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笔下文学(手机版) >> 恒古世界 >> TXT下载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四十八章 盛世繁荣(终于完稿了:))

善念!

大爱胸怀!

这与修炼神级有关系吗?

你个乳臭才干几日的红毛小子也敢对我说教?

神级……

好,今日我就做把杀神剑!

在修炼一途中虽具备慧根却被心中太多执念左右的柴禁如剑身影忽然泛红,化成一道剑光瞬间向金永生飞扫而去。

金永生也已经同时出拳,拳如龙啸,仿若天神抡金捶。

这边战斗一拉开,被拳罡剑意袭面的众人迅速退出了王宫。

还站在战斗圈内的就只有被金媛媛护着带去空中的老军神、永明以及抱着王后永宁的古永、恒几人。

“宁儿。”在那道已经渐渐衰弱的金光中,古永抱着永宁几近幻灭的身体,双目落泪不止。

“永!你回来了?感念上苍在这最后一刻还能让我见你一面,永,恒古之心已复,我去见永生了,你照顾好明儿。”永宁话落,眼角落下最后一滴眼泪,身体开始化作点点白光涌飞向天际。

“母亲!母亲……”永明痛哭不止。

“宁儿,宁儿……此间世界无你,我独活何趣。明儿长大了,他能照顾好自己。你等我……”古永话落,起身一掌拍去空中。

古永这一掌,开启了当初他在极乐山巅未走过的那道天门,天门之上有天人,他追随此生挚爱朝着空中一道光门流星般飞去。

什么王座,什么王权,都抵不过古永心中对永宁的爱。

那日他登顶极乐山巅,放弃成神的机会亦是为了永宁。

今日他逆天而行,强行开启那道天门还是为了永宁。

她说他一生任性,但这就是古永。

他从来都是遵从自己的本心做事儿,从不犹豫,从不怀疑……他说过不止要照顾她一生,他要与她生生世世在一起。

“古永!”老军神与恒齐齐叫了一声。

相隔半恒年之久,见面与离开他们兄弟竟然都没能说上一句话。

虽然老军神与恒都能够理解古永的心思,他爱永宁胜过一切,但是他们知道古永飞向之处虽是天国神界,那也将是一个新的轮回开始,古永此举是要护送永宁神魂一起转入那世界。

“兵子!恒!恒古世界就交给你们了;明儿,好生照顾自己,切莫辜负了你母亲对你的希望。”光门关闭,后面落下古永这最后的声音。

老军神与恒举目望着古永消失的方向,久久无语,直到天幕中豁然如佛光普照,之后是淋在身上会让人感觉无比舒服的金色雨滴落下,两人才难掩难过神情转目看向还在与柴禁战斗的金永生方向。

有谁会想到他们千难万险回归了恒古找到古永后竟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梦中几度出现过的把酒言欢呢?心心念念的兄弟情长呢?

老军神深深叹息了一声,瞬间苍老了许多岁的样子。

恒突然间怒目看向远处柴禁,之后身形一闪出现在了与柴禁才对招过后各自退后了身形的金永生身边说道:“永小子,柴禁交给我,我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剑道。”

一名挣脱了本我束缚,终于修出人身的神级剑灵。

一名修剑如痴,在剑道上有大领悟,为成就神级,不惜以身化剑的恒古世界大长老。

这是一场终极对决。

有关于这场战斗后世有传言说……恒古王城上空有神明战斗,空中飞剑蔽日,眨眼间毁去恒古王宫,神明战斗持续了七日七夜,足迹遍布多半恒古世界,神明所经之处山川被毁,河流改路,大地满是深谷伤痕,好在这其间伴着充满生机灵气的金雨洋洋洒洒足足下了七日有余,润养抚慰了这千疮百孔的世界。

在金媛媛护着老军神与永明落身在一片狼藉的王宫大殿外时,金永生望着恒与柴禁战斗中飞速离开的方向走去了老军神身边。

“永小子,你无事儿吧?”老军神问了一声。

“无事儿。永王他?”金永生方才正和柴禁专注战斗,他只是感知到了古永与永宁王后的气息殒灭却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随王后一起去了。”老军神痛苦难过了神情说道。

“这样也好。”金永生仰头迎着金色落雨望向天空喃喃说了一声。

“你就是姐姐的后人?”老军神身侧永明突然看向金永生问出。

金永生转头看向这满脸都是稚色,眼下泪痕还未见干的小王子悠悠问道:“明王子为何还耐得住心性不对我出手?”

金永生说话立即让老军神与金媛媛一起露出怀疑神情。

金永生话出必有因,但是小王子才多大?他怎会向他出手呢?

面对金永生的骤然发问还有老军神与金媛媛异样的眼神,永明确是一脸淡定的模样反问着:“我为何要向你出手?”

“这就要问问你自己呀。恒古之心为何而破?恒古之乱为何而起?永王为何会受困柴家?柴禁若无内应相助论他再多计谋也是敌不过有恒古剑在手的永王,那日你刻意求了永王与你恒古剑玩耍,假借无心抛剑与柴禁暗中配合打碎了恒古之心,而永王无剑在手,无恒庇佑,自然更容易落入柴家人事先所设计好的圈套中……永明,你自认聪明却养虎为患,自己目地没有达成反倒被柴禁所利用,你此刻心底里是不是正想着柴禁死得好啊,他死了你与他之间所有见不得人的秘密就都消失了?”

永小子在说什么?

难道这一切事情幕后主使竟不是柴禁,而是小王子永明……

老军神心中虽惊,却还是不太能够相信金永生所言,正想出言之际,被拆穿真实嘴脸的永明突然现出与他年龄极其不相符的凝邪表情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继承了王之剑恒古,亦继承了他的一部分记忆。你在以恒古剑打破恒古之心时你的眼神出卖了你。”

“我的眼神……”

“在这世界时间漫长,一名七八岁孩子的智慧远超过外世,他们看似年幼,而那却只是表象而已,心智早已经与成人无异。永王正当壮年,又极其宠爱你姐姐永生公主,甚至一早就将恒古剑要义交给了她。你虽是永王唯一嫡子怎奈心量狭小,心中又对王座渴望强烈,强烈到你不惜联络柴禁设计打破恒古之心引发恒古之乱。这所有一切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你……”

金永生说话探手指向永明,他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有谁能够想到近半恒年的恒古世界内乱竟是因为这个私欲太重野心太强的孩子。

直到了此刻老军神脸上还是一副不能相信的模样。

永明出生后的百日洗礼他有参加过,那孩子眉清目秀甚是可爱。王后、古永虽然对他万千宠溺,待其没有像永生公主那般苛刻,但他一直乖巧懂礼,怎么看都不会是金永生口中所述这般城府深沉狠辣阴险一手促成恒古世界内乱的人物,他才多大?

老军神神识中,万龙也是一副被惊骇到的石化表情久久未变。

他活了万年之久,见过太多人心险恶,但却还是被金永生口中的永明惊掉了下巴。

这小子隐藏的太深了。

若不是金永生拆穿了他,日后他还真就差不多会有惊无险的坐去那永王宝座。

他是小王子,王族嫡亲血脉,亦是古永唯一亲儿,他们解决掉了柴禁,那么新王人选除去他就是金永生,若是依着恒古世界人民的心意,金永生应该不会有他小王子人望深厚。

这小子太不简单了。

古永与永宁怎会生出他这么一个妖孽?

看着那被金永生赤裸揭开了真正内心世界却还是一脸淡定从容的永明,万龙万年认知都快被他颠覆了。

“是我又怎样?别以为你到了神级就无敌于天下了。”永明说话间突然暗自打出三道透明飞针,飞针所向竟然是他身旁的老军神。

老军神与永明距离太近,又是在其冷不防间,待到老军神醒神意识到死神临近时刻,飞针已近在眼前,躲无可躲了。

该死!

万龙猛的抬头凝神,老军神瞪起双眸聚焦瞳孔中那三枚飞针似乎就在他眼球前叮声掉落了。

一道无形的力量屏障。

在最关键时刻阻挡在了飞针与老军神之间。

永明飞针出手那原本已现出的微微自信阴狠笑容突然僵住,他转目看向金永生,他不明白为什么金永生能够洞穿他的心思。

永明对老军神一击未中,其身旁意识到自己对老军神保护不力的金媛媛面现冷色,她一手承拳,一手变掌,闪身去了老军神身前,再不给永明任何乘人不备的机会。

“你还真是死性不改,怎么以为除掉老军神这世界就无人会相信我说话了?永明,我原本不想对你下狠手,这是你自找的……”金永生看着凝目看他的永明,终于出拳。

对于永明,金永生是想给他机会悔悟改错的,向来喜欢以拳头解决事情的他之所以与永明说这么多就是想永明能够良心发现回头向善,毕竟他才失了双亲,虽然他的心智早已健全并远超于常人,却还是一副孩子模样,这样的他就算做过种种恶行,金永生也还是想既往不咎对他网开一面,可恨的是这家伙显然是那种冥顽不化的货色,面对自己闯下的弥天大祸,害死双亲的行径他不知悔改不说还向老军神出手。

金永生朝永明出拳时,永明亦不再隐藏释放出了圣者境气势,他手里现出一把古朴铜镜忽如地狱之门样喷涌而出无数道墨绿色藤蔓黑气,抓伸向金永生。

金永生一记破御瞬间粉碎了那把铜镜之时,身形也已经靠近了面现惊色显然是低估了他神级速度的永明身前。

砰砰砰!

接连几十记重拳之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永明被金永生打了个鼻口穿血。

在永明如同一滩烂泥倒在王宫大殿前时,金永生才收手恨恨说道:“你这种人我必须要打到你痛你才会长记性。我断了你任督二脉,我看你以后还怎么作恶。”金永生说话转目看向金媛媛,“媛媛,让人先将他关起来,等王后与永王坟茔修缮好,就让他日日去那里跪着悔悟他此生所犯下的罪过。”

在听了金媛媛神念召唤的毒姬前来拖死狗样拖走永明小王子时,王宫上空远远飞来骑着红龙王的银佳宝身影。

陈小强那边也已经结束了与柴家军的决战,双方战斗异常激烈,不过柴仲阳终还是没能敌过陈小强与武东诚的联手死于万军阵中。

柴禁的最后殒命是为注定,因为恒有神级金永生作为他的后盾,而柴禁到了最后真真是个孤家寡人。

一月后。

陈小强站在王宫大殿外,望着美丽的恒古王城,其身侧老军神一脸悠然,恒、万龙、明宇还有身形渐高的魔王红尊亦分列于其身侧。

“强小子,你可看到那极乐山巅?那之后便是修神的世界,可有野心前去看上一看?”老军神一脸悠然的问着。

终究成为新一代兵神的陈小强俊目幽幽,嘴角微微后倾说道:“修神的世界?老师,你我所站之地已是神的世界,我身侧都是神人,自今以后极乐山巅将再不是恒古世界终极诱惑,因为我们已经站在这世界最高峰。”

陈小强说话时很是豪气云干,其身后恒、万龙、明宇还有红尊亦都露出一副我自天下为尊大神在世的模样。

此刻一阵微风吹过,众人心中甜美,正享受大好心情时,金永生从旁走来,这货腋下夹着他的王冠,手里抓着一大块兽肉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对众人大声道:“喂,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哦,吃饭了。四爷爷顿的肉。”

煞风景!

真难想象这货怎能成为永生王?

“永小子,你能不能有点王的形象?”老军神责问了一声。

“王的形象,我的形象不好吗?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金永生很没觉悟的样子。

“永小子,你现在可是永生王。”恒无奈说道。

“永生王怎么了?永生王也是要吃饭的呀,哎今天你们怎么了?你们不饿么?不想吃饭么?那四爷爷顿的土蝼肉我可要一人享用了。”

“等等,永小子,你说的可是土蝼肉?”知道土蝼是难得补品的老军神露出一脸嘴馋相问道。

“啊,对啊。”金永生点头应着,还未察觉出陈小强已经眼睛冒火了。

“金永生!那土蝼兽可是小爷千辛万苦觅来的……小爷今天和你拼了。”陈小强恨不能立即上前暴捶一顿金永生的样子。

金永生连忙举手制止住陈小强,大声解释着:“喂喂,陈小强,你别急啊,我吃的可不是你那只土蝼兽,我吃的是藏在佳宝圈养园洞中那只哦。”

洞中那只!

陈小强只觉一股逆血上涌,之后彻底暴走。

“啊,你!你……金永生,你欺人太甚,小爷今天和你没完!”

陈小强近些时日受了银佳宝影响很是喜欢妖兽,几只土蝼兽是他精心赛选出来的,他怕有人打这几只凶兽主意千藏万藏还是没能逃过金永生魔手。

“李老伯,李老伯,救我……哎,恒,恒!你们这些家伙……”

金永生被陈小强追撵得一跳多高逃跑时候,一脸犯错模样的银佳宝也急急跑来,嘴上还嚷嚷着:“强哥儿,强哥儿,你的土蝼兽被永哥儿抓走了!”

抓走了?

是炖了好不。

老军神与一众大神摇头暗笑过后,老人家抬头向天空,幽幽说道:“古永,此世间再得和平,不日永小子就可成就盛世繁荣,你与王后可都还好?”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