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恒古世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四十八章 盛世繁荣(终于完稿了:))(1)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善念!

大爱胸怀!

这与修炼神级有关系吗?

你个乳臭才干几日的红毛小子也敢对我说教?

神级……

好,今日我就做把杀神剑!

在修炼一途中虽具备慧根却被心中太多执念左右的柴禁如剑身影忽然泛红,化成一道剑光瞬间向金永生飞扫而去。

金永生也已经同时出拳,拳如龙啸,仿若天神抡金捶。

这边战斗一拉开,被拳罡剑意袭面的众人迅速退出了王宫。

还站在战斗圈内的就只有被金媛媛护着带去空中的老军神、永明以及抱着王后永宁的古永、恒几人。

“宁儿。”在那道已经渐渐衰弱的金光中,古永抱着永宁几近幻灭的身体,双目落泪不止。

“永!你回来了?感念上苍在这最后一刻还能让我见你一面,永,恒古之心已复,我去见永生了,你照顾好明儿。”永宁话落,眼角落下最后一滴眼泪,身体开始化作点点白光涌飞向天际。

“母亲!母亲……”永明痛哭不止。

“宁儿,宁儿……此间世界无你,我独活何趣。明儿长大了,他能照顾好自己。你等我……”古永话落,起身一掌拍去空中。

古永这一掌,开启了当初他在极乐山巅未走过的那道天门,天门之上有天人,他追随此生挚爱朝着空中一道光门流星般飞去。

什么王座,什么王权,都抵不过古永心中对永宁的爱。

那日他登顶极乐山巅,放弃成神的机会亦是为了永宁。

今日他逆天而行,强行开启那道天门还是为了永宁。

她说他一生任性,但这就是古永。

他从来都是遵从自己的本心做事儿,从不犹豫,从不怀疑……他说过不止要照顾她一生,他要与她生生世世在一起。

“古永!”老军神与恒齐齐叫了一声。

相隔半恒年之久,见面与离开他们兄弟竟然都没能说上一句话。

虽然老军神与恒都能够理解古永的心思,他爱永宁胜过一切,但是他们知道古永飞向之处虽是天国神界,那也将是一个新的轮回开始,古永此举是要护送永宁神魂一起转入那世界。

“兵子!恒!恒古世界就交给你们了;明儿,好生照顾自己,切莫辜负了你母亲对你的希望。”光门关闭,后面落下古永这最后的声音。

老军神与恒举目望着古永消失的方向,久久无语,直到天幕中豁然如佛光普照,之后是淋在身上会让人感觉无比舒服的金色雨滴落下,两人才难掩难过神情转目看向还在与柴禁战斗的金永生方向。

有谁会想到他们千难万险回归了恒古找到古永后竟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梦中几度出现过的把酒言欢呢?心心念念的兄弟情长呢?

老军神深深叹息了一声,瞬间苍老了许多岁的样子。

恒突然间怒目看向远处柴禁,之后身形一闪出现在了与柴禁才对招过后各自退后了身形的金永生身边说道:“永小子,柴禁交给我,我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剑道。”

一名挣脱了本我束缚,终于修出人身的神级剑灵。

一名修剑如痴,在剑道上有大领悟,为成就神级,不惜以身化剑的恒古世界大长老。

这是一场终极对决。

有关于这场战斗后世有传言说……恒古王城上空有神明战斗,空中飞剑蔽日,眨眼间毁去恒古王宫,神明战斗持续了七日七夜,足迹遍布多半恒古世界,神明所经之处山川被毁,河流改路,大地满是深谷伤痕,好在这其间伴着充满生机灵气的金雨洋洋洒洒足足下了七日有余,润养抚慰了这千疮百孔的世界。

在金媛媛护着老军神与永明落身在一片狼藉的王宫大殿外时,金永生望着恒与柴禁战斗中飞速离开的方向走去了老军神身边。

“永小子,你无事儿吧?”老军神问了一声。

“无事儿。永王他?”金永生方才正和柴禁专注战斗,他只是感知到了古永与永宁王后的气息殒灭却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随王后一起去了。”老军神痛苦难过了神情说道。

“这样也好。”金永生仰头迎着金色落雨望向天空喃喃说了一声。

“你就是姐姐的后人?”老军神身侧永明突然看向金永生问出。

金永生转头看向这满脸都是稚色,眼下泪痕还未见干的小王子悠悠问道:“明王子为何还耐得住心性不对我出手?”

金永生说话立即让老军神与金媛媛一起露出怀疑神情。

金永生话出必有因,但是小王子才多大?他怎会向他出手呢?

面对金永生的骤然发问还有老军神与金媛媛异样的眼神,永明确是一脸淡定的模样反问着:“我为何要向你出手?”

“这就要问问你自己呀。恒古之心为何而破?恒古之乱为何而起?永王为何会受困柴家?柴禁若无内应相助论他再多计谋也是敌不过有恒古剑在手的永王,那日你刻意求了永王与你恒古剑玩耍,假借无心抛剑与柴禁暗中配合打碎了恒古之心,而永王无剑在手,无恒庇佑,自然更容易落入柴家人事先所设计好的圈套中……永明,你自认聪明却养虎为患,自己目地没有达成反倒被柴禁所利用,你此刻心底里是不是正想着柴禁死得好啊,他死了你与他之间所有见不得人的秘密就都消失了?”

永小子在说什么?

难道这一切事情幕后主使竟不是柴禁,而是小王子永明……

老军神心中虽惊,却还是不太能够相信金永生所言,正想出言之际,被拆穿真实嘴脸的永明突然现出与他年龄极其不相符的凝邪表情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继承了王之剑恒古,亦继承了他的一部分记忆。你在以恒古剑打破恒古之心时你的眼神出卖了你。”

“我的眼神……”

“在这世界时间漫长,一名七八岁孩子的智慧远超过外世,他们看似年幼,而那却只是表象而已,心智早已经与成人无异。永王正当壮年,又极其宠爱你姐姐永生公主,甚至一早就将恒古剑要义交给了她。你虽是永王唯一嫡子怎奈心量狭小,心中又对王座渴望强烈,强烈到你不惜联络柴禁设计打破恒古之心引发恒古之乱。这所有一切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你……”

金永生说话探手指向永明,他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有谁能够想到近半恒年的恒古世界内乱竟是因为这个私欲太重野心太强的孩子。

直到了此刻老军神脸上还是一副不能相信的模样。

永明出生后的百日洗礼他有参加过,那孩子眉清目秀甚是可爱。王后、古永虽然对他万千宠溺,待其没有像永生公主那般苛刻,但他一直乖巧懂礼,怎么看都不会是金永生口中所述这般城府深沉狠辣阴险一手促成恒古世界内乱的人物,他才多大?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