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问情之秦时明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

第一百七十五章:星魂的不甘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第一百七十五章:星魂的不甘

桑海城中

再一次回到桑海城,这里的繁华和宁静,使人心旷神怡。但尚未好好的享受,这片刻的安宁,男子便看见蜃楼的某一处突然金光阵阵,若有若无的传出一道龙吟之声。

望着那处光芒,男子不禁诧异道:“这是…魂兮龙游,这般纯净无邪,不似星魂与月神,在这蜃楼之上,除了他二人,还有谁能发动如此强大的龙游之气?难道是…月儿!…没想到短短数月,月儿就有如此功力,不亏是那个女人的孩子!果然天赋过人!”

蜃楼回廊

强劲的龙游之气如风卷残云一般席卷而过。

看着歪七扭八、破烂不堪的长廊,大司命有些吃惊,正欲询问会是何人发动,星魂却似不愿多说什么。以他的洞察力,很快就猜到了是谁发动了魂兮龙游,心里不由又是一阵好奇。

的确,在他看来,那个叫姬如千泷的小女孩可比捉拿眼前这个带着秘密的少年有趣的多。毕竟这个少年的身份,他还是知道些的,帝国要的人,也不必自己太过出手。随即转身离去,似是心中另有打算。

而看着离去的星魂,大司命虽然疑惑星魂的态度,但也不敢多说什么,不做他想便紧跟着星魂和少司命二人一同离开了。行走一半,星魂便示意大司命、少司命二人退下,自己却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

“哼,什么东皇阁下关注的人,最好不要太感兴趣,谁知道你月神,是不是假借东皇阁下的名义在暗中私下密谋他事。”回想起,方才与月神的谈话,星魂一脸阴狠,而后一边走一边暗自低语的离开了月神的住处。

“(月神,你最好不要给我抓到什么把柄!哼!)…嗯?什么人!”突然似乎察觉到一丝他人的气息,星魂猛的挥出一道气刃,便向气息的来源打去。

然而,令星魂有些诧异的是,自己挥出的五成气刃,竟然尚未靠近便被一道紫光化为了乌有。待看清来人之后,心中更是一惊,连忙惶恐的跪了下去:“属下该死!”

“你受伤了!”缓缓地从侧边回廊走了出来,杜恒宇看着跪着的星魂,右手仅仅向上轻轻一抬,便隔空将星魂扶了起来。

“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多谢主人关心。”见主人并未怪罪自己方才的无理,还将自己扶了起来,星魂心中充满了感激。

“这是剑伤,是盖聂?怎么回事!”扫了一眼伤痕,杜恒宇便知是何人所为。

闻言,星魂双眼有些闪烁,但看着杜恒宇的眼神,也不敢有所隐瞒,便一五一十的将那日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而听着星魂的描述,杜恒宇随即冷哼了一声,双眼寒光一闪,冷冷的看了星魂一眼道:“(原来如此,好一个张良!)哼,你跟我来!”随后,看都不看星魂一眼,便拂袖独自前行。

察觉到主人的怒火,星魂有些惶惶不安。但见主人已经走远,即使心中有再多么的不愿,也还是跟了过去。可刚踏入主人的房门,星魂便感到一股气流向自己涌来,而对此,星魂是绝对不敢有所抵抗的。

紧跟着便被狠狠的甩向了左侧的屏风,并将之撞的四分五裂。

“属下该死!”虽然自己看似狼狈,但星魂知道自己并没有受伤,明白已是主人手下留情,星魂连忙起身跪下谢罪道。

“你是该死,是谁让你擅自行动的!”杜恒宇怒道。

“属下只是想…”星魂趴着身子不敢抬头。

“你以为,卫庄突然的出现,是巧合!”杜恒宇道。

咋一听,星魂猛的抬起头,以他的才智,怎会不知主人话中之意,不由吃惊道:“难道卫庄是!这怎么可能,他们?”

“卫庄从来就不是真心为帝国效力,是你不懂唇亡齿寒!谁是唇,谁是齿,你现在明白了!”

“属下…”星魂无从开口。

“你应该庆幸,若非他们有所顾虑,加之你抽身及时。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本君的面前。本君知晓,你初衷是好的,但是你太过急功近利。

之前东皇阁下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本君可以保你一次,但不能保你一世!星魂,你这次太让本君失望了…也罢,近期你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好好的待在蜃楼上,反求诸己。墨家那边,本君会另做安排。”

“…诺,那大公子哪儿。”自知理亏,星魂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他那里你也不必操心,本君回来的路上,发现了影密卫的踪迹。蜃楼出航在即,想来皇帝陛下自会有所考虑,我们又何必事事关心,面面俱到。”

“诺…”

星魂虽点头答应着,但从他想开口又不知该不该开口的表情中,杜恒宇便猜到他似乎另有他话想说,于是问道:“怎么,你还有何事要与本君汇报?”

见主人发问了,星魂还是有些‘犹豫’:“属下,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该不该讲,你心里没数吗?”杜恒宇反问。

“是,属下察觉月神私下,好像在暗自弄一些小动作,被属下发现问及时,月神却说,是为东皇阁下办事,属下对此有所怀疑。”星魂道。

“哦,小动作,可是姬如千泷之事。”想了想,杜恒宇猜测道。

“是!”星魂点头表示确实与此事有关。

“这件事,本君知晓,确实是由东皇阁下安排,顺便命她教导千泷,不是什么大事。”杜恒宇不以为然道。

但星魂却又说:“可属下发现,月神暗中却对那个小女孩使用了易魂术,易魂之法蚀人心神,不到非常之时不可擅用,东皇阁下如此重视的人,月神她却…”

闻言,杜恒宇拍案而起:“什么,你确定?”

“千真万确!”星魂眼眸中闪过一丝喜色,而后点头表示肯定。

“(不应该啊,即使是那个女人的孩子,但上一辈的争斗,也没必要牵扯到月儿的身上!更何况,以月儿如今的身份,月神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那个女人藏了什么月神想知道的秘密在月儿的身上!…不,或许这个秘密也是‘他’想知道的?

嘶,如果真是这样!那,当年那个女人又怎么会死?…等等,或许她还真没死,倒是我被阴阳家的门规误导了!新任承继者的前提就是取代前任,而这种取代,代表着过去的消亡。虽然这种消亡,大多数为死亡,却也并非绝对。

如果真是‘他’想知道的事,那就一定和苍龙七宿有关。)…本君知道了,这件事本君会去处理的。”思考了一会儿,杜恒宇道。

“是,主人。那,月神哪儿,是否需要属下好好调查一番,或许可以…”星魂试探性的建议道。

“不必了,月神暂时不要动,东皇阁下哪儿还是相当信任她的。本君不想在为月神之事,再与东皇阁下争吵。…行了,若无他事,你就先行退下吧!”

知道星魂想要借此打压月神,但杜恒宇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更不想向星魂多做解释,毕竟这还将会牵扯到更深一层的机密,是星魂现下不该涉及到的。

更何况,自从两年前为了少司命之事,自己和‘他’的关系一直都很僵硬,自己也赖得跟他再做争吵,弄的双方都下不来台。自己还要隐忍,等待最佳的时机。所以大手一挥,杜恒宇便对星魂下了逐客令。

而星魂也很了解主人的性格,他说过的事向来不喜欢再多说一遍。星魂虽心有不甘,却也是不得不遵从:“诺”

屋外

向后瞄了一眼身后已经关上的大门,星魂眼眸中充满了不甘心。凭什么东皇阁下就这么信任月神,主人也要有所忌惮。当年就是月神…

如果自己能取而代之,提前完成东皇阁下安排月神做的事,获取他的信任。是不是就能向主人证明,他当年没有选错人,自己也没有让他失望。说不定,还能因此提前帮助主人实现他的理想。

想到这儿,星魂心中暗暗开始谋算,应该如何对付月神。正想着,刚一抬头,星魂便看到云中君偷偷摸摸的,似是在跟着什么人。看身影,居然好像是月神,对此,星魂眼珠一转,心底似乎便有了什么主意。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