庸,现在一个两个还都在赞美诺顿三世陛下的仁慈,当然也不会怀疑到其他的地方去。

  而这也就意味着林克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在这座神殿里为所欲为。

  “大家都准备好了么?!”林克向他们问了一句。

  按照老欢喜法神的研究,这座阵法是完全隔绝空间的,只要他们没有踏足到空间里面,那在这里大喊大叫,也不怕里面的人会发现。

  佩里格、齐云、地狼、芭株都齐齐地点了点头。

  这一次维尔伯爵在林克的要求下,留在了原地保护小公主,毕竟虽然林克觉得以他对于大陆之上所谓九阶顶级强者的实力的了解,他们这一行人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但是很多事情总还是要预防一个万一。

  而如果他们真有了什么万一,维尔伯爵也还可以让那位诺顿三世记得他还欠着林克他们一个承诺,还可以保证小公主可以过上她希望过的生活。

  可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小公主就算不用嫁给那位布鲁弗王子,接下来要面对的又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命运呢?!

  她会不会跟艾莲一样……

  想到小公主中艾莲,林克顿时又是一阵头大。

  “那就走吧,记得我们原先说好的计划!”林克甩了甩头,把这些东西都抛在脑后,当前一步,跨进了那个阵法之中。

  这是一片奇怪的空间!

  林克所见过的阵法,也就是那位齐格大叔还有诺顿三世所布置的两次,但那虽然都是造成了一片独特的空间,但却也还都是根据着周边的景物来布置的,毕竟阵法本身就是要以周围天地之间的基本元素来进行布局,这样做会省力一些。

  但现在这一片阵法空间,却让相续跳进来的几个人都有点儿发蒙。

  看不见天,也看不到地。

  他们仿佛就踏在那一片虚空里面,无尽的点点光芒,在他们身畔明灭闪动,就好似是他们这一脚跨出去,却是跳进了星空银河里面来一样。

  这就是一片一眼望不着边界的另一片宇宙。

  哪怕他们都是见多识广,在进入阵法之前,也曾从诺顿三世以及原来的老格莱一世那里,听到过不少关于这片阵法空间里的信息,但却也只到亲自跨进这里之后,才知道哪怕那位曾经通过心灵感应看见过这片空间之中情况的盗贼大师,所看到的只怕也都是不真实的,只有真正踏入到这片阵法空间之中,才能够感受得到这一种能让每一个人为之窒息的壮阔。

  他们原先都已经分配好了,要怎么样分进合击,互相配合,来对付那四名神殿使者,但现在一入眼居然望见的是这样一副跟先前料想完全不同的景象,却是不由得都有点呆住了。

  一团巨在的圆蛋形的光芒,悬挂在这片天地的正中间,一涨一缩,宛若是一个有生命的物体一般,源源不断地喷身出光芒与火焰,但却没有看到那四个所谓的神殿使者,藏身于这片广阔空间之中的哪一个角落。

  忽然一声尖利的嚎叫,响起在整个天地之间。

  一团黑点,从那个巨蛋形的光芒中飞了出来,几乎就在一闪之间,就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快得几乎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小心!”林克一声大叫响起的同时,一道闪电亮起在了这片空间之中,正正撞中了那道袭来的黑影,速度快得简直让其他人都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的一声巨响处,林克就这么被狠狠地摔了出去,在他原来站立的地方,却站着一个全身都披在黑色斗篷里的家伙,看装束正是所谓的神殿使者。

  快,在原来他们掌握的信息里面,没有一则提到这个神殿使者的速度居然会有这么地快,也就只有经过了加尔文导师那些年残酷到极致的训练的林克,才来得及在那种时候及时出剑,挡下了这位神殿使者的第一击。

  周围的那几个人也不是弱者,林克为他们争取到了这些许的时间,已经足够他们做出了最佳的反应。

  佩里格大人早就已经给自己加上了所有的魔法防御,这个时候手上一招,锤练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陨火流星化做一条吞吐不定的火链,直直向这位神殿使者袭去。

  齐云圣骑士的天蓝色斗气已经将神殿使者笼罩在了其中,而他自己的身形连同骑士大剑,都化做了一道流光,狠狠地斩向这位神殿使者的身形。

  芭株手上多出了一支弓来,不到最后关头,她当然不会施展出虚灵之弓这样的技巧,这是她从小随身的武器,一支绿莹莹的小箭,以一种缓慢又奇异的痕迹,若隐若现地射向那位神殿使者。

  所有人都已经出了全力,这即是因为刚刚神殿使者刚刚出场的那一击,让他们都有点儿震骇的感觉,而如果能够趁着现在其他三个神殿使者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出现之前,能够先解决掉这一个,那起码呆会威胁也会小上一些。

  地狼身上透出了微微月色一般的光芒,警惕地站在一旁,戒备着其他三个神殿使者的突然出现,这一切都只发生在那刹那之间,一时间连林克都没人顾得上。

  “哼!”那个神殿使者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踏前一步,也没见他开口吟唱魔法,一股夹杂着小小冰粒的寒冷旋风,忽然间就从他身旁出现,正面迎上了佩里格大人袭来的陨火流星,到了佩里格大人面前的时候,这股旋风里的小冰粒,已经恍若一个个巨大的冰川,刚好将佩里格大人陨火流星之中那些包蘊着热量的流星之火,给生生包在了里面。

  “扑”的一声闷响,无数白腾腾的蒸汽冒起,佩里格大人的陨火流星,居然就这么给灭掉了大半。

  “噗!”佩里格大人应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这陨火流星可是他多年的心血所在,上面不知道蕴含了佩里格大人多少的魔法能力,就这么消失了大半,连带之下佩里格大人等于一下子就受了重伤。

  不过于此同时,眼见齐云的骑士大剑,挟带着天蓝色的斗气,已经快狠狠地斩在了那位神殿使者的额头上,佩里格大人也还是想高叫一声好。

  能够瞬发出这种级别的魔法,已经证明他们先前的推断都是错的了,但无论如何,魔法师的肉体防护都是最弱的,佩里格这个魔导师级别的人物可以很清楚地感知到这个神殿使者的身上并没有加持任何魔法护罩,在齐云这甚至能够斩破他这个八阶魔导师全力发动的魔法防御的一击之下,这个神殿使者应该已经是必死无疑。

  这个时候的佩里格大人,却忘了刚刚这位神殿使者与林克那硬碰硬的一击,也或许在他的概念里,林克虽然屡屡表现得很神奇,但要论以硬碰硬的正面作战,却还是及不上齐云这位圣骑士的。

  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神殿使者也不知道就怎么动作,明明眼看着齐云圣骑士的骑士大剑已经砍到了他的额头上,但就这么一晃眼的功夫,却是发现那个原本应该是这个神殿使者的额头的地方,忽然变成了他的手。

  而齐云圣骑士那还泛着天蓝色斗气的骑士大剑,居然就这么被这个神殿骑士硬生生地捏在了手里。

  齐云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他斗气大成,达到圣骑士级别的修为以来,这天蓝色的斗气几乎已经可以称得上无坚不摧,哪怕是佩里格这个八阶魔导师全力加上的不知道多少层魔法防御,在他的全力一击之下,也是毫无疑问地可以完全破开,而眼前这位神殿使者居然是用血肉之躯这么直接硬抗了他那贯注了巅峰斗气的骑士大剑,这实在是齐云做梦也从来没梦到过的情形。

  不过齐云也是战斗经验丰富无比的打架疯子,这突如其来的冲击甚至未曾让他的动作有过半分迟缓,他几乎下意识地就要按剑下斩,以他刚刚觉察到了最弱的地方再度进攻这位神殿使者,但却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神殿使者忽然之间手掌一紧。

  “咔”的一声脆响,齐云的天蓝色斗气,齐云圣骑士级别的天蓝色斗气,居然就这么被这个神殿使者就这么用一只肉掌给硬生生地捏碎了,一起碎掉的还有齐云的骑士大剑,或许,还有他那从不畏惧任何战斗的胆量与信心。

  齐云也大口地喷出了一口血,随即被远远地抛了开来,掉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就这么一照面的功夫,佩里格跟齐云这两大强者,全力一击非但没能给这位神殿使者造成什么伤害,反倒是都身受重伤,眼看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

  芭株的箭,出现在了那个神殿使者的背后,原本缓慢无比的箭突然间变得快如一道绿色闪电,趁着那名神殿使者正在对付佩里格大人跟齐云的时刻,狠狠地射中了神殿使者的后心。

  所有人一个“好”字还没来得及提到嗓门口,却只见那个神殿使者被那道绿色闪电砸得微微一个踉跄,但却又稳稳站住了,那支绿色的小箭只是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了一个小破口,连身体都没能钉进去。

  “靠,怎么又是这么一个玩意!”林克爬起了身来,刚刚来得及看见这一幕,骂骂咧咧地叫了一句。

  瞬发魔法,刀枪不入,一双手简直就比什么都要来得坚硬,这个神殿使者实在是怎么看怎么象他曾经遇到过的那个怪物老大,只是无论从施放魔法的级别,还是从动作的灵敏度,都比那个怪物老大要强大得多就是了。

  佩里格跟齐云挣扎着爬了起来,相互对视,都是一脸的惨然。

  无论是魔法攻击还是物理攻击,都难以伤害到眼前的这个对手,但他的打击却是招招到肉,这场架还怎么打?!

  更何况,眼前这只是一个神殿使者,另外三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看来这一次他们实在是自视过高了,对于这什么神殿使者的实力判断完全是错误了,这一次这条老命八成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嫁接移灵法,这难道是传说中在上古时代就已经失传了的嫁接移灵法”,地狼的身上月色光芒仍然闪烁着,脸色却显得有点儿苍白了起来,在那念叨着:“唉,这次要是让诺顿三世也一起过来就好了!想不到啊,想不到!”

  “你说什么嫁接移灵法?”林克也跑了过来,跟地狼还有芭株并排站在,不过他们现在都没有了出手的勇气,林克向地狼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种传说中的神技,据说是上古时代的医学之神发明的”,地狼苦笑着,向林克解释道:“传说中医术之神能够通过嫁接移灵之术,来获取不同智慧种族的强者身上的能力,比如人类魔法师身上的魔法,骑士身上的斗气,甚至于上古时代那些特殊种族的特殊本能,比如天木一族那种刀枪不入的特性,还有风之一族的速度本能之类的,总之就是一个最适合战斗的综合体。我们先前认为神殿使者是天木一族,确实是想错了,这个家伙似乎具备了天木一族最强大的一种本领,但却远远不仅止于此。”

  “照你这么说,这种综合了所有强者优点的战斗综合体,应该是全无弱点的了?”那边的神殿使者也象那个怪物老大一样,除了战斗的时候,反应很有一些迟钝,不过现在也开始慢慢转过了身来,林克盯着地狼,连忙长话短说:“那你刚刚说后悔没带诺顿三世一起来是什么意思?”

  “如果这种战斗综合体真的是全无弱点,那医学之神早就可以一统上古时代的诸神世界了”,地狼里奥多苦笑着说道:“这种战斗综合体虽说能够综合所有强者的优点,但也不可避免地继承了那些强者的一部分意识跟本能,这些意识都是不完整的,但却又确实在在,这也就造成了这种战斗综合体往往由多个残存的意识与本能来交替控制,但这些意识与本能也不是……”

  “长话短说”,林克看着那个神殿使者已经开始把目光投向了他们这三个看上去还完好的家伙,眼睛里那种绿幽幽的光芒也越来越亮,连忙打断了地狼里奥多的长篇大论,说道:“你就直说怎么样才能打败他!”

  “如果有一个拥有强大意志力的强者在,只要以强大的意志力就可以挑动这个家伙那些残存意识与本能之间互相争斗,让这家伙自然崩溃,如果意识强大到更高的地步,甚至还可以反过来控制这种战斗兵器”,地狼看向林克,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诺顿三世跟老欢喜法神为什么会感应不到这个家伙的精神力波动,但在我看过的典藉里面,记载着在上古时代,这是对付这种家伙的不二法门!”

  “哎呀,我说你们聊完没有啦”,芭株看着那个神殿使者慢慢逼近过来,跺着脚,急道:“这个家伙都冲过来了!”

  地狼皱起眉头,身上的月光波动越来越厉害,林克却是低下头,似乎想起了什么。

  “不管了!”芭株看着那个神殿使者慢慢弓起背,一副要发动全力攻击的模样,一咬牙,手上一挥,虚灵之弓慢慢在她手上浮了出来。

  这小妮子也知道以她现在的能力,在这个并没有多少植物系生命元素的阵法空间里,如果强行召唤虚灵之弓甚至射出无缚之箭的话,只怕会就这么脱力而死,但她却是无怨无悔,毫不犹豫地就这么做了。

  眼前的神殿使者眼睛里的绿光越来越盛,虽然还没有动手,但一股无形的力量,居然就已经让芭株他们几个,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几乎就让他们连力量运转都有点儿不灵了起来。

  佩里格跟齐云互相看了一眼,一齐点了点头,都咬着牙,挣扎着站到了林克他们的身边。

  虽然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力量了,但在这样的时候,他们还是要拼尽最后的能力,战斗到最后一刻。

  为了撒卡拉帝国,为了他们毕生的梦想,为了身为一名男儿应有的尊严!

  “芭株不要,我有办法了!”林克突然一声叫唤,打断了芭株的动作。

  “芭株,地狼,我有办法了”,林克抬起头,满脸兴奋的神色:“只要你们帮我缠住他一小会的时间!”

  “好!”芭株跟地狼的答应声中,两个人都已经主动冲了出去。

  “啊呜”,地狼的嚎叫声中,一片最圣洁无比的圆月之光,就这么占据了这整片空间,就连这片天地间的所有光芒,都在这一刻就这么悄然敛去。

  诸神时代圆月之神的能力与祝福,延至今天,仍然是天地之间最为强大的力量之一。

  “啊呜”,笼罩在圆月之光里面的神殿使者,周身冒起了一阵白色的烟雾,他似乎很痛苦一般地也仰天大叫,双拳轰出,就这么击打在已经布满他身旁四周的圆月光芒之上。

  月亮碎了。

  所有圆月之光,就这么黯淡了下去。

  地狼捂着心口,踉跄后退。

  这个神殿使者的拳头上,实在不知道蕴含着怎么样奇特的力量,居然就这么以绝对的力量打破了地狼借着圆月一族的圣物所幻化出来的最纯净的圆月之光。

  只不过地狼的举动,也已经为芭株争取到了一点时间。

  就在地狼后退的那一刹那,无尽的藤蔓,就这么在这片无根无源的空间里生长了出来,纠缠住了这位神殿使者的手足四肢,甚至于纠缠住了他的全身。

  “啊!”这位神殿使者又是一声大叫,周身冒起了一股黑色的火焰。

  这种能够瞬间分解植物系生命元素的亡灵之火,瞬间烧化了芭株化身成的植物藤蔓,小得芭株痛得冷“哼”了一声,但却没有任何放弃地继续挤压着体内每一份生命元素,继续死死地缠住这个神殿使者。

  “你准备好了么?!”也就在这个时候,佩里格与齐云似乎听到林克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然后他就冲了出去……

  尾声:

  “然后呢?然后呢?”小公主不知道已经第几遍追问当时的情况了,现在的她已经不象第一次听到的那样泪眼婆娑地看着林克,生怕这个家伙又从她眼前飞走,反倒是很有几分猎奇地模样,执着地追问着接下去的进展。

  现在他们已经离开撒卡拉帝国的帝都了,放下了所有心事的小公主,明显比以前还要活泼可爱,原先眼神里那份难以抹去的忧郁也早就已经消失得不知道哪里去了,只剩下一派快乐的阳光。

  “然后你就要问他了,我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地狼无奈地翻了翻白眼,看向林克:“接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也都是糊里糊涂的,只有这个家伙清楚!”

  “是啊是啊”,恢复得差不多的芭株也点着头,加入了讨论:“我也很想知道林克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也没看他施展什么魔法啊,怎么被他扑上去之后不一会,那个神殿使者居然就安静了下来,到后来还跟他称兄道弟,一副很亲热的样子,不但答应了我们的全部要求,还居然就这么把我们给送出了阵法,这也实在是太神奇了!”

  “林克,到底你用了什么方法啦”,小公主也转身看着林克,撒娇道:“说啦说啦!”

  “也没什么啊,我只是跟他讲道理嘛,他听着觉得有道理,就听我们的了”,林克眯着眼,很惬意地享受着暖洋洋的阳光,耸了耸肩,很臭屁地说道:“伟大的林克骑士一向是以理服人!”

  “切!”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这个解释,只不过林克这一路来就是不说,这些家伙也拿他没办法。

  事实上当时林克也是当紧当忙才临时想到了这样的一个办法,也是到了地狼里奥多既然说以强大的意识可以抹杀甚至操控神殿使者那个战斗兵器,林克才想起来他自己的身上似乎就有着这么一个强大的意识,那就是那个一直还沉睡着的法师塔之父。

  对于这个据说复活需要不知道多少能量的法师塔之父来说,这个神殿使者那集中了不知道多少上古智慧种族精华的战斗综合体,说不定也还勉强能符合这位法师塔之父的标准。

  先前的林克也没有把握,只能拼死一搏地唤醒了法师塔之父残存的意识,在他的指导下,才终于完成了最后一击,居然真的就这么把形势给扭转了过来,哪怕是林克自己,现在想来也还觉得象是在做梦一样。

  因为这里面涉及到太多超越了大陆之上知识体系的事情,而且又牵涉到法师塔这个林克曾答应过不向任何人提及的秘密,是以林克也不打算告诉任何人真实的情况,就让这成为永远的秘密吧。

  “林克王子就是伟大啊”,在一片鄙视声中,只有维尔伯爵还在接着拍着马屁:“这整个处理事情的手段,跟我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林克他们自那个阵法空间里出来之后,才总算知道了那天那个诺顿三世所说的最好的安排是什么,撒卡拉帝国新登基的斯里兰卡七世国王以撒卡拉帝国更换了国王为由,向巴伐尔帝国提出解除小公主与布鲁弗王子的婚约,以此同时,斯里兰卡七世为了表彰林克在这一次国君更替之中所起的作用,史无前例地赠予了林克一个荣誉的王子爵位,然后指定由林克王子向巴伐尔帝国的小公主求亲,是以现在林克这一路上还是跟着小公主回去,只不过由送婚使节变成了求亲使节。

  关于这样一个任命,撒卡拉帝国上下肯定还是有不少反弹的,但在斯里兰卡国王一派的势力强力推动,潘柏尔家族暗中默许,甚至诺顿三世老国王的势力都私下认可的情况下面,还是很顺利地就通过了。

  好多人都在羡慕林克占了个大便宜,只有那些知道实情的少数核心人物,才知道撒卡拉帝国以这样一个虚衔,拉拢了林克这么个潜力无穷的少年强者,实在是再合算不过的买卖。

  “其实我到现在还没想通的事情,是那些神殿使者不是说有四个么?”林克看着大家义愤填膺的表情,赶紧转移了话题:“那另外的三个又到哪里去了?!”

  那天他们搜遍了整个阵法空间,也没有找到另外三个神殿使者的踪影,随着惟一出现的那个神殿使者的记忆已经被抹去了,恐怕也就只能够成为永远的谜了。

  “哼,还来这一手”,林克的技俩实在是用得太多次了,地狼一脸不屑地没好气地说道:“上哪去了?说不定他们正在前面等着你呢!”

  “林克骑士”,就在这个时候,前面忽然传来一声大喊:“我们在这里等着你呢!”

  “不是吧!”林克、芭株、地狼还有维尔伯爵,几乎异口同声地叫了一句,迅速将小公主护在了中央。

  “上一次没有我的份”,维尔伯爵摩拳擦掌:“这一次的战斗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缺席了!”

  “林克,你们这是干什么?!”前方驶来的马车停了下来,艾莲从马车跳了下来,看着林克他们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林克松开了握在骑士大剑上的手,掩饰在咳嗽了一声,惊奇地问道:“艾莲,你怎么会在这?!”

  “呃,我在撒卡拉帝国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正想回巴伐尔帝国去”,艾莲看着林克,眼睛眯成了月牙型:“林克,跟我一起走么?我记得你以前说过要带我去看你家的铁匠铺子的。”

  “林克!”小公主也了起来,柔声唤了一句。

  “这个……”林克看看艾莲,又看看小公主,转头向着身边的那群人说道:“你们说……”

  “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林克身边的一群人忽拉全跑光了,维尔伯爵讪笑着撞了撞林克的肩膀:“这样的仗,还是留给你自己打吧。”

  林克看看前面,又回头看看后面,只能发出一声**:“主神在上!”

  (全书完)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